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新四军人物介绍 >> 新四军人物卷3
黄锦思
  
来源:      作者:徐承伦      发布日期:2015-03-18      浏览量:677

    黄锦思,原名有心,1910年6月,出生于河南省新县代嘴乡合龙村黄家湾一个贫苦农民家庭。有心幼年就给人家帮工放牛,干农活,营养不良,身体瘦弱,在艰苦的劳动中度过了童年。


    1927年11月,中国共产党领导的黄麻起义,给大别山区苦难的人们带来了希望的曙光。1928年,有心开始用黄锦思的大名,参加了赤卫队。1929年5月,参加了中国工农红军,被编入红第十一军第一大队第一连当战士。
    黄锦思参加红军,受到了党的政治思想教育以后,立志当一名为穷人打天下的好战士。他是一个文盲,渴望学到文化知识,在紧张的行军作战中,他利用空余时间,以木棍当笔,大地当纸,虚心地向识字的战友学习认字。由于他能克服一切困难,坚持不懈地学习,部队中把他的自学精神传为“木笔学文化”的美谈。
    黄锦思由于作战英勇,工作积极,学习热情,表现出色,1930年便光荣地加入中国共产党。1932年被提升为红四方面军第十师第三十团一连的党支部书记兼宣传队队长,成为红军中的一名政工干部。
在土地革命战争时期,黄锦思参加了金家寨战斗、双桥镇战斗和苏家埠战役。在战斗中,他英勇杀敌,经受了考验和锻炼。
    1931年11月,黄锦思被抽调到红四方面军总政治部宣传科当干事。在总政主任吴焕先言教与身教下,他学到了关于如何关心同志的好思想好作风。第一次上早操,黄锦思跑步赶到集合点,看到吴主任已站在机关早操队伍前面。支部上党课,他和大家一起坐在下面认真听讲。党小组开会,他和大家一起检查自己的工作与思想。部队行军时,吴主任处处想到战士。一天到达宿营地,副官把吴主任安排在一家住房比较大、屋内干净的地方。吴主任走进去就问副官,妇宣队的房子分好了没有?通讯班的房子分好了没有?答:分好了。又问各科的房子分好了没有?答:还没有。吴主任马上说,先把这间房子分给他们住。记住,以后每次分房要最后考虑我。副官走了以后,吴主任对警卫员说:“先在树底下给我搭个办公桌。”不一会,吴主任就在大树底下与干部谈话。天黑下来后,吴主任到各个地方看了同志们的住处后,才走进给他安排的房子。住宿让房子,行军让马匹,已成为吴主任的老习惯了。这些都使黄锦思深受教育,从吴主任身上,他学到了许多好思想、好作风。
    1935年至1937年,黄锦思率灵山便衣队,战斗在敌人的心脏。根据鄂东道委书记陈守信的指示,黄锦思任指导员,徐国顺任队长,率10名红军战士组成一个武装的便衣队(即灵山便衣队),深入到平汉铁路两侧的白区――灵山、应山地区开展对敌斗争。3年中,黄锦思及其战友们,先后建立了数十个农民小组,成立数十个小便衣队,扩充了500名左右的新兵,为红军治愈了一批伤员,为罗陂孝特委筹集了一批经费和医药用品,瓦解土匪1000多人,缴获四五百支枪,10名便衣队员无一伤亡。


    1937年10月,黄锦思奉命率灵山便衣队到七里坪集中,改编为新四军第四支队。在七里坪集中改编期间,黄锦思与灵山便衣队的几位战友前去看望高敬亭司令员。高司令住在七里坪的苏家湾。他见面就问:你们原来是哪个单位的?黄答:灵山便衣队。高说,知道,离桃林不远。听讲你们这几年干得不错,给部队搞了不少东西。你们吃了不少苦,为人民立了功。这几句话对黄锦思他们是极大的鼓励。
    一个多月后,部队行军路过新县,黄锦思已有多年没有见到家里亲人,想回家看看。他向吴先元部长请假。吴答,等请示高司令员之后答复你。吴回来说,你的家乡敌情复杂,土匪横行,一个人回去,路上十分危险。部队还要继续东进,不能准你的假。司令员考虑你家情况,亲自批了3块银元,让你托人带回家去。3块银元在当时不是一个小数目,黄接到银元,禁不住激动地流下泪水,从内心感谢高敬亭司令员对自己的鼓励与关怀。八年抗战期间,黄锦思一直在新四军,先后担任出纳员、指导员、教导员等职务。
    在此期间,他参加了奇袭界牌集、夜取甘泉山等战斗。甘泉山据点位于天长县到扬州的公路上,是日军插入新四军淮南抗日根据地的一颗钉子,几次想拔掉它都未得手。这个据点四周有水圩子和铁丝网。旅部决定由一营和甘泉支队担任主攻。当时,水圩子结了冰,能从冰上冲过去。天黑下来了,借着夜色及寒风的掩护,一营急行军40多华里,神不知鬼不觉地包围了甘泉山。侦察班刘班长带3个战士猛地抓住两个哨兵,迅速解开吊桥的绳索,放下吊桥,大部队冲过吊桥,将敌人团团包围,敌人还在梦中。黄锦思率部大喊一声:“不许动!我们是新四军,你们被俘虏了!”这次战斗一共用了不到一小时,拿下甘泉山据点,俘虏敌军100多人,缴获步枪、轻机枪等武器。这一仗歼敌一个整连,而新四军无一伤亡。
    接着,黄锦思又率一营参加了东沟攻坚战。东沟镇位于江苏六合县境内,位于长江北岸,它西面50里是南京的大门浦口。据侦察队汇报:敌人全驻在镇北一个兵营里,外围有三道障碍。罗旅长仔细听着汇报,频频点头,还询问一些细节,决定由一营承担这个攻坚任务。
    黄锦思与一营一到目的地,便按照事先制定好的战斗部署行动:杜营长率一连攻打吊桥南边,王副营长率二连攻打吊桥北边,黄锦思率三连包围敌营东南方向,阻击敌人突围逃窜,并警戒黄摆渡方向援敌。突然,碉堡里响起了枪声。霎时,密集的枪声响了起来,火光映红了夜空。第一次冲锋没有拿下碉堡。彭团长召集临时会议,重新组织力量,再组织一次进攻。突然一声巨响在敌人大碉堡顶上开了花,4名爆破手将成捆的手榴弹塞进了碉堡,又是几声巨响,数百名战士冲杀声震撼大地,敌军见大势已去,援兵又不到,纷纷缴械投降。这次进攻大约20分钟,便取得了东沟战的胜利。战后,师、旅首长表扬了黄锦思所在的四团,并授予“金刚钻团”的光荣称号。
    1940年,新四军江北指挥部与四支队机关驻在定远县太平集时,与时任中原局书记刘少奇(化名胡服)住处仅有一街之隔。和黄锦思一起当出纳员的郑直费(郑位三的弟弟)在他哥哥那里见过刘少奇,并向黄讲了一些情况。一天下午,少奇同志来到供给部,当时黄与郑正在清点银元,忽然有人叫“郑直费同志”,郑、黄二人同时抬起头,只见少奇同志站在他们面前,面带笑容说,来看望你们。郑走上前与他握手,又说,这是黄锦思同志,我们两人都是出纳员。刘少奇握着黄的手说,你好!当他看着桌子上的一堆银元,风趣地说,“你们两个真是财神爷啊!”一句话,把他俩逗笑了。又问,你们这里有多少同志,都在家吗?郑直费马上大声喊道:“大家快来呀,胡服同志来看我们了!”听到喊声,十几个同志都赶来了,其中有供给部长石玉田、科长吴大胜,还有吴立准、吴维义、吴世英等。少奇同志与大家一一握手。他问,你们是从什么地方来的?答:我们是在大别山坚持斗争的便衣队,奉命下山集中改编,开到这里的。刘少奇说,同志们,你们了不起啊!你们是坚持大别山的英雄,你们坚持三年游击战争,有力地支援了主力红军的长征。接着又问到部队的供给情况。最后强调,供给工作很重要。兵马未动,粮草先行。部队只有吃饱穿暖才有战斗力。希望你们多搞粮,多搞布,多搞枪,多搞款,当一个模范的供给部,为抗日多做贡献。刘少奇的教导,对黄锦思做好财务工作是极大的鞭策和鼓舞。
    1941年4月到1943年冬,黄锦思被分配到特务营二连担任指导员,任务是负责四支队司令员徐海东的警卫工作。由于指挥反“扫荡”战斗,劳累过度,徐海东的肺病复发。党中央对徐海东的病情十分关心,毛泽东主席签发一份200多字的电报,嘱徐海东“静心休养,天塌不管”。为贯彻中央指示,部队抽调战士180多人,组成二连,掩护徐海东在定远县窝子李休养。徐海东和爱人周东屏(安徽六安县人)带两个孩子都在一起生活。


    抗日战争胜利之后,新四军独立旅四团改编为华中野战军第四纵队第十一师三十一团,黄锦思由营教导员升为团政治处主任、团政治委员。他们这个团先后参加了苏中七战七捷、涟水战役、枣庄和莱芜等多次战役。
    枣庄东南方向有两个相连的村庄,一个叫大窥子,一个叫小窥子。敌人在两个村庄都驻有加强连和加强排。虽然兵力不多,但是工事坚固,地形复杂。师部命令三十一团的任务是扫清枣庄外围之敌,坚决拿下大小窥子。
    1947年2月10日晚,战斗打响了,二、三营分别担负攻打大、小窥子的任务。因敌人火力太强,我方伤亡太大而不能成功。11日下午1时,郭里集守敌害怕被歼,放弃驻地,向枣庄方面逃窜。师长命令三十一团坚决歼敌于野外,不能让敌进入枣庄。黄锦思和团长命令除留一营坚持监视大、小窥子外,主力对突围之敌实施截歼。二、三营迅速移动到敌人两侧,一个猛冲,将突围之敌拦腰斩断,进行穿插分割,与敌展开白刃战。这时友邻七团也赶来参战,经过两个多小时激战,全歼敌军一个团。黄锦思和团长决定趁热打铁,第二天继续攻击大小窥子。总结第一次进攻失败的教训,决定采取三条措施,继续进攻,也因伤亡较大,后续部队未能及时跟上,双方形成了对峙局面。
    第二天上午,大窥子守敌向小窥子撤退,黄锦思和团长率三十一团乘敌混乱之机,一举占领了大、小窥子,胜利完成了师首长交给的任务,扫清枣庄外围之敌,为最后拿下枣庄创造了有利的条件。
    1949年2月,黄锦思调到一个起义部队任团政治委员,同去的有20多个政工干部。临行前,军政治部欧阳主任要求坚决贯彻党的团结、教育、改造政策,尽快改造他们成为人民的军队。这个起义团团长是军官学校毕业的职业军官。一开始,他及一些军官看不起这些土八路,甚至冷眼旁观。
    到起义团第二天,黄锦思与全体政工干部首先深入查看了几个连队。他们发现,士兵都穿着不合身的棉衣,有的还穿着原国民党军队的旧军装,有的身上生了虱子。官兵们见了他们,大都恭敬地行着军礼,诚惶诚恐地回答他们的问话。于是他们就把人民军队政治工作的老传统带到起义团里。指导员与士兵同吃、同住、同娱乐、同休息,谈心事、叙家常,开展卫生运动,成立革命军人委员会,连队成立伙食委员会,集中精力抓下层士兵的教育工作。
    为了配合黄锦思他们对起义团进行阶级教育,军文工团到团里演出了戏剧《血泪仇》。接着各个连队都开始了诉苦运动,黄锦思参加了一连的诉苦大会,并诉了自己一家9口人悲惨遭遇,引起了大家的同情。几天的诉苦活动,士兵们的阶级觉悟有了较大的提高。
    由于开始忽视对营以上军官的团结教育工作,有事同他们商量,他们总是唯唯诺诺,说“你决定吧!”,“好好好!”发现这种情况后,他们又加强了这方面的工作,取得了显著的效果。4月,这个团被批准参加渡江战役,并在皖南广德县俘获溃逃的败兵4000余人。
    1949年5月,上海解放时,黄锦思是第三野战军三十三军二八九团政治委员。一天,陈毅司令员在国际饭店设宴庆祝上海解放,部队团以上干部参加。上午9时,陈毅、粟裕等领导同志笑容满面迎接大家,亲切地一一握手问候。
    陈毅司令员在热烈的掌声中发表讲话。他说,在毛主席、党中央的领导下,经过土地革命、抗日战争、解放战争三个伟大的历史时期,现在基本上取得了全国的解放。这是毛主席农村包围城市伟大战略思想的胜利。现在,我们从农村转入城市,环境变了。但是,仍要发扬过去的光荣革命传统,模范地遵守“三大纪律八项注意”,思想上转弯。敌人过去笑我们土,但我们打出了一个新中国。现在,我们解放了上海这个世界著名的大城市,敌人又嘲笑我们不会管理、建设不好,我们一定要依靠人民把上海管理好、建设好,让帝国主义和一切反动派的预言家去狂吠吧!这些话令黄锦思终生难忘。
    上海解放后,三十三军改编为上海警备区部队,黄锦思担任警备区后勤部第一副政治委员。
新中国成立后,黄锦思利用业余时间开始写短小的通讯报道,取得较好成绩。上海警备区政治部先后给他记二等功、三等功各一次。
    1952年,黄锦思被抽调到南京军区速成中学学习文化,半年后毕业,分配到由安徽代管的文化总校任政治委员。1953年,由文化总校调任南京市兵役局副政治委员。1955年,被授予上校军衔。1957年,黄锦思调任安徽省六安军分区副政治委员。1961年调任大别山兵工厂党委书记。1962年,黄锦思调任芜湖军分区副政治委员。同年,晋升为大校军衔。1965年2月,因身患多种疾病,在芜湖军分区副政治委员任上提前离休,享受副军职待遇。


    1954年,黄锦思积极响应中央军委的号召,撰写革命回忆录。在南京军区政治部派人帮助指导下,他根据自己在灵山便衣队3年亲身经历的战斗生活,写出《战斗在敌人心脏》一文。这篇回忆录被收入中央军委选编的《红军不怕远征难》第一集。
    1959年,黄锦思撰写革命回忆录《红军不怕远征难》一书。1964年,北京美术出版社为黄锦思出版了连环画《一个老红军的家史》,书和画出版后获得社会广泛的好评。
    1979年,黄锦思重返战时旧地,走访当年他依靠过的旧识故友,一起回忆往事,多方搜集素材,核对史实,然后在出版社编辑帮助下,写出长篇革命回忆录《灵山便衣队》,由安徽人民出版社出版。这一年,河南人民出版社出版了黄锦思的回忆文集《战斗在敌人心脏》,安徽人民出版社还为他出版《战斗的火花》一书。
    黄锦思出版5本革命回忆录,共计60多万字,发行90多万册。这对一个原来目不识丁的红军战士,实非易事。时任中共安徽省委书记的张劲夫感动之余,还亲自出面推荐黄锦思为中国作家协会安徽分会会员。
    黄锦思离休以后,本应颐养天年,安度晚年,但他却在身体健康状况允许的条件下,继续发挥余热,作出贡献。他多次立功受奖,受到表彰,被中央宣传部、共青团中央评为全国优秀青年思想教育工作者,曾出席1987年7月全军英模代表会议,两次被评为总政治部表彰的先进离休干部,三次被评为南京军区表彰的先进离休干部,同时被国家教委、文化部、全国总工会、团中央、全国妇联、中国科技协会六大单位联合授予全国少年儿童校外教育先进工作者光荣称号。
2002年11月11日,黄锦思因病在合肥逝世,享年93岁。

版权所有©安徽省新四军历史研究会  皖ICP备14018638号-1
地址:安徽省合肥市红星路1号安徽省新四军历史研究会  电话:0551-2606853  邮编:2300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