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新四军人物介绍 >> 新四军人物卷3
赵俊
  
来源:      作者:陆文      发布日期:2015-03-16      浏览量:108



    赵俊,原名赵诗元,六安县西河口乡杨冲村(今属六安市裕安区)人,1914年9月27日(农历八月初八)出生于一个佃户家庭。父亲赵登成,略识文字,为人热情豪爽,易接受新事物,思想进步,1929年春即参加我党的秘密活动,不久便加入中国共产党。母亲方少堂,温厚贤惠,性情豁达,很会勤俭持家,在赵俊父亲的影响下,也参加了妇女会工作。赵俊童年时,读过私塾,13岁那年父亲将他送到龙门冲裴中和杂货店当学徒。老板的三儿子裴如珍思想倾向进步,与一位叫冯晓山(地下党员,后为安徽红军游击第一纵队队长、红三十三师一○六团团长)的朋友关系特别密切。冯常来店里住宿,并议论打土豪、分田地事情,身边带有银元,还有枪支弹药。他们也不回避赵俊,只叮嘱他不能告诉别人,渐渐地赵俊开始了解了一些革命道理。
    1929年春荒严重,在中共六安县委领导下,六安县农民运动蓬勃发展,很多地方成立农会,强行向地主借粮,进而抗税、抗捐、抗债。赵俊征得父亲同意,回家参加了少先队,当上小队长,为农会站岗放哨。同年11月8日,六霍起义在独山爆发,赵俊率少先队参加了起义活动,为农会送情报,联络情况,和大人一样不怕死。西河口、龙门冲一带农民纷纷暴动,相继建立了苏维埃政权。他的父亲是西河口乡苏维埃政府的领导成员之一。六霍地区反动当局对六霍起义十分惊慌,组织反革命武装进行反扑,实行血腥镇压,他的父亲也被杀害。敌人又派人抓赵俊,他躲进了深山老林。1930年农历八月十五,他到舅舅家去过节时,仍未躲过敌人的魔掌。敌人逼他交出其父亲生前隐藏的两支套筒枪,扬言不交就枪毙他。为了救他,母亲卖掉了仅有的5间土坯房和一头牛及所有农具,又向亲友借了105块银元,由他二舅出面担保,才被救回。因无家可归,他和母亲暂住舅舅家。为防反动派再抓他,他以学徒为名,到西两河口暂避。
1931年1月中旬末,红一军攻打六安城。他到六安去投红军,因年龄小未成。那时家乡又恢复了苏维埃政府,他便到经济合作社工作。同年6月调到县苏维埃警卫队,9月调县保卫局看守班当班长。10月,加入共产主义青年团,并调县审讯科当科员,后提升为副科长。
    1932年9月,鄂豫皖苏区第四次反“围剿”失利,红四方面军主力向西转移,地方机关也无法立足,县保卫局随红军行动。县审讯科科长傅宗义和赵俊等11人参加了红军。赵俊被分配到红四军十二师三十四团团部通讯班当通讯员,因战斗频繁,部队伤亡大,10月被充实到一连当战士。一到连队就是几天几夜急行军,在湖北枣阳与敌军遭遇,打了一天一夜,这是他参加红军后打的第一次大仗。部队入川后,因他有点文化,被调连部当文书,后又调二营当书记。当时张国焘继续执行极左路线,搞肃反,抓“改组派”、“AB团”。凡有点文化的、家庭出身不好的,全被抓起来审查,不少人惨遭杀害。赵俊到二营不久,即被关押审查。因他出身好,又无人供他,才幸免。
    1933年6月,他调任三十四团供给处书记,并由团转为中共党员。他在供给处当了两年“先行官”,开始筹粮买盐比较顺利,后来因连年战争,土地荒芜,做后勤工作比打仗还难。特别是1934年7月中旬,万源大山防御战期间,敌我双方投入了相当数量兵力。为了保证红军指战员不挨饿,他们不分昼夜深入群众开展动员,得到群众的帮助,很多群众把藏在地下和深山老林的粮食拿了出来,他们按质按量付钱并及时将粮食送上前线,有力保证了前方将士打胜仗。因赵俊工作成绩显著,多次受上级表扬,相继被提升为副指导员、指导员。
    1935年3月部队整编,赵俊任团部作战参谋。5月,红四方面军开始长征,途经平武、江油、松潘、阿坝,翻雪山、过草地,与红一方面军会师。但张国焘分裂党,反对中央的北上方针,9月下旬命红四方面军调头南下,再过草地,再翻雪山。红四方面军广大指战员以英勇顽强的精神,克服重重困难,于1935年底,南进到四川的天全、宝兴、雅安、芦山一带。红军在立足未稳情况下,遭国民党十几个旅围攻,名山县百丈关一仗,激战七天七夜,打得很惨烈,虽毙敌1.5万余人,但红军也伤亡近万人,且没有兵源补充。在敌军重兵堵截,处境极为困难的情况下,张国焘不得不放弃南下方针,于1936年2月,率红四方面军经达维、懋功向西康东北部转移。部队经过整编,原8万余人只剩下4万余人。1936年6月与红二、六军团在四川甘孜地区会合,7月5日,红二、六军团改编为红二方面军后,两个方面军共同北上,第三次穿越渺无人烟的茫茫草地,于10月到达甘肃会宁,与红一方面军会师,完成了艰苦的长征。
    三个方面军会师后,中央命令九军、三十军、五军,西渡黄河,打开通往苏联的国际路线,并配合一方面军夺取宁夏。赵俊在红九军先后任七十三团参谋、二十五师作战科科长。部队过黄河后,就遭国民党马步芳、马步青部防堵和进攻,双方展开激烈战斗。红九军在古浪被敌人包围,敌人以三个骑兵旅、两个步兵旅、四个民团的兵力,在飞机大炮掩护下,向红九军进攻。九军苦战了一天一夜,难以支撑,只好撤出战斗。这一仗九军伤亡很大,赵俊也在古浪战斗中大腿负伤。战后部队整编,赵俊调任二十七师八十团参谋兼特务营营长。12月底,西路军指战员冒着零下二三十度的严寒,忍饥挨饿,边行边打继续西进,于1937年1月初进入高台、临泽地区。数万马家军跟踪而至,我军奋起抵抗,大部分指战员在战斗中牺牲或被俘。1月23日,西路军1万余人集中在倪家营子地区的43个屯子里,按党中央指示准备东进。马家军发现红军的意图,迅速调集7万余众,想一举将红军消灭在倪家营子。面对数倍于己之敌,红军指战员孤军奋战,与敌殊死搏斗,消耗得不到补充。总部命八十团团长陶勇和特务营营长赵俊率八十团和妇女团奔袭山丹城,筹粮和收集废钢铁做土炸弹。在山丹城外与敌遭遇,苦打了一整天撤回,赵俊在突围时又负了伤。回到倪家营子后,与敌战斗了20余天,于2月21日突出重围,向西洞堡和龙首堡一带转移。三十军突围后,对尾追红军的敌一个骑兵旅和一个宪兵团杀了回马枪,击溃了骑兵旅,全歼了宪兵团。根据总部决定,2月26日部队又返回倪家营子,再次陷入敌重兵围攻之中。西路军与敌人拼了7昼夜后,再次突围,部队沿祁连山边戈壁滩向东转入梨圆口,又与马匪拼上了。仗打得空前惨烈,九军战后只集中了约一个营的兵力,由陶勇带领一路边打边将部队拉入山中,这支小部队队员有的伤亡、掉队和被俘,最后也被打散了。赵俊在山上滞留了三天,遇到八十一团团部的匡指导员,两人坚信党中央在陕北,决定下山向东去找部队找党。在无边无际的森林里,他俩走了一天一夜,终于在山脚下找到一户穷人家。房主为他们找了老羊皮袄、旧裤子和小毡帽,他们吃了顿饭,换掉军装,埋藏了驳壳枪,就顺着祁连山北麓的森林和荒山野岭,沿路乞讨,白天不敢走路,经常因找不到人家而饿肚子,往往住宿在牧羊人和羊避风雪的土洞内、老百姓家的草垛里。走了近20天,在距兰州不远的地方,他们从一个河南小贩手上买下了货郎小挑子,又买了当地产的一种甜梨挑上,才敢白天走路。他们到了兰州东关,换了两套好些的便衣,第二天挑着担子走了50公里路,到达一个叫乱草铺的小店里住下,打听到了红军在平凉、镇远驻防的情况。他俩又连续走了三天,在镇远以西的十家沟口见到了援西军。随后到达镇远县援西军司令部,参谋处长李达、政治部主任宋任穷和九军参谋长李聚奎都来看望他们,并为他们恢复了党籍。赵俊被留在援西军司令部招待所当所长,主要是负责接待西路军突围陆续回来的指战员。
    1937年7月,赵俊奉命调延安抗大学习。学政治、学军事、学文化,系统地接受马列主义教育、党的方针政策教育。1938年3月抗大学习结束,4月被调到新四军军部作战科当参谋。1939年5月,又调新四军江北指挥部当参谋。1940年1月到凤阳发展部队,5月回新四军四支队任副参谋长。1941年,调新四军二师任参谋处长。两个月后,调淮南路东联防司令部任参谋长。1943年3月联防司令部与五旅合并,赵俊又回二师任参谋处长。1943年9月,到华中局党校学习,参加了整风运动。1944年3月(7月到达)调新四军五师十三旅任参谋长。1945年10月,十三旅与王震旅合并,成立二纵队,赵俊任二纵队参谋处长。同年二纵撤销,他仍回十三旅任参谋长。
    抗日战争胜利后,国民党一面和我党和平谈判,一面部署兵力向八路军、新四军进攻。1946年4月,赵俊以中共执行部工作人员名义,乘国共谈判的美国飞机,经北平执行部,返回新四军军部,7月调山东渤海军区司令部任参谋处长。1947年3月,调华东野战军十纵队任参谋长。4月下旬,纵队首战泰安告捷。之后,纵队即以阻击战为主,并打出了名。赵俊随十纵参加了孟良崮战役,在吐丝口阻击牵敌,粉碎了国民党对山东解放区的重点进攻,掩护策应刘邓大军,两次横渡黄河,三次破击陇海路,转战鲁西南,挺进豫皖苏,行程5000余里,保证了刘邓部队顺利进军大别山。并参加了宛西、宛东、开封、睢杞等战役,在沙土集、郓城、鄄城、鱼台、兰封、柳河、邓县、老河口、马留集等战斗中取得预期胜利。在梁山、上蔡、桃林岗阻击战中,打得英勇壮烈,阻击得十分成功。1948年9月,十纵参加了济南战役,与兄弟部队一起经8个昼夜激战全歼守敌,活捉山东省主席、国民党第二绥靖区司令官王耀武,并在战役初期,敦促吴化文率部两万余人起义,为济南解放创造了条件。
    1948年10月,赵俊调任华野六纵队参谋长,参加了淮海战役。1949年初,六纵队改编为二十四军,赵俊任军参谋长,参加了渡江战役。南京解放后,部队在南京担任警卫任务。之后又北上解放了长山列岛。接着挥师南下,参加修筑福建公路和剿匪战斗。
    1950年10月,调浙江军区先后任军区第七兵团副参谋长、参谋长、副司令兼参谋长。其间参加“三反”运动,对军区司令部的建设和地方部队的训练,为解放浙江沿海岛屿,安定社会秩序,做了许多有益的工作。
1953年8月,赵俊参加了华东野战军组织的第二批赴朝战地实习团,并任团长。1955年2月,调到南京军事学院学习。同年,被授予少将军衔。荣获二级八一勋章、二级独立自由勋章、一级解放勋章。
    1957年7月,赵俊以优秀的成绩毕业于南京军事学院战役系,并调任南京军区副参谋长,分管军训工作,一干就是8年。他跑遍了华东沿海海防前线和各个岛屿,对后方基地的地理地形了如指掌,为部队和后方基地的建设做了大量工作,并参与总结和推广郭兴富教学法,开展大练兵、大比武,积累了一些军事训练经验,为新时期的军队建设,作出了一定的贡献。
    1965年10月,赵俊调江苏省军区任司令员。上任不久,就赶上了“文化大革命”。江苏省一派夺权后,他担任省军管会的副主任,整天与造反派打交道,处于应付状态。有些事情造反派要他表态支持,他总是能拖的拖,能等的等,想办法与造反派周旋。不久,叫他去北京参加学习班学习,实际上就是接受批斗。1967年国庆节后,赵俊受到4次严厉的批斗。后被下放到位于安徽省全椒县的荒草圩军垦农场劳动,直到8年后的1975年春节,才同意他从农场回家,当年7月,还给了他一个党内警告处分。在“文化大革命”中,他遭受迫害,身心受到摧残,家属子女受到株连,就连跟他工作的秘书和警卫员,也遭受审查、批斗、审讯。
    1975年5月,赵俊调回南京军区任副参谋长,分管作战。1978年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后,拨乱反正,着手清理“文化大革命”的错误。1980年7月15日,经军委批准,总政治部撤销了对赵俊的党内警告处分,同年9月25日,南京军区党委作出决定,为赵俊彻底平反,恢复名誉,推翻一切不实之词。
    1980年12月,赵俊任南京军区顾问。1983年12月,离职休养。1988年,荣获一级红星功勋荣誉章。
    1994年11月16日,赵俊在上海逝世,享年80岁。

版权所有©安徽省新四军历史研究会  皖ICP备14018638号-1
地址:安徽省合肥市红星路1号安徽省新四军历史研究会  电话:0551-2606853  邮编:2300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