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新四军人物介绍 >> 新四军人物卷1
刘奎
  
来源:      作者:      发布日期:2012-06-15      浏览量:140

朱东旭

    刘奎是个很富有传奇色彩的人物,尽管他身前死后的职位并不高,但他在皖南人民的心里却是一位真正的英雄。

    “打不死的刘奎”是皖南人民赠与刘奎最高的荣誉。

    刘奎,江西吉安人,1910 11 月出生。1926 年秋年仅17 岁的他就参加了当地农民暴动。1928 年参加湘南游击队,1931 年加入中国共产党。

    早在第一次国内革命战争时期,刘奎就跟随毛泽东和朱德在井冈山和中央苏区开展轰轰烈烈的五次反“围剿”斗争。最突出的是在1930 年初攻打吉安县城时,他担任主攻队队长,面对敌人十分坚固的工事和几道铁丝网的阻碍,果断采用火牛阵(在牛尾巴上扎上棉花浇上

汽油,然后点上火),让惊恐的牛群冲破铁丝网后,亲自带头冲进敌阵打进吉安城。红四军在毛泽东、朱德的领导下,乘胜在吉安、吉水等县广大农村发动群众,进一步扩大了赣南苏区,为此毛泽东兴奋地填词《减字木兰花・广昌路上》:漫天皆白,雪里行军情更迫。头上高山,风卷红旗过大关。此行何去,赣江风雪迷漫处。命令昨颁,十万工农下吉安。但就在这次战斗中,刘奎的手臂被敌人子弹打穿。

    第五次反“围剿”失败后,红军开始了长征。刘奎当时任湘赣独立五团第一营副营长,因当时受伤被留下同项英、陈毅等苏区中央领导同志坚守中央苏区。为掩护中央主力红军北上与敌奋战几个月,然后突出重围。

    这是历史对刘奎第一次严酷的考验。从那以后,刘奎和战友们各自为战,并在战斗中壮大红军力量,坚持了三年残酷的游击战争,直到1937 年抗日战争爆发。

    1937 年七七事变发生后,南方八省红军游击队开始组建新四军。刘奎作为湘赣游击队队长参加了新四军的组建工作,改编后任新四军第一支队二团三营副连长。新四军在组建成的过程中并非一帆风顺,除了国民党有蓄谋地阻挠迫害和制造事端杀害我新四军收编将士外,我红军游击队内部不少战士也“顽固”不化,不仅不相信改编事实,有的还草率地杀掉党派去做说服动员工作的同志,刘奎就为此救了陈毅一命。

    那是1937 年月10 月,陈毅奉命去湘赣边区寻找当时任中共湘赣省委书记的谭余保,并动员说服谭部改编。为了工作方便,陈毅乔装绅士模样,乘四人大轿,并有便衣护送来到江西棋盘山下。一行人到处打听游击队负责人谭余保下落,后在铁镜山陈毅终于找到谭。当时,谭部很少有人认识陈毅(因为不少红军老战士已在战斗中牺牲,新参加的战士根本不认识陈毅)。谭也不认识陈毅,但却知道陈毅的大名。认为陈毅这次来同他大谈国共两党合作之事,目的是来劝他投降的,是叛徒。谭在亲自审问陈毅后就要杀陈毅。陈毅急了,大声说:谭余保同志,你的言行要对革命负责,要对人民,对党负责。你不相信我可以派人到吉安、南昌去凋查。当时刘奎也在湘赣省一个游击区任队长,与谭经常来往并配合与敌人打过仗,谭在杀陈毅之前想到刘奎并派人把刘奎找来先指认这人是否真是陈毅。刘奎确认后对谭说:这人一定是陈毅,但是,是否是叛徒我就不知了。刘奎说:谭书记,这一次最好先不要再盲目杀人了,你已经杀了湘南一支队队长曹树良,现在陈毅亲自来了,一定是形势真的发生了变化,这样吧,等我带几个人下山打探回来再定夺。由于刘奎下山及时了解到国共两党第二次合作事实真相,谭很信任刘奎就释放了陈毅,使谭部得以顺利改编。

    1938 5 月,刘奎做为红军基层干部进入新四军教导营学习。同年7 月,他和战友护送叶挺军长到南昌后,听从叶军长指示,谢忠良等十几位同志去湖南衡阳国民党中央军官学校学习工兵,毕业后回到皖南在新四军教导总队第一大队三中队任排长,1939 年任教导二大队副队长,同年12 月任教导总队工兵队队长。

    1938 年春,周恩来来皖南视察时,刘奎曾几次率保卫人员护送周恩来,并保卫周恩来到很远的地方去看望放哨的战士。路上,周恩来询问了他的出身和革命的经历后,勉励他要好好学习,要能经受住战争的考验。这一切对刘奎来说都是终身难忘的。

1940 9 月底,司令部根据叶挺军长指示:把一些有战斗经验,有战术修养的干部调到参谋的岗位上来。于是同年10 月,刘奎从教导总队调到军部任参谋遥不久,日寇就调集5000 余人对皖南进行第二次“扫荡”。叶挺军长亲自赶到汀潭以北,戴家会和三里店以南选好战场,在日军必经之路布下新四军一个团,并按要求修筑好工事。叶挺在检查工事时,当时作为军部作训科参谋的刘奎也随叶挺在现场。叶挺指着一些地形突然对身边的刘奎说:爆破专家,你过来,我们能不能在敌人必经的大路左右两侧一些不为人注意的小道上埋好地雷,敌人前来进攻时,我们用火力把敌人赶下大路后,敌人必然会上小道进攻我们,这样敌人正好中计。叶挺又说:地雷威力大,对敌人的威胁力和杀伤力都很强,它能帮助我们给予敌人致命的打击。刘参谋,两年前你送我回广东时,我派你们学的一套爆破技术,今天可要发挥作用啦。

刘奎按照叶挺的指示,把教导队原来自己领导的工兵们集中起来。叶挺军长做了短暂的动员后,工兵们按刘奎指示来到阵地,两人一组分别指导战士们为保卫云岭军部布下了地雷阵。特别在左坑的战斗中,刘奎和工兵们就是这样利用学到的工兵军事知识,灵活机动地在日寇进攻路上布下地雷阵,炸得日本鬼子人仰马翻,给日军沉重的打击。随后刘奎又率工兵连战士参加了枫坑截击战和泾县城的保卫战,直至把日本鬼子赶出泾县。

    1941 1 4 日,震惊中外的皖南事变的发生,是考验每一个新四军战士对党是否忠诚,能否为国家,为民族利益,为革命献身的试金石。当时刘奎作为军部参谋,和新四军战士与国民党顽军8 万余人激战七天七夜也未能脱出重围,便领着几个被冲散的战士在濂坑一带活动。

    由于刘奎精明强干,有着丰富的游击经验,很快与泾县县委书记洪林接上了关系。刘奎腿长勤快,主动经常在外面跑,帮助收容新四军突围人员,通过长坑地下党同志寻找到项英的下落,并于当天晚上,从濂坑石牛坞姜其贵那里了解到他家后面的赤坑山蜜蜂洞十分隐蔽,

便把项英和周子昆送到蜜蜂洞。

    这期间,刘奎和项英的几个警卫员李德和、郑德胜、包子(夏冬青)等十几人以及其他突围后来到这里的近80 余名新四军战士在一起分别住在山下。刘奎曾问过李德和、郑德胜和包子:你们怎么不同首长住在一起?他们不满地告诉刘奎:首长现在很信任刘副官,不让我们在他身边。听政委说刘副官力气大,枪法又准,又打过游击,出了问题他还可以背政委走。现在刘副官就一直跟着首长,我们有什么办法。

    这期间刘奎依旧整天上下奔波,为首长警戒,送吃送喝的,同时还为战友们张罗。有一天,刘奎上山向项英汇报侦察继续突围去江北的路线问题时,见刘厚总不在,就建议让他的警卫在身边可靠些。不知为什么,这事被刘厚总知道了,因此对刘奎耿耿于怀。

    有次刘奎冒着生命危险和当地游击队下山弄来不少锅巴送给项英和周子昆。刘厚总怂恿项英要枪毙刘奎。理由是,刘奎一定投了敌,不然他怎么能弄来这么多锅巴。在这么一个生死关头,人的心态和情感都是十分脆弱和敏感的,任何一点可疑的行为都可能遭遇杀身之祸。

好在周子昆信任刘奎,他说:刘参谋不是那种人,我相信他。这样,才没有被刘厚总借机报复。

    3 13 日,项英、周子昆不幸惨遭叛徒杀害时,刘奎和项英的警卫员郑德胜从外面执行任务回来,当听到战友们说到好像山上有枪声时,刘奎马上敏感到掩蔽在山上的首长可能出事了,便约郑德胜一同上山看看。

    两人刚出山棚不远,就见刘厚总来了。刘奎问刘厚总:山上怎么有枪声?刘厚总谎说他没有听见枪声。哨兵说好像就是枪声。刘厚总说一定是风雪压断大毛竹的声音。然后对李德和说:根据项政委的指示,今晚我俩要去铜山一趟,我们现在就走(也是项英被害之前已经商定好的)

    刘厚总和李德和两人一走,刘奎就有一种不祥的预感。两人还在疑惑之中,突然李德和气喘吁吁地跑来说:刘厚总叛变了。李德和带上几名战士下山追捕刘厚总时,刘奎和郑德胜两人来到蜜蜂洞时,果然发现项英和周子昆已经牺牲了,周子昆的警卫员黄诚身负重伤,同

样倒在血泊之中。经检查只有黄诚一人还活着。黄诚醒来见首长死了,自己也受了重伤,就叫刘奎给他一枪。刘奎说:黄诚,你不要这样,不管有多么困难,我们的革命同志只要还有一口气也要革命,我也要救你。把黄诚扶到洞外后,三人目睹项英、周子昆遗体,刘奎当机立断,估计刘厚总投敌之后一定会带敌前来。刘奎和郑德胜两人分别背着项英和周子昆的遗体转移到别处一个山崖下。这时军部侦察科长谢忠良等人也赶来,大家分别用木棍和手扒开碎石掏开一个大坑把两人掩埋,然后压上石块再撒上枯技败叶,做上记号后谢忠良说:等革命胜利后,我们再回来取。项政委穿布鞋容易烂,周副参谋长穿皮鞋,三五年也不会烂。大家都要记住这个地方,将来我们这几个人总有两三个人在的。之后,大家背着受了重伤的黄诚挥泪而别。(1953 年,由毛泽东指示,周恩来亲笔写信将刘奎从朝鲜战场调回国内,指派他去皖南查寻项英、周子昆的遗骨。刘奎不负重望,在当年项、周牺牲地将他们俩人的遗骨送到南京雨花台,现叫菊花台安葬。)

    由于刘厚总的叛变,使本来事变后,绝大部分国民党军队已经撤走,大规模搜山行动基本上停止,呈现出的一种相对平静的环境,现在又一下子紧张起来。刘奎十分痛恨刘厚总,一直想干掉刘厚总。当天,刘奎找到泾县县委书记洪林并同他商量,估计刘厚总会带敌人前

来寻找项英、周子昆的遗体去邀功领赏,趁机干掉刘厚总。他的想法没有错,果然在4 28 日刘厚总带着旌德特种工作队队长陈思新和十几名国民党士兵来到泾县濂坑石牛坞村。

    当时刘奎、洪林、尹德生三人正在姜其贵家研究,得到消息马上从屋后上山。由于山道极陡,必须攀附葛藤才能上去,估计快到蜜蜂洞时,被敌人发现了。刘奎他们三人原想在洞口截住刘厚总将他干掉,还想同敌人再干一场,但又怕与敌人一交手,暴露了正在这里隐藏的许多新四军战友,招来更多的敌人搜山。三人只好下山,但仍然不甘心,便在敌人下山必经之路埋伏起来。结果等了一天也无结果。第二天才知道,敌队长陈思新带人进了蜜蜂洞,没有发现项英、周子昆的遗体,便指挥士兵分头草草搜索一下,从另一条山道去了。星潭刘厚总没有见到项英、周子昆的尸体,也因心虚趁机悄悄地潜逃了。

面对突发事件,当时隐藏在这里的新四军军部作战科长李志高,侦察科长谢忠良以及罗湘道、杨汉林、胡金魁、刘奎等人组成临时党支部。李志高任临时支部负责人,决定马上向江北无为转移。

4 月初一天,刘奎从外面回来时参加了由李志高主持的一次支部会。李志高在会上说:我们马上准备过江,现根据皖南地方党组织要求,从我们突围人员中留下几名军事干部,指挥和协助皖南地方党组织筹建游击武装。谁愿意留下来?

    当时会议开得比较沉闷。刘奎性情急躁,见大家都不开口,就有意出去一下以回避当时难堪的场面。一会儿刘奎从外面回来问:定下来了没有?

    李志高站起来就代表临时支部说:刘奎同志,临时支部决定把你留在皖南打游击。你同意吗?

    当时刘奎一听头脑一炸。军部干部那么多,为什么单单把我一人留下来?面对形势再次恶化,国民党顽固派几万正规军不间断地搜山,还有多如牛毛的便衣特务、土豪劣绅组成的民团保安,而我党在皖南的武装力量由于“ 事变” 几乎损失殆尽, 留下来也就是意味着

死・・・・・・

    并不是说刘奎怕死。记得在当年第五次反“围剿”失败,红军主力长征后,刘奎照样留下来与坚持中央苏区的同志一道出生入死地与国民党硬是打了三年的游击战争,从来就没有畏惧过。刘奎想不通,他是多么想突围去江北,与战友们并肩同日寇作战,于是刘奎直率地

请求领导,允许他考虑一下再定。

李志高鼓励他:你是红军出身,有一定作战经验,叶军长很信任你・・・・・・因此支部才决定挑选你・・・・・・另外还有李建春和负伤的黄诚・・・・・・在这里,你当大家面表个态吧。

时间过了好久,好久,面对支部其他负责人谢忠良、杨汉林、胡金魁等人一言不发的状态,一种无言的压力和对革命的忠心耿耿使刘奎感情激动起来,他站起身口气坚决地说:既然支部已经决定了,好吧。我是一个共产党员,要服从党的分配,我可以牺牲个人,保存整体,但有三个建议:第一,多留下弹药给我们。第二,你们过江后要求上级党领导机关即派人与我们联系,不断地对我们工作作指示。第三,我们一定会在皖南坚持斗争,任何情况下坚决为党奋斗到底,绝不投降敌人,如果我们在斗争中牺牲了,将我们的历史向党报告一下,使党能够了解我们是在留下坚持皖南斗争中牺牲的。

    刘奎就这样从同志们手里接过七块大洋,还有几十发子弹,含泪送走同志们突围去江北之后,一个人来到濂坑找到李健春和正在养伤的黄诚。几天之后,经过一番合计和组织,加上地方党组织干部,在仅有8 个人、武器只有三条半枪(半枪意思是:枪筒后没有木把)的情况下,成立了皖南新四军游击队。刘奎任队长,李健春任指导员。从此,刘奎就离开了新四军正规军队,遵照陈毅等军部领导人命令,坚守皖南并以新四军皖南游击队的名义与敌人展开艰苦卓绝的,残酷的斗争。在这一段时期里,皖南游击队在刘奎的带领下,以自己的生命与鲜血的代价重振了皖南事变之后笼罩在皖南人民那种悲观失望的情绪,唤起了皖南人民继续与敌人斗争的信心和勇气,保护了皖南籍的新四军战士家属的生命安全;收容了大批失散的新四军战士,然后秘密地护送到江北新四军七师和其他的新四军部队,补充新的兵源;随着游击队武装力量不断地扩大和发展,在建立典型的两面政权的同时,创造了梅花式的游击根据地,在抗战时期牵制了日本一部分兵力,在解放战争时期牵制了国民党几个师的兵力。

1942 8 月,刘奎奉命和胡明、洪林、尹德光等8 人过江到皖江区党委和新四军七师汇报工作,在白茆洲见到了副师长傅秋涛和皖江区党委书记李步新部长(当时政委曾希圣,代师长谭希林均去苏北新四军军部开会),傅秋涛代表七师党委和皖江区党委对他们坚持皖南地方的斗争给予很高的评价:皖南的地方党组织在皖南事变后的恶劣环境中,坚持了斗争,保存了党的力量,并创建游击武装,开展了游击战争,这是一个很大的胜利・・・・・・皖南游击队在皖南山区开展的斗争,不仅在政治上有重要意义,在军事上也有很大影响。皖南是安徽省抗日战争的前线之一,黄山又是宁沪杭地区外围三大山脉之一,它与皖西的大别山,浙西的天目山,都是控制宁沪杭的重要战略地带。国民党顽固派制造的皖南事变和向皖南游击队进攻的罪恶目的之一,就是想消灭皖南的新四军,控制皖南地区,以便与日伪势力配合,进攻我苏浙边区新四军第六师和皖江地区的游击队。皖南山区的党和游击队坚持并发展这一地区的斗争,就好像是插在皖南反动派身上的一把钢刀,这对于配合六师和七师的抗日斗争有着十分重要的意义。

在这次汇报过程中,刘奎本来是要和尹德光一起留在师部的,但皖南游击队离不开他,最后还是再次回到皖南坚持斗争,部队从当时的8 个人一直发展到2000 余人,直到坚持和配合解放军大军南下横渡长江解放皖南。

    “打不死的刘奎”,是他对党赤胆忠心的写照,是皖南人民对他对敌英勇斗争最好的赞誉。

    是的,刘奎在革命斗争中真是身经百战,先后九次负伤,他的的传奇经历,在这篇短文里是无法书写的。记得同他在一起打游击的同志们回忆刘奎的战斗经历时都说:无论哪次战斗,像打庙首,打泾县乌溪,打谭家桥,打石台的横迁渡、扬坑,只要打不下来时,上级必

然要调他或让他指挥带领部队去打,直至消灭敌人。

    最艰苦的是1942 3 月初,由顾祝同、上官云相策划,陈淡如亲自指挥国民党五十二师一个团,还有新七师、一四五师各一个团,加上自卫队、便衣队共二万余人向皖南游击根据地进行大规模的“清剿”。这是刘奎在皖南坚持游击战争中最残酷的一次大“清剿”。国民

党军队分别向泾县的铜山、濂坑、太平的樵山、木广坑、旌德的黄高峰等地发动猛烈的进攻,并采取“三分军事,七分政治”的清剿战术,除进行经济封锁和政治诱骗外,同时大搞移民并村和执行三光政策・・・・・・战斗的残酷性实在难以想像。皖南游击队在被敌分割包围的

情况下各自为战。刘奎率领的皖南游击队在这次反“清剿”斗争中,部队损失了三分之二。刘奎在一次突围中,刚在大路边一个姓江的人开的茶棚里吃茶,突然遭到两个便衣敌人的围攻。刘奎飞快一脚踢倒一个,刚一转身另一个敌人的手枪对准刘奎胸口就是一枪,只听见

“啪”地一响,碰巧这一枪哑火了,刘奎冲出了虎口。

从此,皖南人民互相传说:刘奎有神灵保佑是打不死的。

而刘奎却经常说:我们每个活下来的共产党人,都是人民群众和革命烈士用鲜血和生命换下来的,我们是人民的儿子,要永远为人民而生,为人民而死,把自己的一切献给党和人民。

    虽然刘奎逝世至今已经二十七八年了,但刘奎以自己的生命与热血,为了民族解放和人民解放事业谱写了一曲赞歌,皖南人民是永远不会忘记他的,他的生命将在皖南与山水同在,与日月同辉。

    刘奎,1952 年至1960 年,任安徽省军区副参谋长;1961 年至1963 年任解放军总后勤部皖南基地主任;1963 年至1969 年仍回安徽省军区任副参谋长;1969 年至1979 年,任安徽省军区副司令员兼省国防工办主任、党委书记。1979 8 1 日,在合肥病逝。

版权所有©安徽省新四军历史研究会  皖ICP备14018638号-1
地址:安徽省合肥市红星路1号安徽省新四军历史研究会  电话:0551-2606853  邮编:2300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