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新四军人物介绍 >> 新四军人物卷3
贾济民
  
来源:      作者:陈宗英      发布日期:2015-03-17      浏览量:863

    贾济民,名济民,号裕银。1911年10月出生于江南水乡当涂县亭头乡炀板街一个比较殷实的人家。贾家自耕少量土地,还经营着一个糖坊,日子过得算是不错。贾济民的父亲一生勤劳节俭,却非常重视对子女的教育。贾济民在家中排行老二,他和哥哥很小便被父亲送进私塾。1926年,15岁的贾济民以优异成绩考取芜湖市的芜关中学。1931年贾济民中学毕业,酷爱学习的他想继续深造,由于家庭变故,家中已无力供他赴外地深造。懂事的他只好辍学回家当了一名小学教员。他先后在乌溪镇东南小学、亭头乡亭头小学从事教育工作。
    贾济民的叔丈人朱应飞是国民党当涂县参议员、远近闻名的大士绅,非常器重知书达礼、有文化的贾济民,只要贾济民开口,谋求一份官职不在话下。但贾济民却不领他的情,而和朱昌鲁、侯光、唐思源、邵时安、吴明潭、丁咸玖、谷万清、金厚初、王荣银等一批革命者走得很近。
    早在中学读书期间,受进步思想影响,贾济民便非常有正义感,他痛恨国民党贪官污吏投降卖国、欺压人民。他的同乡、在复旦大学读书的朱昌鲁受组织安排,到家乡发展地下党员,朱昌鲁找到贾济民,一心向往革命的贾济民激动地投入革命的怀抱,利用教师身份一边教书,一边作爱国宣传。
    1937年当涂沦陷,当涂人民掀起爱国热潮。随着革命形势的发展,贾济民和朱昌鲁、邵时安、费明龙等一批回乡进步青年学生及本地小学教员组织了“当芜青年抗日救亡团”。救亡团团结青年,宣传抗日,号召民众起来抗日救亡、保家卫国,在当地影响很大。
    1938年夏,按中央指示,新四军赴苏皖敌后开辟抗日根据地。新四军派出的先遣支队、第一、第二支队先后开赴当涂的大官圩、横山地区。
    大官圩土地广袤而肥沃,是典型的江南水乡,亭头乡就位于大官圩边缘。早在先遣支队到达宣城杨泗渡时,贾济民便随朱昌鲁等去拜见了粟裕司令员,并将先遣支队迎进大官圩。贾家小阁楼成了新四军的联络站、落脚点。受儿子影响,贾济民的母亲一心支持革命,成了义务服务员,开会时她端茶送水,并主动担负站岗放哨的任务。
    先遣支队在乌溪镇上召开群众大会,宣传了中国共产党《抗日救国十大纲领》,粟裕和钟期光在大会上讲了话。之后先遣支队经黄池、亭头到达青山街宿营,贾济民和唐思庆打开亭头的“稻谷仓”,为新四军先遣支队备足了粮食。
受新四军影响和教育,接受着革命理论的熏陶,贾济民的思想有了很大的转变,1938年8月,他毅然离开亲人,放弃了教师职业,参加到新四军二支队,贾济民所在队伍隶属宣当芜郎淳五县中心县委和宣当县委(书记侯光)领导。五县中心县委下设江南独立济南区服务团办事处。1940年3月,苏南区党委通知,独立济南区划归皖南新四军军部,由东南分局直接领导。因贾济民表现出色,作战勇敢,文化水平高,不久便被任命为当芜办事处主任,兼宣当芜游击大队队长、特务大队中队长等职务。
    在风雨如晦的日子里,贾济民立场坚定,对敌斗争有理有节,足智多谋而又勇敢无畏。作为办事处主任,他在谈判桌上与敌人针锋相对、寸步不让,作面对面斗争;作为游击队和特务大队军事指挥员,他善于把握有利时机,带领游击队声东击西,神出鬼没,袭击敌人的堡垒,缴获大量敌人的武器装备自己。
    在游击区,贾济民积极发展党员,壮大党的组织,还成立了农会,一手抓武装建设,一手抓粮食生产。发动农民开展减租减息运动,发动农会组织向富裕大户借口粮和种粮,深受群众欢迎和响应。而反动分子和地方武装却对他恨之入骨,他们在贾家周围安插岗哨,派人监视。他有时到家乡执行任务,虽然家就近在咫尺,却不能回家看看母亲。
贾济民遇事沉着冷静,处理问题果断而迅速。为了摸清敌人的情况,牵制并打击地方反动武装和恶势力,配合大部队行动,他将个人安危置之度外,没日没夜地与敌人巧妙周旋,英勇作战。
    贾济民时时保持高度革命警惕性。他常说:革命斗争是残酷的,我们不打击敌人,敌人便要打击我们,有我们无他,有他无我们。他爱憎分明,对敌斗争勇敢而又坚决。一段时间,游击队常常遭到敌人跟踪,机警的他精心设局抓获了两名刺探我方情报的潜伏特务,两名特务顽固不化,贾济民毫不迟疑将其枪毙,为我军除去了一大后患。
游击队为筹备经费与物资,扣押了国民党县参议员、大公圩士绅谷耀彰、张文刚,国民党地方政府多次派人前来求情,要求放人,每次都遭到贾济民的严词拒绝。
    1940年9月22日,农历八月十五即中秋节来临之际,游击队开赴板埂圩(又名粪箕坝),在塘南阁筹备一些经费及衣、鞋等必需品,准备向青山方向进发,然后渡江到江北。因行动不慎,暴露了目标。被我军逮捕的张定刚趁看守队员疏忽,悄悄逃跑,将游击队行踪报告给敌人。
    9月24日,国民党当涂县常备队鲁震五部队,地方土匪丁志涛、严安宁、郑德余、许道和,金宝圩伪中队一○八师部分敌军共400多人,兵分3路突然奔游击队驻地而来,将游击队层层包围。由于连日来奔波劳累、行军打仗,战士们都很辛苦,加上临近中秋,又筹足了所需物品,大家都有些兴奋,便作短暂休息。当时部队只设了一个岗哨,而哨兵看到敌人逼近时,不仅没有鸣枪发出信号,反而游过水逃跑。等游击队警觉发现敌情时已经晚了,敌人离得越来越近,战士们很快振作精神投入一场苦战。
    为了保存革命力量,贾济民命令大家赶紧突围,当时游击队三面被敌人包围,只有后面一条水路尚有突出去的可能。他果断命令大家泅水到对岸撤离出去,他和大家边打边撤,敌人的子弹雨点般落过来,贾济民让同志们快走,而自己留在最后面掩护。敌人更近了,贾济民眼里喷射出怒火,双手握枪,对着敌人一阵猛射。敌人后退了几步,贾济民趁机和警卫员跳下水去,准备游到对岸追上同志们。这时,敌人疯了似地扑上来,贾济民不幸被敌人的子弹击中。由于全副武装,又穿了皮鞋,加上不会游泳,他便渐渐往水下沉去。警卫员赶紧从水里托起他,危急时刻,贾济民想的是他人的安危,他用尽最后的力气推开警卫员,并用微弱的声音命令警卫员快走,警卫员只觉手一松,便不见了贾队长的踪影。
    与贾济民一同牺牲的还有宣当芜县委书记侯光,组织部长唐水源。战斗结束后,群众不顾敌人的威胁、恐吓,自发组织起来,找了三天三夜,才寻到烈士遗体。家人偷偷地将贾济民和其他几名烈士一起安葬在村头,后由政府统一迁至桃园荡烈士墓园。贾济民牺牲后,敌人叫嚷着要斩草除根,贾母带着3个刚满8岁、6岁、3岁年幼的孙子东躲西藏,孩子们有时只能在船上过夜,不能进村半步。因过度悲伤加上刺激,贾济民的妻子第二年便因精神失常而病故,全凭贾济民的哥哥拉扯着几个未成年的孩子。
    1949年当涂解放后,党和政府追认贾济民为革命烈士,补给900斤大米作为抚恤金,并给予贾济民3个孩子以无微不至的关怀。贾济民的大儿子还被学校保送到北京中国农业大学深造,后成了一名出色的工程师。
烈士的鲜血没有白流,如今,烈士战斗过的这片热土上,已到处是一片和平安宁的景象:经济繁荣、社会稳定、人民安居乐业。但人们没有忘记烈士的功绩,每年的清明前夕,家乡人民都要来到烈士墓前,开展不同形式的悼念活动,以各种各样的方式纪念他。当地政府一次次对烈士墓园进行修缮,以告慰烈士的英灵。

版权所有©安徽省新四军历史研究会  皖ICP备14018638号-1
地址:安徽省合肥市红星路1号安徽省新四军历史研究会  电话:0551-2606853  邮编:2300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