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新四军人物介绍 >> 新四军人物卷3
谢忠良
  
来源:      作者:章雄      发布日期:2015-03-18      浏览量:587

    谢忠良,原名谢柳桃,又名谢柳松,湖南省平江县瑚飒乡甘家村人,出生于1912年12月10日,因家境贫寒,从小没有上学,在家放牛,帮父亲种田。
    谢忠良幼年时代,不但受有钱有势人家子弟的欺压,而且受大姓大族小孩的侮辱,在幼小的心灵里播下了仇恨地主老财的种子。随着年龄的增大,他认识到,要报仇就要有枪杆子,因此,他下决心去当兵。1926年,北伐军在他的村子驻扎,他看到部队纪律严明,处处为穷人说话,便去报名。但他当时只有14岁,部队没有答应。1927年,共产党人领导的农民运动在他家乡兴起。谢忠良报名参加了儿童团,他扛着红缨枪,与其他儿童团员一道,参加打土豪分田地的斗争。
    1930年5月,彭德怀率中国工农红军第五军,在鄂赣赤卫军、平江东南乡赤卫队配合下,一举攻克平江县城,歼灭国民党军余贤立部一个团,使一度充满白色恐怖的平江地区,又出现了新的武装革命高潮。6月,谢忠良邀集本乡29名青年,步行90里山路,赶到长寿镇参加了工农红军第五军。1930年9月他随红军第一方面军两次攻打长沙未成后,随红军第一方面军经株洲、萍乡等地,于10月4日参加攻占江西吉安城。此后,他参加中央苏区反“围剿”斗争。1931年,他在中央苏区参加了龙岗、东韶、富田、白沙、中村、广昌、建宁、莲塘、高兴圩、会昌等战斗,经受了考验。这年12月,会昌战役后不久,谢忠良奉命到江西瑞金中国工农红军军事政治学校,被编入工兵连学习。
    工兵是一个具有科学知识的技术兵种,学习的内容非常多。谢忠良在学习的第一阶段,先是突击学习文化,识了几百字后,便勤奋地攻读工兵专业课程。通过半年的刻苦学习,他终于掌握了坑道作业、操舟架桥、门桥漕行、爆破等工兵技术,成了一名优秀的工兵。学习期间,谢忠良经乔信民、管轮坤介绍,加入了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
    1932年7月,谢忠良学习结束,任红军第五军第三师教导队副排长;8月,经周兵山介绍由青年团员转为中共正式党员;12月,任红军第五军第三师第九团第一连排长;1933年5月任红军第四师第十二团特务队工兵排排长。9月,任红军第七军团第十九师第五十七团第四连连长。1934年2月,他因参加福建归化铜岭战斗有功,被升任红军第十七团第二营营长。5月他在福建湖源的遭遇战中身负重伤,治疗5个月后进入红军大学学习。1935年4月,他转到中共中央军委干部队学习,并随队参加了万里长征。
    1935年春,红军长征途中经过遵义时,谢忠良奉命率领干部学习队一个班扼守天险娄山关,与数十倍的敌人激战,粉碎了敌人的进攻,又掩护红军后方部队撤退,受到上级表扬。同年6月,他被调到中央军委独立营任营长。9月任红军第四方面军第三十二军第九十四师第二八二团营长。红军在过草地经过阿坝时,他奉罗炳辉军长的命令,机智地征集到大批粮食,解决了部队当时吃粮的困难,为此获得记大功一次的奖励。1936年10月,他进了红军第二方面军总部干部学习队学习。
    抗日战争爆发后,谢忠良被调到八路军驻晋办事处,任工兵大队副大队长。1938年1月,新四军军部成立后,谢忠良奉命率领一批工兵队学员,到南昌新四军军部报到,任新四军司令部中校参谋。3月,他奉命前往湖南郴州、耒阳等地,帮助整编下山的红军游击队。其中有坚持湘南斗争的李林部100余人;在耒阳一带活动的刘厚总部200余人。5月4日,他们在安徽南陵土塘村与新四军军部会合,李、刘两部共三个中队改编为新四军军部特务营。
1938年6月,新四军军部派谢忠良前往国民党设在湖南零陵的中央工兵学校学习。他系统地学习了工兵技术,于11月结业后,任新四军军部教导总队工兵主任教员。他结合实际,深入浅出地传授工兵业务知识,为新四军培养了一批工兵骨干。
    1939年7月,谢忠良任新四军司令部参谋处教育科科长兼侦察科科长。1940年11月,任新四军新编第二支队参谋长。1941年1月7日,蓄意制造震惊中外的“皖南事变”的国民党顽固派,调集7个师8万余人,将新四军军部及直辖部队9000多名抗日将士围困在泾县茂林地区。谢忠良奉新四军军部命令,率老三团第三营,于凌晨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攻占了丕岭要地,为军部突围打开了一条通道。8日,谢忠良随军部到达东流山西南侧,同顽敌新七军遭遇,战斗打得非常激烈,从拂晓一直打到下午2点多,先后打退了敌人多次猛烈进攻。战斗中谢忠良不幸左手负伤,仍一直随军部坚守石井坑阵地。战斗到11日,顽军发动全面进攻,战斗十分激烈,一些阵地失而复得,得而复失,新四军部队伤亡惨重。至晚,国民党军第四十师攻占了石井坑东南的东流山最高峰。新四军军部及所属部队处于顽军炮火威胁之下,情况十分危急。此时,叶挺军长一面电告中共中央,一面命令教导总队夺回东流山最高峰。教导总队各级指挥员身先士卒,奋勇向前,经过浴血奋战,夺回了最高峰。12日下午,新四军广大指战员面对数倍于己的顽军,毫无惧色,前赴后继,奋勇反击。战至黄昏,形势更加危急。此时,新四军领导鉴于局势已无可挽回,当即烧了密码,砸了电台,以叶挺军长和饶漱石等为一路,以项英副军长和周子昆副参谋长为另一路,分别率领军部机关部分人员和战斗人员突围,并指示其余部队,根据实际情况向四面分头突围,经铜陵、繁昌或经苏南渡江北上。这时,项英、周子昆这一路带着谢忠良等人,离开大康王庄,翻过群峰之冠的火云尖,隐蔽在茂林山麓的螺丝坑。这里,群山莽莽,飞瀑直下,寒潭幽深,林草丰茂,但附近山头制高点已被国民党军占领,各山隘路口全被封锁。
    1月14日下午,叶挺军长为挽救危局,出面去找顽军第一○八师谈判,被顽军扣押。随即,蒋介石宣布取消新四军番号,并令皖南国民党军各部“严缉”项英。由于谢忠良等人的高度警惕,严密防范,敌人折腾了好几天,仍不见项英踪影,只得退缩而去。就这样,项英、周子昆、谢忠良等在此住了20多天,又先后汇集了30多位失散的同志。为了提高突围人员的战斗力,项英决定组成由军部作战科长李志高和侦察科长谢忠良负责的临时党支部,由李志高任支部书记,谢忠良任副书记。以后,他们60多人,从螺丝坑、里潭仓转到濂坑,3月12日住进蜜蜂桶山蜜蜂洞。
    这蜜蜂洞位于泾县丕岭和延岭之间,是泾县与旌德县交界的地方,环洞都是高山,森林遮天蔽日层峦叠翠,山势绵延峻峭。这是大山沟里的一条小山沟,地形隐蔽,敌人大部队不易攀登,小部队又起不了作用。
    蜜蜂洞有上、下两个洞,上洞可容三四人,下洞可住20多人,两洞相距不到百米。项英副军长和警卫员刘厚总,周子昆副参谋长和警卫员黄诚住在上面的小洞;谢忠良、李志高等20多人住在下面的大洞,其余的人隐蔽在附近。3月12日,项英他们住进蜜蜂洞才不过几天,晚上,项英的警卫员刘厚总见项英、周子昆携带有部队经费(黄金和现钞),顿生谋财害命的邪念,于3月13日凌晨枪杀项英、周子昆、黄诚(重伤后脱险),搜走他们3人身上所带的贵重物品和手枪等物,叛逃下山。
    拂晓,谢忠良、李志高去上洞时,发现项英等被杀害,立即转移和妥善埋葬遗体,又背下了受重伤的黄诚,并立即召开紧急会议。谢忠良针对这一严重事件,分析刘厚总已投敌叛变,要求突围人员坚定革命信心,并很快转移。当天晚上,谢忠良、李志高率60多人先向铜山转移,并把受伤的黄诚安置在附近地下党员家养伤。以后,他们一行人在中共皖南特委的安排下,昼宿夜行,于4月底渡过长江北上,到达安徽无为县新四军第七师根据地,回到了自己的部队。
    1941年5月,谢忠良任新四军第七师第五十五团团长。为报仇雪恨,他指挥该团一举消灭土匪张开部,受到师政委曾希圣的表彰。1942年2月,他任新四军第七师参谋处作战科长、参谋处长。1944年7月进华中党校学习,8个月后,于1945年2月调苏浙军区第四纵队任第十支队支队长,参加了浙西天目山第三次反顽战役。同年8月,调苏浙军区第二纵队司令部任副参谋长。
    抗日战争胜利后,江南新四军奉命北撤。1945年11月,苏浙军区第二、第四纵队在苏北涟水合编为新四军山东野战军第一纵队,下辖第一、第二、第三旅,谢忠良任第三旅第七团团长。1946年1月初,国民党在解放区军民自卫反击战节节胜利和国统区人民反对内战的强烈呼声下,被迫接受共产党提出的无条件停战的要求。10日,国共双方同时下达了停战令,而蒋介石却同时秘密下达了“星夜前进,抢占战略要点”的命令。山东野战军为阻止国民党军进攻,粉碎其阴谋,决定实施自卫反击。第一纵队奉命率第一、第二旅主力攻击兖州,第三旅和鲁中军区武装包围监视泰安伪军,破坏泰安南北铁路,防敌南援。经5天激战,野战军攻占了兖州四关、宁阳和泰安车站及西关,并包围了泰安城及大汶口,阻止了国民党军对鲁南的进攻。1946年6月,蒋介石撕毁停战协议,集中30万大军围攻中原解放区,从此爆发了全面内战。10月,谢忠良任第1纵队第三旅参谋长。12月12日,他同旅长张翼翔、政委何克希率领第三旅,参加陈毅、粟裕、谭震林指挥的山东野战军和华中野战军共同发起的宿北战役。17日上午8时,蒋军整编第十一师第一一八旅在飞机大炮掩护下,猛烈进攻我第三旅第七团的三台山、蔡林、庵庄阵地。在晓店子的蒋军预备第三旅同时向我第七团三台山阵地反扑,第七团遭到敌人的南北夹击。这时,第三旅参谋长谢忠良奉纵队司令员叶飞命令,亲临第七团前沿,组织部队顽强抗击,连续击退敌人多次集团冲锋。鉴于敌攻势猛烈,谢忠良急调团预备队第七连到沈庄,加强最后阵地的防御。激战至下午3时,第七团只剩下最后的阵地沈庄,而且第七连人员伤亡很大。这时,第七连指导员亲自率领仅剩的14名战士,不断向敌人反击,终于打退了敌人,守住了沈庄阵地。这次宿北战役,经过7天作战,于19日下午胜利结束,共歼国民党军21000人,是两大野战军集中后的第一个大胜仗,对华东战局的发展具有重要意义。毛泽东和中共中央特致电:“庆祝宿沭前线大胜利”。宿北战役胜利后,1947年1月,谢忠良率部参加鲁南战役,协同兄弟部队全歼国民党军两个整编师和一个快速纵队。
    1947年1月,华东部队遵照中共中央军委命令进行统一整编。山东野战军和华中野战军合编为华东野战军。第一纵队为原山东野战军第一纵队,原第一、第二、第三旅依次改称第一、第二、第三师。此时,谢忠良任第三师副师长,1948年5月任师长。解放战争中的1947年2月,谢忠良曾率部参加莱芜战役,协同兄弟部队歼灭国民党军李仙洲集团。5月,他参加了孟良崮战役,担任穿插分割任务,为全歼国民党军整编第七十四师做出了贡献。6月底,他率部出击鲁南,协同兄弟部队连克费县、峄县、枣庄后,转战鲁西南。9月下旬,第一纵队进军豫皖苏边区,他参加攻克尉氏、鄢陵、逍遥镇等城镇;11月,参加陇海路破击战。12月,第一纵队挥师向西时,他参加了解放永城、涡阳、亳县、柘城等地。1948年5月底,在豫北濮阳进行新式整军运动时,他被调到新组建的华东野战军先遣纵队,7月,任先遣纵队第一支队支队长,准备进军江南。
    1949年1月28日,中共中央军委命令,解除华东野战军先遣纵队单独渡江的任务。4月,谢忠良调任解放军第三野战军军政干部学校教育长。
    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谢忠良历任华东军政大学校务部部长、中国人民解放军工兵学校校长兼华东军区工兵指挥部主任、福州军区工程兵主任、江西省军区副司令员等职,1961年被授予少将军衔,荣获二级八一勋章、二级自由独立勋章、二级解放勋章。
    十年动乱期间,谢忠良受到林彪、江青反革命集团的打击迫害,但始终坚持真理,坚持原则,襟怀坦白,光明磊落。他于1978年4月离职,11月任江西省军区顾问。
    谢忠良在艰难的革命战争时代,南征北战,出生入死,经受了长期革命战争考验,积累了丰富的实战经验。他较长时间致力于工程兵建设,业务熟练,经验丰富,为工程兵建设作出了不小的贡献。他离休后,仍不遗余力,坚持撰写党史资料和革命回忆录。他写的《回忆皖南事变与项英、周子昆同志被害真相》一文发表在1987年10月28日的《安徽日报》上,对进一步弄清皖南事变的真相,提供了有价值的资料。
    1983年6月28日,谢忠良因病在南昌逝世,终年71岁。

版权所有©安徽省新四军历史研究会  皖ICP备14018638号-1
地址:安徽省合肥市红星路1号安徽省新四军历史研究会  电话:0551-2606853  邮编:2300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