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新四军人物介绍 >> 新四军人物卷3
徐凤笑
  
来源:      作者:王宏靖      发布日期:2015-03-17      浏览量:282



    徐凤笑又名徐清奎,1899年10月30日生于安徽省宿县临涣区徐楼村(现属淮北市濉溪县)一个中医世家,青年时期即接受五四运动的进步思想影响。在宿县师范讲习所求学时期,担任学校学生会会长和宿县学生联合会委员,组织学生运动,反对封建势力,与当地反动势力作斗争。为了团结进步力量,1922年,他与朱务平、刘之武(又名刘芝芜)等青年知识分子在临涣组织了以“推翻旧制度”、“实现理想人生”为奋斗目标的进步青年团体“群化团”。徐凤笑经常带领学生到牛市、段小庙门口人多的地方进行宣传和讲演。一次,在讲到反对日本侵略、抵制日货时,他把自己头上戴的白细草帽子(日货)愤怒地扯下,当场撕得粉碎,并说,我们坚决抵制日货,以后再不买日货,在群众中影响很大。  “群化团”在当地团结了一大批进步的热血青年。徐凤笑逐渐成为当地反帝反封建运动的领袖人物之一。1924年5月,徐凤笑经朱务平、江善夫介绍,加入中国社会主义青年团。1925年4月由团转党,加入中国共产党。1926年3月,中共临涣独立支部成立,书记朱务平,徐凤笑、刘之武、谢霄九为委员。同年8月,中共临涣独立支部书记由徐凤笑代理。1926年秋,徐凤笑被党组织指派接任中国国民党宿县党部书记,兼任县党部中共党团书记,成为宿县党组织做统战工作的第一批党员。1926年冬,临涣独立支部改为中共宿县地方执行委员会,徐凤笑当选执行委员。


    1926年冬,徐凤笑被派到武汉党中央办的安徽省党务干部训练班学习,并担任党总支宣传委员。1927年3月初提前毕业,被派往安庆任省党部农民部干事。3月20日,蒋介石由九江来到安庆,支持国民党右派悍然发动三二三反革命事件,捣毁了省党部。徐凤笑随省党部部分成员撤离,辗转回到武汉。不久,为了继续开展安徽的革命活动,徐凤笑接受省党部秘书长柯庆施的委派,带一个工作组,回安徽筹办省党部的办事机关,住在宿松县城。不料,4月30日拂晓,宿松被安徽军务督办陈调元派兵攻占,徐凤笑等人被捕。经多次审讯,徐凤笑坚贞不屈,始终未暴露身份,后被押到芜湖荻港。在荻港,敌人威逼利诱,他不为所动,以回乡为由,巧计脱离了敌营。然后步行到芜湖,再次来到武汉。这时汪精卫公开叛变革命,到处搜捕共产党人。徐凤笑与中共安徽省临委书记柯庆施取得联系后,被委任为中共宿县临委书记。
    1927年8月,徐凤笑回到宿城,正式组建中共宿县临时委员会,他任书记。朱务平、孔禾青、董畏民、李一庄、杨梓宣、孔效三、邵葵为委员。根据中共安徽省临委指示,宿县临委负责指导宿县、泗县、凤阳、怀远、蚌埠等县党的工作。县委成立后,即着手恢复和发展党和群团组织,领导工农群众进行反剥削、反压迫和提高工人工资、改善工人生活的斗争。1928年7月,全县已建立6个区委、25个党支部和2个独立支部,党员发展到270多人。县和区、乡都建立了农民协会,会员约两万人,并办有农民训练班,县和各区还建立了人民自卫团。县总工会下辖16个工会,会员约2000多人,组织了工人纠察队。全县创办平民学校6所,补习学校一处,恢复了定期刊物《宿县周报》。妇女协会和儿童团、学联、读书会等组织也有相关发展。在烈山煤矿特支书记梁文焕因叛徒出卖而被杀害后的第三天,徐凤笑即到烈山组织工人进行了全矿性的大罢工。矿务局不得不答应工人提出的四点要求――“惩办凶手,抚恤死难者家属,召开追悼大会,保证工人人身安全。”从而扩大了党的影响,提高了党在人民群众中的威望。在徐凤笑的领导下,组织临涣农民协会会员攻打了大土豪大地主的寨子,组织两千多农民、工人、学生,开展了同土豪地主的算账斗争,迫使土豪地主认输、赔款,斗争取得了胜利。一时间,宿县地区的工人运动、农民运动、学生运动火热地开展起来。
1928年7月,中共宿县县委改组,徐凤笑仍任书记。同年秋,他被调往上海,任中共沪南区区委委员,负责工运和学运工作。


    1929年春,徐凤笑被党组织派往苏联莫斯科东方劳动者共产主义大学深造,同去的共5人,徐凤笑任组长。在此期间,王明等大搞宗派活动,把学校搞得乌烟瘴气,给徐凤笑以后的命运投下了一连串的阴影。徐凤笑耻于王明的人格,曾直接反对过王明。王明怀恨在心,一次,借口徐凤笑参加了瞿秋白的座谈会,说他搞派别活动,给徐凤笑以党内警告处分。1931年春,徐凤笑从苏联回到上海。此时,中共中央六届四中全会刚刚开过,王明“左”倾盲动主义在中央占据统治地位。徐凤笑受到王明的排斥,到上海5个多月,得不到工作,也没有人来联络,以至失去了与党组织的联系。后来,徐凤笑好不容易找到中央军委的吴公勉,接上了组织关系,并在吴公勉的领导下开展工作。


    1936年春,徐凤笑从上海回到家乡临涣在小学教书并组织“共学处”,从事群众文化教育和宣传组织活动。
    1937年抗日战争爆发后,徐凤笑在家乡组建抗日救亡社和抗日动员委员会,并组织抗日保家自卫队,王化荣任司令,刘之武任参谋长,徐凤笑任政治处主任。这支游击队在宿永公路四铺段伏击侵华日军,并打击乘战乱之机四处抢劫的土匪。不久,他们率部去河南与蔡洪范(冯玉祥旧部)领导的抗日游击队会合。后又被国民政府豫东保安司令部司令宋克宾(冯玉祥旧部)收编为“第三总队”。蔡洪范被任命为第三总队司令兼永城县长,王化荣任三总队第一团团长,刘之武任参谋长,徐凤笑任政训处长。1938年10月,寿松涛、徐凤笑以蔡洪范部政训处的名义,在龙岗西边的营沟、王石井栏等村举办干部培训班。参加培训班的主要有永城县的学生队、徐凤笑等人带来的宿县青年学生、三总队的连排干部等。干训班共办三期,为我党培训了300多名抗日骨干。
    1939年3月,蔡部内讧,王化荣接任三总队司令兼永城县县长,徐凤笑兼任县民政科长。1939年4月,日军重兵袭击永城县政府所在地龙岗集,王率部英勇抵抗,终因弱不敌强而致大部将士壮烈牺牲。随后,王化荣率少数部下离开永城。王化荣走后,为稳定永城抗战局势,经豫皖苏边区党委研究决定,由徐凤笑代理县长。1939年5月,华中敌后最早的抗日民主政府――永城县抗日民主政府在马桥南小黄庄正式成立,隶属新四军游击支队党政军委员会领导。接着,成立了县参议会,徐凤笑任县长兼参议长。新的县政府成立后,即发出布告,号召各党派、人民团体在豫皖苏边区党委和新四军游击支队司令部的领导下,团结各界群众进行抗日。9月,县政府在马桥南小何庄举行干部培训班,徐凤笑经常为学员讲课。10月,原“三总队”被新四军游击支队正式收编,该干训班也并入游击队随营学校。
    在党组织的领导下,永城县政府设置了秘书、民政、财政、总务、保卫、教育、军事等科和一个机关警卫连。整编了永城县的5个地方独立大队,成立了一个独立团。成立了永城县自卫军司令部,徐凤笑兼任司令,1万人的自卫队中约有5000人陆续上升为新四军游击支队主力。各种抗日群众团体纷纷建立起来。组织群众在全县农村的主要干路挖沟,这些形成网络的沟,为便于我军民在平原地带开展游击战争发挥了很大作用,被人们称为“抗日沟”。印发了“永城县地方流通券”,在永城县境内统一了货币。废除旧制,实行以户为单位按人计亩累进征收农业税的合理负担政策。贯彻减租减息清债法令,大大减轻了农民负担。财政科设立金库,严格执行一切收入归金库的规定,连同其他税款收入,主要用于保证抗日政府和武装部队的供给。征收救国粮并组织永城人民踊跃献款献物,支援人民军队抗日救国。
    在永城的两年,徐凤笑主持工作得心应手,表现了很高的政策水平和领导能力。原先,永城有一个大土匪赵四方子,拥有许多人、枪,不思抗日,却危害四方。徐凤笑出面,巧设鸿门宴,成功地缴了赵四方子的械,并将其礼送出境,安定了地方,维护了抗战大局。这在当地传为佳话。对于民事纠纷,徐凤笑更是处理得合情合理,深得人心。当地老百姓给他送了许多匾额,以表达他们对县长的无比尊敬和爱戴。
    由于治理有方,永城县地方政权巩固,经济得以恢复,抗日武装力量日益壮大。到1939年底,在新四军游击队开辟的抗日根据地内,永城县政府已经控制了永城县的大部分地区,人口达54万且逐渐扩大。1939年12月至1940年3月,日伪军三次“扫荡”永城,均被新四军游击支队和永城地方武装击溃。作为第一任县长的徐凤笑,在当地人民心中享有极高的威望。1939年12月16日,徐凤笑代表全县人民,备猪羊犒劳游击支队全体指战员。12月26日,徐凤笑在给彭雪枫的一封信中汇报说:“我永城县在此一年以来,县政权得到初步建立,敌奸敛迹,土匪肃清,人民群众坦安生活,实为司令员领导有方所致。”1940年11月,中共中央中原局书记刘少奇视察豫皖苏各地工作。他到达永涡边境地区的新兴集,视察了永城县抗日民主政府的工作,徐凤笑向他作了汇报,刘少奇表示很满意。在华中局的一次会议上,刘少奇表扬了永城县在各条战线取得的突出成绩。


    1940年,中原局根据党中央的指示,组建豫皖苏边区联防委员会。1941年正月,党组织派徐凤笑任豫皖苏边区联防委员会常委兼司法处长。1941年9月13日,苏皖边区行政公署成立,主任是刘瑞龙。为了安定根据地内的抗日秩序,保障各地抗日阶层人民的合法权益,行署设立了司法处。徐凤笑任行署的委员、常委、司法处长。不久,司法处改为高等法院,徐凤笑任院长、党组书记。在抗日根据地搞司法工作是个崭新的领域,是一个摸索和创新的过程。在徐凤笑担任司法处长和高等法院院长期间,参与组织制定了《淮北苏皖边区暂行法规》等一系列抗战法令、条例和规定,先后公布了保障人权财权暂行条例、危害抗日民主政权案件暂行办法、惩治汉奸暂行条例、惩治贪污暂行条例、禁烟禁毒治罪暂行条例、禁运物品资敌治罪条例、各级司法机关案犯管教暂行办法、关于人民向边区高等法院起诉之规定等。这些单行法规皆具体细致,从而使边区军政民的各机关和各界人民团体基本实现了有法可依和有所规范,有力地保证了抗战工作的顺利进行。1942年10月,刘瑞龙在淮北地区第二届参议会上的报告中,总结了一年来司法工作的成绩:“一是建立了司法系统,边区设立高等法院,徐凤笑同志为院长,县设承审员,区乡设调解委员会”;“二是建立了司法制度”;“三是在司法政策上,实行保障人权,禁止乱打乱罚,禁止使用肉刑”;“一年来,司法处受理案件455件,高等法院受理192件,共计647件”。1945年8月,日寇投降。苏中、苏北、淮南、淮北根据地连成一片。10月,苏皖边区政府成立,边区政府副主席季方兼任边区高等法院院长,徐凤笑任副院长、党组书记。
    1946年春夏之交,国民党反动派发动内战,进攻苏皖边区,解放战争开始。我苏皖边区机关干部、战士及非战斗人员3000多人组成黄河大队奉命北撤,徐凤笑先后任该大队中队长、大队长、大队政委及党委书记。黄河大队辗转山东、河北。在此过程中,为支援前线做了大量工作。解放后,党中央根据徐凤笑长期在解放区主持司法工作、经验丰富的情况,于1949年4月安排他任中共河南省委委员、河南省人民政府委员、司法厅长兼省高等法院副院长。1950年3月,中南军政委员会司法部成立,黄琪翔任部长,徐凤笑任副部长、党组书记。1953年任武汉市政法委员会副主任。新中国成立之初,司法工作面临新的局面。他在工作中积极主动并实际致力于健全法制。对法制建设提出了许多积极的建议,对党的司法工作以及建设社会主义法制体系,作出了较大的贡献。
    1955年起,徐凤笑任政协武汉市委员会副主席(副省级)。他虽然身患疾病,但充满革命乐观主义精神。他充分运用政协这个“舞台”,发挥统一战线的积极作用,注意和党外人士广交朋友,对活跃政协工作起到了积极作用。
    十年动乱期间,徐凤笑对林彪、江青反革命集团的倒行逆施,表示了极大的愤慨,并进行了坚决的斗争。在他遭受诬陷、迫害,身心受到严重摧残的情况下,他仍坚信党终将战胜自身的病害,对共产主义的信念丝毫也没有动摇。他衷心拥护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以来的路线、方针、政策,坚定地在政治上、思想上和党中央保持高度一致。他虽然年老体弱,但始终关心党和国家的大事,每天都读书看报,为自己不能为党再做更多的工作而深感遗憾。他生活上一贯严格要求自己,从不愿给组织和同志们增加麻烦。他晚年住在北京儿子徐志坚处,他住的房子不足10平方米,组织上决定给他解决住房,但他婉言谢绝。他经常教育子女保持和发扬党的优良传统,积极投身于社会主义建设事业。
1986年11月17日,徐凤笑因病在北京逝世,享年87岁。

版权所有©安徽省新四军历史研究会  皖ICP备14018638号-1
地址:安徽省合肥市红星路1号安徽省新四军历史研究会  电话:0551-2606853  邮编:2300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