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新四军人物介绍 >> 新四军人物卷1
吕惠生
  
来源:      作者:      发布日期:2012-06-15      浏览量:91

王敏林

 

    吕惠生,安徽无为县人,1901 年出生。父亲吕仲藩中过秀才,一家仅靠父亲教书维持生活。在岳父的资助下,吕惠生在安庆第一甲种农业学校毕业后,于1922 年夏考入北京国立农业专科学校。1924 11 月,孙中山到达北京,左派国民党人空前活跃,吕惠生也被卷入了时代的潮流。对孙中山著作的研读,使他迅速地接受了资产阶级民主革命思想。不久,他由两位同学介绍,加入了中国国民党。

    1926 年冬,吕惠生大学毕业,回到无为县城,被左派国民党人组成的秘密县党部选为秘书。1927 3 月,北伐军开进无为,国民党县党部转入公开活动,与无为各界联合成立了“无为县临时行政委员会”,吕惠生被任命为委员兼第一科科长,参与执掌无为县的革命政权。不久,北伐军离开无为。4 月下旬,无为县的反动势力发动武装政变,封闭国民党县党部,逮捕县党部工作人员,宣布解散县行政委员会,并下令通辑吕惠生等左派人士。吕惠生等得到消息,携带县府大印连夜翻越城墙,过江赴芜湖找北伐军联系。

    形势缓和以后,吕惠生回无为任无为中学校长。此后,又曾执教于凤阳女中、池州乡村师范和宿州乡村师范等校。

    九一八事变后,国事日非,民不堪命。1936 年,早已对国民党绝望的吕惠生愤然退出国民党。七七事变后,吕惠生积极投入抗日救亡运动。他办起《无为日报》,宣传抗日救国,并参加了共产党领导的无为民众动员委员会。1937 11 月,共产党员张恺帆任中共皖中工作委员会委员,在无为从事恢复党组织的工作,领导开展抗日救亡运动。吕惠生闻讯登门拜访,两人谈得十分融洽。1938 年,吕惠生又与中共无为县委书记胡德荣和皖中工作委员会委员桂蓬接上关系。在共产党和新四军身上,他看到了国家的前途和民族的希望。

    1938 年底,新四军参谋长张云逸从皖南军部来到江北,组建新四军江北游击纵队。张云逸曾专门拜访吕惠生,与之共商抗日大计,使他受到极大的鼓舞。新四军江北游击纵队初创时期,武器与给养十分困难,吕惠生利用自己的社会声望四处奔走募捐,不遗余力地为之筹集粮饷弹药。在国民党顽固派对共产党、新四军制造磨擦事件时,他常以地方知名人士的身份参加谈判,坚决维护进步和团结,反对倒退和分裂,以公正不阿的仲裁,顾全了抗战的大局。

    在国民党顽固派掀起的第二次反共高潮中,吕惠生因积极参加抗日工作,他的姓名被列入国民党安徽省主席李品仙的黑名单。1940 2 月上旬,当无为县当局准备逮捕他时,他得到消息后,带着妻子和4个儿女连夜投奔新四军江北游击纵队。从此,吕惠生与共产党、新四军风雨同舟、安危与共。

    1940 4 月底,吕惠生被任命为淮南抗日根据地津浦路东各县联防办事处文教科长。不久,调任仪征县长。同年9 月,再调任路东八县联办的半塔联合中学副校长(方毅兼任校长) 1941 4 月,新四军皖南突围部队过江到达无为,后奉命和江北部队组建新四军第七师,开辟皖中根据地。吕惠生奉调任无为县长,负责组建无为县的抗日民主政府。

    1942 7 月,新成立的皖中参议会决定在无为县政府的基础上成立皖中行政公署,吕惠生被任命为行署主任。由于他一贯的进步立场,特别是参加革命后对党的事业的无限忠诚和热忱,经中共皖中区委宣传部副部长周新武和无为县政府秘书陆学斌介绍,于同年底光荣加入了中国共产党。

    皖中根据地是中国共产党领导的19 块抗日根据地之一。在敌、伪、顽的三面夹击中,皖中行政公署担负着头绪繁多的政务。对此,吕惠生无不克尽其职。他以高昂的革命精神,全身心地投入工作,实践着自己“鞠躬尽瘁,死而后已”的誓言。

    吕惠生经常轻装简从,戴一顶斗笠,穿一双草鞋下乡,深入农村宣传党和抗日民主政府的各项方针政策。在他的家乡无为县,只要听说是“吕三爷” (吕惠生在弟兄中排行第三,这是当地俗称) 来了,人们无不奔走相告,扶老携幼而来。他通俗生动、亲切实在的宣讲使父老乡亲们听得津津有味。他真诚地关心着农民群众的疾苦,交了不少农民朋友。他把深入群众过程中了解到的具体情况和实际问题及时带回机关研究解决,使皖中行署各方面的工作都开展得比较扎实。

    吕惠生很重视统战工作。他经常找地方上的一些上层人士做工作,以身说法地向他们阐述党和民主政府团结抗日的大政方针,晓以共御外侮的大义。他的积极工作,使抗日民主政府团结了一大批统战对象,充分发挥了皖中参议会的作用,有力地巩固和扩大了根据地的抗日民族统一战线。

    在农村工作中,他认真执行减租减息政策,提高农民的生产积极性。同时,他以极大的精力来从事根据地的水利建设。皖中抗日根据地最大的一项水利工程―――黄丝滩长江大堤退建工程,就是在吕惠生领导下兴建的。

    黄丝滩位于长江北岸,是无为县东乡的一段大堤。历代统治者都只知借修堤向人民派捐要款,不予认真修整。民国初年和1931 年,大堤先后两次出现险情,无为、含山、巢县、庐江、舒城和合肥等县洼地尽成泽国,人民惨遭浩劫。为了根除这一水患,受皖中抗日根据地党政机关重托,吕惠生主持了黄丝滩大堤的退建工程。

    黄丝滩工程委员会和工程局先后动员了无为、临江、湖东、含巢等有关地区民工21 万人。工程于1943 11 月底动工,至翌年5 月初胜利竣工。实际工作104 天,费1100 余万,挑土40 余万方。江堤全长13 华里,高2 丈,底宽12 丈,成为保护无为、巢县、和县、含山、舒城、庐江、合肥7 200 余万人民的生命财产,使300 万亩良田免遭水患的坚固屏障。在修建期间,日寇伪军不断进行骚扰,企图破坏大堤工程的开展。新四军七师提出了“武装保卫修堤”的口号,不仅派出大批部队参加修堤,并且屡次打退了敌伪的武装骚乱,保证了修堤工程的胜利完成。

    华中《大众日报》和延安《解放日报》也都报道了黄丝滩大堤胜利竣工的消息,表扬皖中抗日根据地政府领导人民所做的出色工作。

    黄丝滩长江大堤的建成,与领导这项工程的吕惠生的卓越指挥和努力工作是分不开的。在大堤修建过程中,他对工程的每一项计划和安排都瞻前顾后地多方考虑,权衡全部利弊得失后才作出最后决定。他严格地要求和检查工程质量,发现问题,立即予以纠正,决不姑息

宽容。在黄丝滩工程的长堤上,经常可以看到他骑着马四处奔波的身影。一有机会,他就卷起袖子与民工一起挖土挑泥。黄丝滩大堤的每一寸土地上都有他留下的足迹和汗水。

    为了表彰吕惠生为兴建大堤所作的杰出贡献,皖江党和人民决定将这条大堤命名为“惠生堤”,给了吕惠生以崇高的荣誉。

    除了黄丝滩大堤以外,皖江抗日根据地(1944 年底皖中抗日根据地改称皖江抗日根据地) 所进行的较大的水利建设项目还有无为县三闸―――季家闸、陈家闸、黄树闸的改建及和县境内的江边新桥闸的修建等,吕惠生都为之倾注了大量心血。如无为三闸的工程方案就是他亲自规划的,三闸工程的蓝图也是他草拟的。他还为根据地的水利事业制定了“地主出钱、农民出工”的基本原则,使皖中抗日根据地在严酷的战争环境中仍能坚持为人民兴利除害,帮助人民发展生产。

    为了全民动员,抗击日伪的骚扰和进攻,中共皖江区委提出了“武装抗日”、“保卫家乡”和“防奸防匪”的口号。1943 10 2日,皖中人民抗日自卫军成立,吕惠生任司令员,区党委副书记李步新任政治委员。“寓兵于民,寓兵于农”的方针,有力地加强了根据地的军事斗争力量。

    在根据地的财政经济、文教卫生等各项政务中,吕惠生也做了大量工作。行署大力兴办工厂,积极发展商业贸易,成立了人民自己的金融机构“大江银行”,发行了“大江币”,保护了皖中根据地人民的经济利益。抗日民主政府在搞好生产、发展经济的基础上合理地征粮

征税,在经济上做到了自给有余,不但保证了新四军七师的军需供应,而且向苏北新四军军部源源不断地提供了数量可观的钱财物资。在狼烟四起的战争环境中,皖江根据地恢复和开办了一批中小学和民办小学,民众识字班、农村夜校、冬学也很普遍。皖江抗日根据地欣欣向荣的大好形势,使它获得了“烽火江南鱼米乡”的美名。

    吕惠生经常深入基层实地调查研究。他到石涧集市调查过商品贸易情况,在严桥了解过农业生产的进度,考察过周家大山的深沟高垒工程,多次召开临江县村民会议,广泛征询群众对民主建政的意见。他的足迹踏遍了皖中各县。

    吕惠生呕心沥血地工作,政绩斐然。但他非常谦虚谨慎,对自己所做的工作从不满足,总觉得党和人民把他推上这样重要的领导岗位,而自己对革命还尽力太少。在1945 2 13 日的日记中,他感人地写道:“我深深知道,我是很不够格地担任这么一个名义和职务,党和首长们对于我总算是特殊又特殊,我再不加紧报以工作,我也是没有心肝……因此,三更灯火五更鸡,累断命根也不迟疑了。生命只是一条在此:干罢!鞠躬尽瘁,死而后已。”

    八年抗战,全国人民历尽艰难困苦,终于取得了胜利。为了避免新的内战,满足人民要求和平的强烈愿望,中国共产党作出重大让步,决定撤出皖江等8 个解放区。1945 9 月,皖江抗日根据地行政公署和新四军第七师奉命北撤。吕惠生因病不便陆路行军,带着家属和警卫员等10 余人从无为县河沟姚王庙渡口坐船由水路驶往江苏六合。船行至和县西梁山江面,被汪伪无为县长胡正纲拦截。敌人在一再勒索保释费后,释放了吕惠生的家属,把吕惠生辗转关进了国民党在南京郊外的六浪桥监狱。中共地下党和北撤中的新四军第七师得悉吕惠生被捕后,竭力设法营救,但均未成功。

    在狱中,敌人使用了各种手段来威胁吕惠生,吕惠生毫不为动。对为革命而牺牲生命,他早有充分的思想准备。他曾自誓道:“人当争取最后人格,洪承畴降清只是一念之差,我若陷于不幸,决不做洪承畴。”坚守着“清洁明白,死而无臭”的人生承诺,吕惠生在敌人面前威武不屈,视死如归。在法庭上,敌人问他:“你不怕死?”吕惠生骄傲地回答:“你可以问问,共产党中有几个怕死的?”敌人黔驴技穷,使出最后一招:“马上就枪毙你!”吕惠生冷冷地说:“那好,现在就请吧。”说着,往外就走,弄得敌人目瞪口呆,毫无办法。

    在狱中,吕惠生鼓励难友坚定斗志,宁死不屈。还利用敌人优待他的机会袁向下层士兵作革命宣传,敌人心劳日拙,无计可施,终于对吕惠生下了毒手。牺牲前,吕惠生在狱中托人传出遗诗一首:

忍看山河碎,愿将赤血流。

烟尘开敌后,扰攘展民猷。

八载坚心志,忠贞为国酬。

且喜天破晓,竟死我何求?

    因在战争期间,又是秘密杀害的,吕惠生牺牲的确切消息到19464 月,才传到驻在山东临枣线中部陶庄的新四军第七师。皖江子弟惊悉噩耗,无不痛哭失声。原皖江行署副主任、苏皖边区政府秘书长张恺帆含悲赋诗:

故国昔日忆初逢,正是山河破碎中。

执手啼嘘肝胆赤,丹心照耀海天红。

艰难敌后开新宇,慷慨江头尽厥忠。

汉贼未除遗恨在,长河幽咽钦英风。

    新四军第七师政委曾希圣也赋诗痛悼烈士,他盛誉吕惠生“举起了皖江民主旗帜”,“创造了皖江政绩的鸿猷”,是“党的优秀干部”,“皖江人民的领袖”。

版权所有©安徽省新四军历史研究会  皖ICP备14018638号-1
地址:安徽省合肥市红星路1号安徽省新四军历史研究会  电话:0551-2606853  邮编:2300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