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新四军人物介绍 >> 新四军人物卷1
孙宗溶
  
来源:      作者:      发布日期:2012-06-15      浏览量:535

丁弋

 

    孙宗溶祖籍安徽省太平县(现黄山市黄山区),祖父时迁居芜湖做生意。他1916 年出生于芜湖。

    孙宗溶幼年读了七八年私塾,后因家贫辍学。1931 年随家迁居宣城谋生。其父送他到药店做学徒,因反抗老板虐待离开。他渴望继续读书,1932 年夏,入宣城皖南中学,品学兼优,主要靠奖学金、几位老师资助和父亲的微薄收入完成了初中学业。之后,考入宣城高级师范。该校在大革命时期,著名共产党人恽代英、肖楚女等曾在这里教书,留有革命的种子。在宣师语文教师朱人瑞等进步老师的影响下,孙宗溶读了鲁迅、郭沫若、茅盾的一些作品,也读过《天演论》、《民约论》和其他进步小说,思想受到启发。

    1937 7 7 日,卢沟桥事变爆发,日本军国主义发动了全面侵

华战争。11 月下旬日寇轰炸宣城。12 月上旬宣师解散。12 月下旬孙宗溶与同班同学朱传德等四人流亡到武汉,找到了朱人瑞老师。当时武汉是抗日活动中心,国共两党均有宣传抗日的书籍。孙宗溶读了《西行漫记》、《中国共产党十大救国纲领》,受到教育,经过比较和思考,决心去延安。朱人瑞托人介绍孙宗溶、朱传德、焦恭士3 人到八路军驻武汉办事处提出要求,经批准到延安抗大学习。由八路军驻西安办事处安排,1938 2 月中旬启程。途经黄帝陵时,孙宗溶作七绝二首,写道:“遍地烽火遍地血,中原忍令敌猖狂。”“我今投笔延安去,烈火狂澜献此身。”表达了他投身革命的决心。

    1938 3 月初,孙宗溶等抵达延安抗日军政大学,经校部考试后,他被分配到抗大第四期三大队二支队学习。经过系统的马列主义学习和军事训练,他的思想觉悟和军事水平很快得到提高。4 月加入民族解放先锋队,6 月加入中国共产党。8 月他从抗大毕业,分配至皖南新四军军部,又由中共中央东南分局派至皖南特委工作。

    孙宗溶在特委青年部任干事,同时任苏浙皖赣民先总队宣传部长并负责特委党员训练班工作。当时的特委负责人多数是老红军,对青年干部很爱护和帮助,他在老同志带领下,工作任务完成得很好。1939 1 月初,特委调孙宗溶任泾县县委青委书记。当时县委党的工作处于半秘密状态。县委的群众工作,以章家渡、茂林、汀潭等镇为中心,带动周围的乡,发动群众参加农、青、妇抗会起来抗日,拥护新四军,密切了军民关系。他还分管汀潭区委工作。这是孙宗溶做党和群众工作的良好开始。

 

    1939 4 月,中共皖南特委派罗白桦、孙宗溶到宣城孙家埠开辟党的工作,孙宗溶改名孙凡园。两人被安排在区动员委员会,以干事身份开展抗日工作。他们在孙家埠最初依靠江涛和他支持抗日的亲友,依靠党的统战政策,站住了脚跟。

    不久,罗白桦、孙宗溶、洪琪3 人组成宣城党的特别支部,罗为书记,孙宗溶为委员。他们充分利用动委会名义组织发动群众,宣传抗日救国主张。孙宗溶兼任亲睦乡乡队教官,定期给乡民、士兵上课,讲抗日救国的道理。他借学习之名深入到孙家埠潘筱庵老先生家私学里,与20 多名学生交往,这批青年很快成为青抗会骨干,其中有些成为党员和干部。他广泛接触积极倾向抗日的中学同学,吸收他们参加动委会搞宣传、办墙报等活动。有的同学及时通报国民党特务活动情况。同学秦传家的父亲及时告知孙宗溶,国民党特务要到桂峰乡搜捕,使他免遭不测。

    孙宗溶等站稳脚跟后,把工作重点放到农村,在孙家埠各个乡成立了农、青、妇抗会,农抗会的声势最大,约有四五千人。桂峰、亲睦、佳山等乡80%以上的农民参加农抗会。他们还以动委会的名义多次召开全区的农、青、妇抗会的群众大会,深入动员群众起来抗日。   在此基础上,发展党员,第一批吸收江涛等5 人入党,不久,孙家埠农村党员人数达100 多人。桂峰乡的党员掌握了10 余条枪,是最初的一支抗日武装。

    9 月,宣城党的特别支部改为宣城县工委,罗白桦为书记,孙宗溶、洪琪为委员。孙家埠的抗日活动引起国民党县政府的注意,他们派来反动的区长,调国民党一○八师一个营驻扎,一个连长住进三星牛行(党的重要交通站) 进行监视。10 月,国民党开始限制共产党的抗日宣传。孙宗溶等得知国民党第三战区密令县政府调查孙宗溶、罗白桦的消息,他们及时作了应急准备。孙家埠的形势日渐紧张。

    10 月,皖南特委陆续调回罗白桦、洪琪等同志,任命孙宗溶为宣城县工委书记,留下坚持。在严峻的环境下临危受命坚持斗争,是组织对他的信任,他深感责任重大。他与江涛等分析了孙家埠的斗争形势,将工作方式由半公开和半合法转人隐蔽活动。他转移到桂峰乡嵇村,以教师身份为掩护,深入群众继续宣传党的抗日主张和发展党员。年底,宣城党员人数接近300 人。

    1940 1 月,中共皖南特委决定成立宣城县委,孙宗溶为书记,江涛等为委员。上半年,县委在桂峰、亲睦、佳山3 个乡建立了区委,分别配备了区委正副书记,建立了30 多个党支部,党的工作局面逐渐展开。下半年,国民党第二次反共高潮开始,宣城国民党顽固派开始搜捕共产党员。县委决定,将身份暴露的党员分批送到新四军军部学习,江涛等撤到军部;让身份未暴露的党员暂时投亲靠友,以防意外。孙宗溶转移到水东山村杜姓农民家暂住。11 月,敌人在桂峰乡嵇村未搜捕到孙宗溶,―个早上接连暗杀了3 个人,其中一人就是共产党员、桂峰乡乡长何立真。国民党的倒行逆施并没有吓倒抗日战士,孙宗溶等继续在农村坚持斗争。

 

1940 12 月下旬,特委书记李步新来信,要孙宗溶速回特委。李步新向他传达了中共中央东南分局的决定:建立秘密的皖南特委,在新四军军部撤离后,留在皖南坚持斗争,新的特委书记是黄耀南(原特委宣传部长),并决定孙宗溶任特委委员兼南芜宣中心县委书记。在征求他的意见时,孙宗溶认识到这是又一次临危受命,将要面临更为艰难的斗争,表示坚决服从组织决定。次日东南局另一负责人找孙宗溶谈话,使他进一步认清了斗争形势,明确了新四军撤离后皖南党的斗争方针和任务。他随即返回宣城,交代了县委工作。根据特委决定,组成以彭海涛为书记的新的宣城县委,并要求他们以合法身份深入到群众中隐蔽活动;整顿党的组织保证不受破坏;在新四军部队过境时积极援助。孙宗溶决定再回皖南特委机关。这时从孙家埠到云岭途中,布满了国民党的明岗暗哨,路途危险。他毅然一人前往。

孙宗溶到达特委机关时,正值1941 1 1 日。由于军部机关即将移动,半夜,李步新要他随交通员到旌德县胡明处暂住,等隐蔽在休宁县城的黄耀南与他联系后,再回南芜宣驻地。经过一夜崎岖陡峭的山路,次日与胡明会合,孙宗溶住在旌德南乡王家庄。他们立即和黄耀南取得联系,同时还将上级党组织的指示精神传达给南芜宣、泾旌太地区党的组织,对新四军撤离皖南后环境可能恶化,各地如何保存组织,防止敌人破坏等工作作了部署。4 天后,晚南事变发生。孙宗溶在追忆当年情景的诗中写道:“忽报泾南鼙鼓急,九千将士战犹

酣。”“茂林东望峰犹赤,仿佛当年砍杀声。”

    皖南事变后,旌德形势日趋严峻。胡明、洪琪夫妇和孙宗溶先从王家庄转移到黄石岩的狮子洞隐蔽,国民党江村乡公所的江端带武装来搜山时,又转移到更为险要的大山草棚里,前后住有3 个月。山洞冬夜寒冷,衣单被薄,夜不成眠,就靠烧火取暖。有时洞外大雨,洞内小雨,他们就撑着伞睡觉。有时没有吃的,就在山上采摘蕨菜根当饭菜。山洞虽苦,斗争紧张,但是培养了他们的革命乐观主义精神。白天,他们在山洞里学习有关马列和毛泽东的著作,坚定斗争必胜的信心。有时晚上,胡明、孙宗溶下山分别与旌泾太、南芜宣县委来的交通员了解情况并布置工作。狮子洞实际成为临时的战斗指挥部。这时国民党顽固派疯狂地破坏皖南地方党组织。由于皖南地方党组织在皖南事变前后,按照上级党的部署采取紧急措施,同国民党顽固派的破坏作坚决斗争,大多数地方党组织损失较小,保护了新四军的家属,新四军突围出来的失散人员千余人,得到了地方党组织的援助。不久,孙宗溶又通过宣城县委打通了与南芜宣县委、突围到江北的李步新以及苏皖区党委书记邓振询的联系。

    3 月下旬,旌德县江村乡公所在王家庄一带逮捕了几个党员和群众,狮子洞已经不安全了。孙宗溶和胡明一面积极营救被捕者,一面又转移到绩溪县的戴家滩,住在党员汪天泰家里(汪开个杂货店,担任国民党的“保长”,同年10 月被国民党反动乡长秘密杀害)。

    一天夜里,泾县县委书记洪林来信告知,有一批新四军突围失散干部在地方党组织的掩护下,分散隐蔽在樵山山里和群众家中,他们要求特委来人协助突围。胡、孙商定由孙宗溶作为特委代表前去。当夜他向樵山出发。孙宗溶与洪林见面并得知失散的干部有七八十人时,

深感在皖南事变中,这批同志保留下来,是我党我军的宝贵财富,帮助他们迅速突围,是极为重要的政治任务。孙宗溶与他们中的10 多位负责同志见了面,听取了皖南事变经过、项英和周子昆被害情况以及他们分散隐蔽、逐渐集中与地方党组织取得联系的经过介绍,他们并向3 个月来支持和掩护他们的地方党组织和群众表示深切感谢。大家虽是初次见面,但是同生死共患难的战友情谊很快融合在一起了。这些负责同志中有:李志高,新四军参谋处作战科科长,行军时是一支队的副支队长;谢忠良,新四军参谋处侦察科科长,事变前夕,调任二支队参谋长;还有军直政治处主任杨汉林、五团二营副营长(教导员) 马长炎、五团二营营长陈仁洪、一团二营营长李元、新四军军需部部长罗湘涛、曾任皖南特委妇女部长李桂英、新四军驻上饶办事处主任胡金魁等。孙宗溶根据当时的敌情,与他们研究确定了突围路线。这条路线由章家渡附近渡河,经中村附近和泾县、南陵交界的山地,然后插向繁昌,再渡江到江北无为。有利条件是:章家渡及其以北地区仍属川军一四四师防地,该师反共不坚决,战斗力不强;群众条件好;这一路线是山地和丘陵,地方干部熟悉,大约3 个夜晚就可以到达江边。孙宗溶立即写密信给负责接待突围指战员的李步新,请在繁昌江边安排接应。洪林派交通员将信送到江北。同时,对少数随这批干部突围行动不便的同志另派人护送出去。孙宗溶在樵山随李志高、谢忠良等一起行动,过着游击队的生活,每晚住地都要转移,有时就睡在群众家晾茶叶用的大竹匾子里,脱下棉衣当棉被,从他们那里学到红军游击队的工作方法和优良传统。他深感今后将不能以合法身份活动,需要上山打游击,便向李志高、谢忠良等提出能留下几个军事干部和少数枪支,帮助皖南地方建立武装,他们答应安排。之后,留下刘奎、李建春、黄诚等,帮助皖南党组织开展武装斗争。突围干部于4 10 日出发,4 13 日在繁昌江边得到接应,顺利到达江北。

 

    1941 4 月初,皖南特委书记黄耀南通知孙宗溶去休宁会面。时值清明,出城烧香祭祖的人多。他们在休宁东门城外一片坟地里谈话。孙宗溶汇报了几个月的工作情况,黄耀南讲了皖南事变后长江南北的斗争形势后指出,新四军第七师组建后,皖南斗争有了依靠,皖南特委机关要移到江北无为的白茆洲,李步新任书记,黄任副书记,孙仍是特委委员兼南(陵) 芜(湖) 宣(城) 中心县委书记,要他立即前去开展工作。

南芜宣是皖南平原地区,一部分属国民党统治区,一部分属日伪占领区。1938 年夏至1940 年底,新四军第三支队和皖南特委在这里建立了南芜宣县委。皖南事变后,县委转入秘密工作状态。

4 月,中共南芜宣中心县委成立,孙宗溶任书记。下设南芜宣、泾南、宣城3 个县委和宣北地区工委。在中心县委领导下,恢复和整顿了南芜宣地区的党组织,还向芜湖县的敌后地区发展了党组织,为以后开展敌后武装斗争打下了基础。南芜宣县委的活动范围达到奎湖、马园、林都圩、十连圩、埭南圩、陶辛、易太、湾址、善瑞及金宝圩―带地区。泾南县委活动范围达到金家阁、蒲桥、奚家滩、马头(泾县) 以及宣城西部部分地区。宣城县委以孙家埠为中心,活动范围达到东部山区以及洪林桥、双桥、杨柳铺等地。但整个地区形势仍然紧张。孙宗溶多次遭遇险情。1941 5 月间,他在南陵奚家滩附近的住宅,被国民党乡公所搜查;1942 1 月间,孙宗溶去特委汇报工作,沈鹰(中心县委书记) 送他。在芜湖施家渡与国民党敌后土匪武装遭遇。因他俩随挑米的农民同行,沈又穿绸面棉袍,被当作米商扣留一天,企图敲诈,经芜湖县委营救保出。1942 3 月间袁孙宗溶与金厚初(县委书记) 从特委返回途中,在芜湖鲁港镇遭遇伪警察搜查,因查出带有伪法币,被扣留数小时,经罚款放行。同年春,泾南县委遭到破坏。各县委均坚守阵地,宣城县委开始了隐蔽的武装活动,镇压了叛徒,芜湖方面加强了敌后工作。

    1942 7 月,孙宗溶奉调回皖南特委任组织部长。南芜宣地区机构有所调整。1943 3 月,皖南特委改为皖南地委,孙宗溶为地委委员,仍担任组织部长。1943 年夏任宣传部长。1943 9 月至1944 10 月,孙宗溶在华中局党校参加整风学习。

    1944 12 月,皖南地委由江北移到繁昌。由于当时中共中央有在长江以南发展的计划,南芜宣地区有向东发展打通苏皖联系的任务,所以必须尽快地恢复和发展南芜宣地区的武装斗争。1945 1 月,孙宗溶奉命回到南芜地区组建南芜县委任书记,金厚初任副书记。他初到时,南芜地区的武装斗争基本处于停顿状态,活动范围缩小到只有芜湖的十连圩、埭南圩和南陵的少数地方。敌情非常复杂,除敌伪军外,还有国民党敌后武装、地方反动武装、反动大刀会,斗争局面艰巨。面对这种形势,县委决定将南芜地区剩下的20 多人和19 条枪,编成3 个分队,积极出击,先攻打了几处伪乡公所,都有缴获。斗争的局面逐渐打开,活动范围逐渐扩大,南陵可以活动到林都圩、太丰圩、七连圩;芜湖可以活动到敌后地区。接着攻打比较反动的伪乡公所,收缴了竹丝港、肖家渡、杨家渡、王埂、新屋基、清水河、善瑞等伪乡公所的枪支,武装了游击队。1945 4 月成立了南芜游击大队,之后成立了南芜总队,孙宗溶任总队政委,傅家盈为总队副。这期间得到皖南支队的主力临江团的配合,经常参与的有团参谋长谢长华等,共同攻打了芜湖、南陵的一些日伪军以及反动的大刀会,在大半年中,先后作战40 余次,拔除了很多日伪据点。但有一次攻打马家园的大刀会失败了。经过总结教训,改变斗争策略,坚决打击极少数最反动的大刀会,争取不太反动的大刀会,如争取了芜湖万春圩大刀会的头子合作,配合游击队攻打了清水河的日伪据点。

    在南芜游击队伍不断壮大、活动范围不断扩大的形势下,南芜地区在原南芜行政督导处的基础上改建为南芜行政办事处,下设区政府、乡政权。有的乡是“两面派”政权。不久在当涂、宣城开展工作,向东打通了与苏南的联系。1945 8 月上旬,孙宗溶率部分队伍到宣城的水阳,与苏浙军区第九支队胜利会师。日本投降后,孙宗溶与金厚初、傅家盈率领南芜部队和地方干部400 余人,由苏南北撤到江苏淮阴,同第七师会合,部队编入第七师第二十旅。孙宗溶回第七师师部工作。

 

    1947 4 月,华东局国区部派孙宗溶回皖南参加地委工作,同时携带华东局3 8 日给皖南地委的指示信(简称“三八”指示)、电报密码和组织介绍信。此前,他曾参加国区部组织学习和讨论了“三八”指示。这个指示对皖南敌后游击战争作了很高的评价,指出皖南“地位非常重要”,“是开辟第二战场的主要地带”,指示皖南要由过去的“分散隐蔽的方针”转变为“大胆放手的游击战”。同时指出“游击战争的目的在建立根据地”,“但根据地不是单纯的游击战争可以打出来的,必须配以群众利益的斗争”,“推翻反动封建统治,才能建立起人民政权”,还指出:皖南游击战争的发展方向“是发展皖苏浙赣广大地区的游击战,到创造根据地”。孙宗溶认识到“三八”指示是十分重要的文件,便卷在牙膏皮内保护。4 月下旬他和交通员从山东涛雒镇乘货船航行10 天到达上海。经组织安排,乔装富商与同行者回皖南。5月底在泾县团仓与胡明(地委书记) 会面,并当面交清随身携带的3份密件。地委电台当即与华东局电台接通,从此皖南地委与华东局直接联系上了。孙宗溶回到皖南参加地委为委员,协助胡明贯彻“三八”指示,他在地委扩大会议和干部会上作了“目前形势与皖南斗争方针”的发言。此后,皖南党的工作方针由分散隐蔽转向大胆放手的游击战争,推动了皖南游击战争向前发展,群众斗争风起云涌,加快建立根据地。

1948 1 月,敌六十三师对地委机关驻地的樵山和小河里采取分进合围的办法,企图围歼我主力。地委决定胡明、熊兆仁率地委机关和部队向南转移,孙宗溶留在北面指导各地工作。孙宗溶等从1 月至5 月分别与各县县委一道坚持反“清剿”斗争,粉碎了敌人的一次次“清剿”。敌新十三旅也在泾青南地区“清剿”。6 月,孙宗溶带领泾青南和太石部队各一部分回龙门时,在太平县的浮溪坦伏击了太平县自卫队派去南京购买枪弹回来的一个分队,基本全歼敌人,缴获了全部枪弹。这对敌新十三旅结束“清剿”起到重要作用。皖南游击战争在“清剿”、反“清剿”的斗争中,发展了武装主力,根据地初具规模,开辟了浙西、赣东北,使苏浙皖赣4 省边区连成一片,先后成立了皖浙赣工委、皖浙工委、苏浙皖工委、黄东工委,为在长江以南开辟第二战场打下基础,为策应渡江战役创造了强大的战略阵地。

为了统一皖南沿江各地党组织和游击战争的领导,策应大军渡江,1948 8 月,地委决定成立皖南沿江工委,是皖南五大工委之一。部队改编为中国人民解放军皖南沿江支队。孙宗溶为地委委员、沿江工委书记、沿江支队政委。陈洪为地委委员、沿江工委副书记、沿江支

队队长。1949 年元旦新华社发表了新年献辞袁皖南地委即提出“我们的总任务是紧急动员―切力量,准备迎接大军渡江”,“直接迎接大军渡江任务,责令沿江工委完成。”

    沿江工委为迎接大军渡江,加强了各县委的领导,积极开展武装斗争。沿江支队集中力量攻打了太平、泾县、石埭、青阳等县的敌人据点和乡公所。先后策动了青阳常备队驻陵阳镇两个连的起义和国民党二八三师七一三团一个营部队起义。至大军渡江前,沿江支队加上

地方武装和脱产干部由原来的三四百人,发展到两千余人。这支部队和所属各游击队,在敌人重兵扼守江防的情况下,穿插活动,打击敌人,沿江各县,特别是铜陵、繁昌两县江防的斗争阵地,为沿江游击队牢牢控制,为策应大军渡江,配合先遣渡江的战斗提供了必要的条

件。同时,开展宣传工作。召开各种会议,举行演讲,向各界人士宣传“迎接大军渡江,解放全中国的形势”,印制《告皖南人民书》等大量宣传品,利用各种渠道,送到国统区城镇和敌人据点,安定民心,瓦解敌入。在发动群众方面,针对不同情况,开展了减租减息;抗丁、抗粮、抗税、破仓分粮等斗争。各地成立民兵组织,平时站岗放哨、送情报,战时配合部队作战,做后勤。沿江工委还在各县建立行政办事处、区、乡级政权,建立财粮工作,征收公粮税收,为迎接大军渡江做好物质准备。沿江工委和沿江支队还与三野先遣纵队的四支队建立经常联系。铜、繁两地小型武装活动到江边,东起芜湖西至贵池的江边建立近20 个交通情报站,负责收集情报及时向江北递送。芜当宣工委、青阳县委也建立组织收集情报。加强民主人士的统一战线工作。他们及时提供国民党部队的“清剿”计划、为游击队员治病并购医药用品、积极掩护我地下党员和游击队员活动以及争取伪县长投诚等。

    大军渡江前,解放军三野九兵团二十七军派先遣渡江大队执行战役性质的侦察任务,由团参谋长亚冰(章尘) 和军侦察科长慕思荣率300 余人于1949 4 6 日晚渡江,在荻港以西铜陵边境分两路登陆。11 日凌晨,地方党组织与渡江大队正式联系上了,并护送他们到泾县陈塘冲庄里村驻地。渡江大队在沿江工委和沿江各县委及游击队的协助下,将收集到的敌江防部署、兵力调动、编制装备、作战能力、指挥系统、炮兵阵地、船舰活动以及地形交通等情况电告军部。

    这时孙宗溶等正率沿江支队在太石边连续作战,攻克多个敌人据点。4 14 日接到先遣渡江大队已达泾县陈塘冲的报告。他立即率沿江支队主力星夜兼程,17 日黄昏与亚冰、慕思荣会面。18 日上午,皖南沿江地方党组织和游击队部分负责人与“先遣渡江大队”负责人研究初步计划:确定“先遣渡江大队”按原规定到江边配合大军渡江行动,在敌江防阵地的侧后打击敌人,夺取重要阵地,扰乱敌之指挥系统;铜、繁游击队配合“先遣渡江大队”在江边打击敌人指挥机关,破坏电话线;沿江支队留在南青公路两侧和泾县一线,作为“先遣渡江大队”第二梯队,相机行动,配合大军渡江,堵击潜逃之敌。18 日下午,“先遣渡江大队”接到军部电示:“我军定于20 日发起渡江战斗”,要求沿江地方党组织和游击队,在大军渡江时必须完成三项任务:一、20 日晚上10 时半全面打响,希望做好迎接大军渡江的各项准备工作;二、20 日晚上8 时切断敌人电话线;三、在敌占区点火堆,作为我军炮兵射击目标。孙宗溶当即召开紧急会议传达和贯彻,并派铜、繁县委和游击队与“先遣渡江大队”一道行动。

    19 日上午,孙宗溶等召集地方干部会议,要求沿江支队干部和战士积极配合“先遣渡江大队”活动和迎接大军渡江。20 ,孙宗溶召开了沿江工委委员会议,向沿江地区各级党组织发出了“关于迎接大军渡江南下的紧急指示”,提出沿江地区的中心任务是紧急动员全党全军,放手发动群众,尽一切力量配合与支援我南下大军,迅速歼灭国民党残余逃军,摧毁一切国民党反动统治机构,建立新的政权与革命秩序。同时对大军渡江后的各项具体工作作了明确规定。这一紧急指示对于指导沿江地区各级党委和武装力量配合大军渡江的工作起了重要作用。20 日晚8 时,繁昌、铜陵游击队按照军部要求在铜繁江边预定地点,剪断了电话线;凡有敌人的地方都点起火堆作为我军炮兵射击目标;游击队全部出动,他们隐蔽在敌人侧后袭扰敌人据点,使敌人陷入一片混乱之中。解放军三野第二十七军的突击部队于4 20 日午夜渡江,与江边游击队在繁昌大磕山西侧徐家黄胜利会师。随之二十七军全军于21 日拂晓渡过长江,突破敌人江防。21 日拂晓,二十七军军长聂凤智、政委刘浩天亲切接见了“先遣渡江大队”的指战员和繁昌游击队员,高度赞扬了“先遣渡江大队”在皖南沿江地方党组织和游击队的配合下胜利完成先遣渡江侦察这一伟大的历史性任务的重要作用和意义。

    在大军渡江之时,孙宗溶等按原来的分工于4 21 日率沿江支队主力攻克泾县的汀潭,22 日攻克南陵的三里店,接受国民党地方武装的起义。22 日率部进人南陵县城,与九兵团政委郭化若会面,郭表扬了皖南沿江游击队配合大军渡江所做的工作。当夜行至繁昌见到随七兵团过江的总前委负责人之一、三野副政委谭震林,谭对于沿江地区如何做好大军渡江后的各项工作作了详尽的指示。与此同时沿江支队主力打下泾县的孤峰、田坊后,又攻克泾县县城,在泾县榔桥接受泾县国民党县长俞步祺率部起义。青阳、石埭国民党县长分别投诚。430 日,皖南各县全部解放。

    邓小平在1949 8 4 日向新政治协商会议筹备会代表所作的报告中,曾将“皖南地方党、游击队配合渡江作战”作为我军能够突破长江、迅速完成京沪杭作战的原因之一。他说:“我们曾开过去一支部队,埋伏了10 天(实14 天)袁敌入还不知道。”这是对皖南地方党和游击队在配合先遣渡江活动中所起作用的肯定和鼓励,也是对坚持皖南敌后斗争的全体干部、战士和广大群众顽强奋斗精神的评价与表扬。

    建国后,孙宗溶历任芜当地委第二书记,芜湖市委副书记,合肥工业大学党委书记、校长,中共安徽省委宣传部副部长,省人委副秘书长。“文革”期间,遭受林彪“四人帮”迫害。“文革”后任安徽省石化局局长、党组书记,省委副秘书长兼《安徽日报》社党委书记,

安徽省政协副主席、党组副书记。孙宗溶是中共安徽省委第一届委员、安徽省第一、二、五届人民代表大会代表、第五届省人大常务委员会委员。

    孙宗溶,1991 年离休,2000 11 7 日在合肥病逝。

版权所有©安徽省新四军历史研究会  皖ICP备14018638号-1
地址:安徽省合肥市红星路1号安徽省新四军历史研究会  电话:0551-2606853  邮编:2300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