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新四军人物介绍 >> 新四军人物卷3
钟剑平
  
来源:      作者:舒诚      发布日期:2015-03-16      浏览量:234

    钟剑平,原名读斌,1916年出生于舒城县百神庙镇一户农民家庭。家有水田数亩,草房两间,父亲种田,母操家务,合家六口,生活艰难。尽管家境贫寒,父母还是让两个孩子读书。1937年他从省黄麓师范毕业后分到霍山县小学教书时,父母相继病故,只好将读了3年四书的弟弟钟读恩带到身边补习功课。由于读恩勤奋好学,不到一年就考取了舒城中学。七七事变后,日本鬼子大举侵略中国。国难当头,匹夫有责,他毅然辞职回家,待机参军抗日。他在给校长的复信中写道:“弟今无他,荒田数亩,草房两间,日耕夜读,劳于力而安于心。或则有人笑我,我则曰:张良有拾履之侮,韩信受胯下之辱,其后成赫赫之伟业,皆先前修养之功也,弟当效之。弟不出茅庐则矣,若出茅庐虽不敢言效命疆场,以马革裹尸归来,亦当为国为民,鞠躬尽瘁,死而后已,何区区为糊二寸半之需,而堕其志也………”
    1938年7月,钟剑平丢下年轻的妻子和不满3周岁的两个女儿,到父母坟前拜谒后,挥泪离开了生他养他的故乡,带着弟弟钟读恩参加了新四军四支队战地服务团。同年10月,他加入了中国共产党,12月又介绍弟弟入党。1939年2月,他从战地服务团调支队政治部组织科工作,弟调政治部总务科当收发。在这段时间,他除做好自身工作外,一有空就帮助弟弟学政治、学军事、学文化。1940年3月,他被送到新四军江北指挥部干校学习,弟调到七团当连指导员。同年六七月间,弟不远千里从津浦路西到津浦路东半塔集听刘少奇报告,兄弟俩幸遇,互相勉励,匆匆而别。1942年6月,他在军部接到弟来信说,他在周家岗一次战斗中身负重伤入院治疗,9月间接到来信已伤愈回团部,任组织股长。10月,他在二师上报军部界牌集战斗伤亡营以上干部名单中见到弟弟的名字。噩耗传来,他悲痛欲绝。他深知眼泪不能为弟复生,只有战斗方能为弟报仇雪恨!后来弟弟牺牲时的团政治处主任裴先伯告诉他,他弟弟年轻有为,身体力行,屡建战功。在界牌集战役中,敌众我寡,三营教导员带部队冲不上去,团部命令他代理教导员率领部队夺回阵地。在夺回阵地后,弟弟被敌人的枪弹击中了头部,在送往医院途中含愤去世,时年21岁。
    1940年,国民党顽固派消极抗日,积极反共,竟下令我八路军、新四军一律限期撤到黄河以北。这时陈毅是新四军江南指挥部指挥,钟剑平在指挥部人事教育部当参谋。陈毅奉党中央、毛主席的命令,率部过江,挺进苏北开展敌后抗日战争。国民党顽固派韩德勤不让我军有立足之地,妄图致我军于死地。在忍无可忍、退无可退的情况下,新四军在同年10月同顽军决战于黄桥。在这次战役前,钟剑平和部分同志一道,深入敌后,深入群众,宣传贯彻抗日民族统一战线政策,争取中间派,孤立顽固派;在战役展开后,他根据指挥部命令,积极带领干部战士投入战斗。由于陈毅指挥正确,善于合纵连横,运用机动灵活的战略战术,一举歼灭了顽敌八十九军、独六旅以及小部分前来配合的保安旅,共11000余人。解放了东台等7个县。黄桥战役的胜利,开辟和建立了苏北大片抗日根据地,增强了全国军民抗日的信心。
1941年皖南事变以后,在苏北盐城重建国民革命军新编第四军军部。党中央、毛主席任命陈毅为新四军代军长,刘少奇为政治委员,张云逸为副军长,赖传珠为参谋长,邓子恢为政治部主任。军首长接到电令后立即开会研究,组织整顿部队,会后由参谋长口述,钟剑平做记录(军部人事科长),并上报中央军委成立6个师,中央军委批示改为7个师。军部任命了各师首长,明确了活动地区,继续坚持团结抗日,反对投降,反对分裂。反“扫荡”开始,钟剑平调任军部管理科长,军直机关单位军需供给都由他管理和操办,任务光荣艰巨。尤其是日寇、汪精卫、蒋介石加紧勾结,对抗日军民两面夹攻,形势越来越紧张,新四军军部从盐城转移到湖垛镇一带农村。当时日伪“扫荡”十分残酷,部队白日不易活动,大部分夜晚行军,军直机关也分小片活动,化整为零,分布在附近各个农村。为确保军需供给,钟剑平总是身背沉甸甸的银洋,怀揣一大包公粮票证,不论翻山涉水、刮风下雨、穿越敌人封锁线,都冒着生命危险,从这个村庄摸黑跑到那个村庄,从这个单位驻地摸黑跑到那个单位驻地,及时地将给养送去。一天傍晚,陈毅军长突然将他叫去,他不知什么事,心情有些紧张。陈毅军长见他肩上用干粮袋背着一串银洋,既温和又急促地说:“现在部队急需给养,你马上到供给部去领。你背这么多银洋,路上不方便,又危险(当时土匪很多),放到这,我替你保管。”听了陈毅军长的话,他心里顿时热乎乎的,双手捧着钱袋,轻轻地放到陈毅军长的手上。那天晚上,他带着一个通信员,往返奔跑一整夜,将公粮的票证和银洋领回来,交给了科里会计,天亮时去向陈毅军长汇报,这时陈毅军长已下部队不在军部了。半个多月后,军部又转移到另一个村庄时,陈毅军长亲手将银洋袋子交给他,并说:“我花掉一元钱。”这时他才发现袋子里有一张在老百姓家吃饭花去一元钱的凭证,看那签名,果然是军长亲笔。他想到军长严格自律,肃然起敬!
钟剑平由于在新四军军部和华东野战军军部工作时间较长,军首长的一言一行都有利于他的健康成长,尤其是经常聆听刘少奇、陈毅等首长的报告和教诲,使他受益匪浅。他立场坚定,旗帜鲜明,襟怀坦白,赤胆忠心,无私无畏,从不隐晦自己的观点,始终站在党和人民的一边。他先后担任过新四军支队政治部总务科长、军部参谋处人事科长、军直供给处政治委员、军政治部组织科长、山东野战军卫生部政治处主任、华东野战军卫生部政治部主任。他在工作中总是出色地完成任务,在战斗中英勇善战不怕牺牲。他参加过黄桥战役,盐阜地区反“扫荡”战役,莱芜、淮海、渡江等战役,曾荣获二级独立自由勋章、二级解放勋章。
    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抗美援朝开始,钟剑平由华东军区调任东北军区后勤部卫生部第一医管局政治委员兼主任、后勤部第四办事处政治委员、吉林省军区政治部副主任、沈阳军区装甲兵政治部主任(副军职)。1961年转业后,他先后任鞍钢党委副书记兼政治部主任,本溪市委副书记兼本钢党委书记,鞍山市委书记、鞍钢经理。1978年他在给女儿钟玉芳的信中说:“我是1960年秋由敬爱的周总理提出条件从部队抽几名领导干部加强几大钢厂工作人员之一。当时总理嘱咐两条:一要把解放军优良传统带到企业去;二要发动群众集中力量打歼灭战把钢铁生产搞上去。”他到冶金战线后,尽心尽力,尽职尽责,时时不忘周总理的嘱咐,将部队的优良传统和优良作风带到企业。开始,他协助王鹤寿贯彻落实《鞍钢宪法》,并结合鞍钢实际摸索出一整套的政治思想工作经验。后来,他主持鞍山市委和鞍山钢铁公司工作时,又根据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精神,确定了发展方向和具体目标,明确提出了新的发展思路;大力实施“低成本、高效益”策略,加大改革、改造工作力度,加大科研开发和结构优化力度,加强企业管理,强化资本运作等一系列新举措,为鞍山和鞍钢的不断发展作出了重要贡献。离休后,他热心关注鞍钢的改革和发展,积极参与关心下一代工作委员会工作,表现出老一代共产党员的优良品质和高尚情操。
    钟剑平文学基础较好,文笔流畅,加上丰富的生活经历,写出的文章和诗词都非常贴近生活,接近实际。但他只写别人不写自己,歌颂党和社会主义从不自吹个人,写的诗词多是在日记里、笔记本上,或在给女儿钟玉芳的信中。中国共产党诞生65周年时,他写了“往事堪回首,教诲铭心间”回忆陈毅军长二三事的文章。1993年,他针对少数人对皖南事变责任问题争论不休,写了“回忆皖南事变的前前后后”的文章,以见证人的身份谈了历史事实。在战火纷飞的年代里,他在日记和笔记本上写了上百首的诗词,如1947年他写的“日行数百里,马上加鞭催,日暮始住宿,鸡鸣独自炊”,形象地抒发了开封战役后的片断生活情景。1979年冶金部决定他带团去日本参观考察钢铁生产,他看后诗兴大发:“访日归来感慨多,钢铁差距奈若何?路正齐心加劲干,技术管理攀高峰。”
2005年1月30日,钟剑平在鞍钢逝世,享年89岁。2月1日,鞍钢党政领导、部分机关干部、工人群众向他遗体告别,遗像两边挂着挽联:“斩倭寇、灭蒋匪、驱美帝,戎马大江北南,跟党挥剑平天下;读马列、搞建设、求发展,历经冶金沧桑,一生清白留中华。”高度概括了他的一生。

版权所有©安徽省新四军历史研究会  皖ICP备14018638号-1
地址:安徽省合肥市红星路1号安徽省新四军历史研究会  电话:0551-2606853  邮编:2300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