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新四军人物介绍 >> 新四军人物卷3
廖弼臣
  
来源:      作者:汪东明      发布日期:2015-03-18      浏览量:654

    廖弼臣,金寨县吴家店人,1910年12月26日生。1926年参加农民协会,同年加入共青团,1933年加入中国共产党。大革命失败后,他于1928年参加党领导的农民武装,积极从事革命活动。1929年5月,廖弼臣与农友们一起参加了立夏节起义,起义胜利后,担任赤卫队队长,率领赤卫队配合主力红军开展保卫根据地的斗争。同年秋,廖弼臣报名参加了红军,分配在红三十二师特务营当战士和宣传员。1930年在皖西牛皮冲战斗中,他的左腿负重伤,转移到燕子河红军医院治疗。伤愈后,调至五县边区独立营任排长,1931年编入红四军十一师三十一团八连任排长,参加了鄂豫皖根据地第二、三、四次反“围剿”斗争。1932年春,在皖西麻埠战斗中,他的腰部又被弹片击伤。同年10月,廖弼臣随红四方面军撤离鄂豫皖苏区,西征途中,他参加了新集、土桥铺等数次恶战。在土桥铺战斗中,他率领全排战士冒着敌人密集的火力,奋勇冲入敌阵,与敌展开激烈的肉搏,终于打退敌人的围攻。激战中,他又一次负伤。
    在川陕革命根据地,廖弼臣先后任红十一师三十一团二营四连连长、三营七连连长、一营副营长、营长,参加了反敌三路围攻、营渠、反敌六路围攻等战役。1933年,在营渠战役中,三十一团奉命坚守千佛山,廖弼臣率四连与全团指战员一起,顽强阻击,打退了敌人数次疯狂进攻。当敌人又一次发起猛攻时,机枪手身负重伤,廖弼臣接过机枪向敌人猛烈扫射,突然他的头部被击伤,当即昏厥,被抢救至后方医院治疗。这次负伤使他留下了终身残疾。
    1935年4月,红四方面军强渡嘉陵江后,开始了艰苦的长征。长征中,廖弼臣担任方面军总部独立师作战科科长兼随营教导队队长、骑兵团团长,率部三过雪山草地,历经艰难险阻,于1936年10月到达陕北。在陕北,他先后调任红四军司令部二科科长、十一师三十三团参谋长、团长,1937年入延安抗大学习。
    抗日战争爆发后,廖弼臣于1938年1月从抗大毕业,调至延安特种地下工作训练班学习。学习的内容主要是国共第二次合作及抗日战争的形势、地下工作的任务、原则和纪律等,由中央领导同志作报告,军委敌工部的同志讲课。经过十余天培训,廖弼臣和分配到敌后工作的同志一道从延安出发,经西安到达武汉。在武汉八路军办事处,又整训学习一个月,听取了周恩来、董必武、王明等领导人的讲话。此后,廖弼臣被分配到信阳河南大学战教团任教员。在战教团,他除了主讲“游击战争的战略战术”等课程外,根据党的指示,特别注重在战教团中争取和培养进步青年学生,组织学员和驻地附近的青年开展抗日救亡宣传活动,深入街头、农村进行宣讲、演出,激励和鼓舞人民群众抗战的信心和勇气。1938年5月,徐州失守后,日寇进逼开封等地,廖弼臣奉命率战教团转移南下。沿途,他带领学员们克服重重困难,几经辗转周折,于10月到达确山县竹沟镇,将战教团的200多名学员交给中共河南省委。完成任务后,他又奉命去遂平县任县委委员,并以查岈山职业学校训育主任的身份为掩护,积极开展抗日救亡宣传活动,为促进抗日民族统一战线,反击国民党顽固派的诬蔑和攻击、维护我党我军的声誉做了大量艰苦的工作。
    1939年11月,在国民党掀起的第一次反共高潮中,国民党确山县县长纠集地方反动武装1800余人,袭击竹沟镇新四军四支队8团留守处。留守处的干部战士奋起自卫反击,与敌激战两昼夜,后撤退转移。廖弼臣根据遂平县委的决定,在地下党组织的护送下,奔赴驻涡阳新兴集新四军游击支队。彭雪枫司令员亲切地接见了他,分配他任游击支队司令部教育科长。1940年2月,游击支队改为六支队。3月,经延安抗大总校批准,六支队随营学校改建为抗大第四分校,彭雪枫任校长,吴芝圃任副校长,廖弼臣被任命为训练部长,并参加了四分校的筹建工作。3月18日,四分校举行了开学典礼,彭雪枫司令员作了重要讲话。由于斗争环境极为艰苦,学校无校舍,无课堂,无寝室,住的全是借用的民房,晴天上课在野外或树林里,学员以背包当凳子,膝盖当桌子,边听边记;雨天则分组在寝室讨论,研究问题。学习条件虽然艰苦,但教职工和学员们情绪高昂,发扬艰苦奋斗的精神,努力克服各种困难,以饱满的热情勤奋学习。
    在抗大四分校工作4个月后,廖弼臣被派往萧县任八路军四纵六旅十八团参谋长。同年12月中旬,豫皖苏边区保安司令耿蕴斋和17团团长刘子仁、十八团团长吴信容狼狈为奸,背叛国家民族利益,与国民党顽固派相勾结,公开叛变投敌。廖弼臣等十八团干部遭吴信容扣押,他带领被扣押的干部与叛徒进行了坚决的斗争,表现了共产党人坚定不移的革命意志。事件发生后,边区党组织积极营救被扣押的干部,经多方交涉,廖弼臣等干部方被释放,回到新四军部队。不久,廖弼臣被任命为新四军四师参谋处五科科长。
    1942年春,廖弼臣进入中共华东局党校学习,他十分珍惜这次学习机会,挤出一切时间,如饥似渴地学习。通过半年的刻苦努力,他的军政素质都有了较大的提高,斗争的信心更加坚定。9月初,即将毕业时,他因患肺病高烧不止,住进四师医院治疗。由于敌人的频繁“扫荡”和进攻,廖弼臣和伤病员经常转移隐蔽于荒草滩或芦苇丛中。同年冬,斗争更加严酷,医院转移到淮南二师根据地,在华东局组织部长曾山的关怀下,廖弼臣等伤病员住进半塔镇医院治疗休养。1943年初,他的病情有所好转,但未痊愈,他积极要求参加工作,后经组织安排,他带病到半塔军政干部子弟学校担任校长,同时任半塔区委委员、宣传部长。为办好学校,他勤奋工作,坚持一切为了抗日救国和民族解放,为党和抗日军队培养优秀人才的办学方向,坚持理论联系实际和教育与生产劳动相结合的办学方针,注重加强党对学校建设和教学工作的领导,注重教师队伍的建设,努力扩大生源,带领师生发扬抗日精神,自力更生,艰苦奋斗,不断改善物质文化生活和教学条件。到1946年7月,学校教师已增加到30多人,党员由原来的2人发展到15人,师资水平得到显著提高;先后为根据地的党政军各部门培养干部700多人,受到淮南根据地党委和政府的表彰。
    抗日战争胜利后,廖弼臣于1946年8月调任淮南区党委组织部干部科科长,到任后,即参加了挺进东北的组织领导工作。北进时,他任华中干校随营干部总队队长,带领数百名干部随北进部队艰苦抗战,跋山涉水,于1947年9月到达安东的辽东军区。当时,辽东军区刚刚建立,廖弼臣任辽东军区后勤政治处主任,他夜以继日地工作,迅速地组建军区后勤机关。1948年春,廖弼臣奉命南下山东,任胶东行署财委会主任,负责管理全胶东地区的工厂、企业、矿山,大力发展生产,积极做好支前工作,为解放战争的胜利做出了应有的贡献。
    1949年5月,根据华东局关于认真做好大中城市接管工作的指示,廖弼臣受命带领接管青岛市司法机构的干部,随解放大军边打边进,于6月上旬进驻刚刚解放的青岛市。遵循党的接管工作的方针政策,廖弼臣领导50多余干部先后接管了流亡在青岛的原国民党山东省高等法院的检察院、青岛市法院和检察院以及2个监狱、18个地方法院、20个县法院,并通过一个月的艰苦努力,重新建立了各级人民司法机构。7月11日,廖弼臣出任青岛市人民法院首任院长兼党组书记,履行了人民赋予的司法职权。1957年,他调任青岛市政协副主席兼党组书记,并先后当选青岛市第一、三、五届人大代表,中共青岛市委委员。1982年任中共山东省顾问委员会委员,1986年离休,享受副省级待遇。
    1996年6月3日,廖弼臣在青岛逝世,享年86岁。

版权所有©安徽省新四军历史研究会  皖ICP备14018638号-1
地址:安徽省合肥市红星路1号安徽省新四军历史研究会  电话:0551-2606853  邮编:2300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