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新四军人物介绍 >> 新四军人物卷3
苌宗商
  
来源:      作者:张长维      发布日期:2015-03-12      浏览量:72

    苌宗商,泗县北部苌圩人,原名锡琏,又名路沙。1896年12月12日,他出生于名门望族之家,叔兄伯弟中排行老九,其父雅号“老立”,晚清文秀才,闻名乡里。
    苌宗商幼时,受过私塾教育,聪敏好学,后求学于南京上江实业学校。1921年底毕业于泗县甲种师范讲习所,任过大庄小学教员、校长。时逢乱世,草寇蜂起,打家劫舍,生灵涂炭。因苌宗商生性刚正,深孚众望,1926年初被推举为泗县七区(四山)自卫团团总。期间,中共秘密党员王侠民在四山团练局从事文书工作,往来的地下党员多食宿于此,徐海蚌特委巡视员陈新然便是常客。苌宗商与王侠民、陈新然相处甚厚,故1930年夏泗县石梁河农民暴动中,国民党泗县县长张海洲令苌宗商率部参与镇压,苌宗商却巧与周旋,未从其命。农暴失败,县行委书记丁超伍等8人于唐沟一带被捕,押至四山团练局,应王侠民请求,苌宗商将他们暗中释放。
    1931年至1937年,苌宗商在家闲居。此间,他加入“安清帮”,借以发展实力,成为泗北有名望的开明士坤。自与中共秘密党员许步伦、许辉往来后,受其影响,他茅塞顿开,方从苦闷彷徨中惊醒。七七事变后,他毅然写信,要其在北大求学、婚期已定的独生子苌献境及表侄周士桥(字公轩)去延安抗大学习,可见其爱国热忱非同寻常。
    1938年初,国共合作抗日在皖东北已见端倪,中共党员戴季亢、朱伯庸、刘沛霖等在国民党泗县政府中发挥着重要作用。苌宗商出任四区区长,执政一方,以清廉自许。
    1939年6月,苌宗商在灵璧县长许志远部任财政科长。7月,张爱萍、刘玉柱分别以八路军高级参谋和新四军游击队政治部秘书的身份,由豫皖苏边区化装来到津浦路东,开展统战工作,创建皖东北抗日民主根据地,途中巧遇苌宗商。苌宗商尽力为他们提供帮助,是年冬,依据苌宗商的情报,苏鲁豫支队七大队孙象涵部在泗北大庄西边一带,将坚决反共的许志远部包围,一弹未发而将其2000余人马全部缴械。
    在共产党人的影响下,苌宗商由一个旧民主主义者逐渐转变为一个赞同并进而完全接受共产党的学说、主张的人,其变化是深刻而又显著的。国民党的腐败无能;日本帝国主义的侵略,泗城沦陷;以及救国救民的愿望,这些因素使他认清了形势,日益向共产党靠拢。泗北大地主张海生当了汉奸后,在苌圩子一带建立伪乡政权,请苌宗商命名。苌宗商提笔写了“修仁”二字,意思是说“你张海生认贼作父,为富不仁,应当修仁。”但张海生未察其意,竟将“修仁乡”的名字一直用到自己完蛋时为止。
    1940年2月29日盛子瑾出走后,3月24日在青阳镇成立了中共直接领导的皖东北抗日民主政权,由张爱萍、刘玉柱引荐,苌宗商正式踏上了革命征途,出任淮北行署财粮处副处长。1942年1月9日,由淮北行署副主任刘玉柱、淮北区党委组织部长吴植椽、宣传部长张彦共同介绍,经淮北区党委书记邓子恢批准,苌宗商加入了中国共产党。年底调任泗灵睢县长。
    当时,泗灵睢县处于开辟的初期阶段,尚无自己的地盘。境内敌伪顽匪的据点林立,共拥有武装万余人枪,且各有其政权作依托;而泗灵睢县只有百余人的武装,屈指可数的几个干部,求得立足的关键在于统战工作能否成功。苌宗商在泗北一带,不但在群众中有良好的影响,而且在上层人士中也有很高的威信。特别是他在地方任过团总,又曾是安清帮的老头子(念二),因此地方实力派、土匪、三番子等大小头目,对苌宗商均有些特殊关系,仰畏甚笃。这样,苌宗商便可利用他的特殊身份开展活动,使泗灵睢县的开辟工作进展顺利,减少损失。苌宗商到任后,集中力量,先做土匪的转化工作。他首先对土匪头子朱士林进行教育争取,朱表示对共产党在三侯家一带立足和开展工作,不反对、不扰乱,并保证提供方便。继而苌宗商又介绍泗灵睢县司法科长丁汝琛去拜三番头子王雨辰为师,开展统战工作,亦获成功。不久,泗灵睢县即建立了第一个公开政权――灵泗区,丁汝琛任区长。
    1943年1月12日,苌宗商在淮北区党委所在地、泗南县的张塘转为中共正式党员。从此,他斗志更坚。3月,伪顽合流的和平建国军团长曹老五部扩大武装,重修据点,阴谋反共,组织决定让苌宗商深入虎穴,到高集与曹老五谈判,进行争取和分化瓦解工作,但曹老五出尔反尔突然违约,拒绝见面,并要枪毙苌宗商。后经人向曹晓以利害,他只好放掉苌宗商。此后,苌宗商便与县委书记李任之商定了“歼曹计划”并报请四师主力协助。6月25日夜半,新四军四师十一旅三十一团一营、骑兵五大队一部,配合泗灵睢县独立大队,在滕海清统一指挥下,进入了伏击阵地。日出时分,果见曹部于曹圩子东门外操场上集合。这是苌宗商安插在曹部的我方“内线”人员事先约定好的借操练之名,将曹部引出据点。顿时我方发动攻击,往灵璧方向突围之敌恰好又撞到我骑兵的怀里,里应外合,一举将敌全歼。曹老五被骑兵砍掉半个脸,抬到母猪湖即死去。泗灵睢腹地除此大害后,乘势建立了濉南、濉北两个区的抗日民主政权。
    1944年3月6日夜,泗灵睢县独立大队配合四师九旅二十五团,攻下伪屏山区长张绍同据点后,盘踞在水牛刘家据点的伪泗县二区区长刘树西部百余人,惊恐万状。泗城日军派伪大队长曹兴才部,前往进驻增援。曹部仗势欺压刘部,矛盾很深,苌宗商洞察此情,写信派人送往“劝降”,吓得刘树西边派人向苌宗商、李任之联系,边把兵权交给区队长张兴礼,而他自己却借口向日军求援躲进了泗城。接着苌宗商派地下情报员许开金去张兴礼处开展工作,利用其私欲,唆张偷卖军粮40石、枪支若干给共产党。此事被鬼子察觉后,要严惩张兴礼。张兴礼向许开金求援。许说:“要想活命,只有去找苌宗商”。张兴礼只好就范,答应了苌宗商提出的条件。3月13日拂晓,四师九旅二十五团派12名侦察员,借伪据点加固工事之机化装成民工,混入水牛刘家伪据点。当夜11时主力部队到达,里应外合,未伤一兵一卒即占领了伪据点。同年打下夏圩据点,消灭伪睢宁三区区长夏默林部,也是苌宗商通过关系智取的。此后,攻克朱吊桥、河涯徐家伪据点,以及全歼伪睢宁特别区区长邱锡康部等等,都有苌宗商的智慧和精心的安排。
    苌宗商当时年已47岁,可以说是长者。但他对年仅24岁的县委书记李任之却很尊重,相互支持,合作共事,光明磊落,忠心耿耿,同心同德地奋战在这块斗争异常尖锐复杂的地区。这是开辟泗灵睢县工作取得胜利的重要因素之一。尤其在隐蔽游击时期,苌宗商作出了别人无法取代的特殊贡献。建立公开政权后,他在干群中的威望和影响所产生的能量也是很大的。1944年11月13日,泗灵睢县抗日民主政府在陶宅子召开了参军动员大会。成立县“独立团”,苌宗商作动员报告后,当场即有470人报名参军,并献出长短枪250支、小炮1门、子弹300排、手提式机枪l挺,真可谓“一呼百应”,数日内扩军1100名,超额完成了上级下达的任务,涌现出许多先进典型,《拂晓报》曾载文表彰。
    1945年9月15日,邓子恢代表淮北区党委在大庄宣布,任命苌宗商为华中第七行政专员公署副专员(住泗城)。
革命的需要就是苌宗商的奋斗目标。解放战争开始,1946年8月泗城失守后,他随部队撤到山东,先后任鲁中渤海支前司令部粮食部副部长,南下干部大队长,江淮二专署副专员(1948年),华东支前司令部蚌埠储运处处长,皖北行署财政副处长,为部队的胜利进军做了大量的后勤工作,贡献很大。新中国成立后,1950年4月1日任长江水利委员会下游工程局局长(住南京),1955年5月,改任南京浦口下关护岸工程指挥部副指挥长,1956年7月工程完成,调任长江流域规划办公室秘书长(住武汉)。1958年,苌宗商调任漳渭南水利管理局局长(住德州)。因为这里涉及山东、河北两省的几个地区,经常出现水利纠纷。苌宗商妥善处理解决了许多矛盾。1959年调任福建省省政府视察室副主任。革命需要他上上下下,辗转奔波,他都毫不犹豫地服从组织安排,不讲条件,不计地位,战争年代是这样,和平时期也是这样。
苌宗商于1972年离休回到泗城,1976年元月病故,安葬于泗城东公墓。

版权所有©安徽省新四军历史研究会  皖ICP备14018638号-1
地址:安徽省合肥市红星路1号安徽省新四军历史研究会  电话:0551-2606853  邮编:2300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