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新四军人物介绍 >> 新四军人物卷1
朱农
  
来源:      作者:      发布日期:2012-06-15      浏览量:231

俞乃蕴

 

    朱农,曾名孙兵、朱道义,出生于1917 10 4 日,安徽省铜陵县栖凤乡朱家嘴村人(现为铜陵市西湖镇)。这里是长江南岸的鱼米之乡,也是中国千年古铜都。

    1931 年前在农村读私塾,后考取铜陵县明伦堂小学读书。小学毕业后因经济困难,未升中学,仍读私塾。越二年,经考试合格录取为小学教员,先后担任栖凤乡小学教员、朱家嘴短期小学校长。

 

    抗日战争爆发以后,铜陵县城乡抗日怒潮汹涌澎湃。1938 11月,日寇占领了铜陵县三分之二地区,碉堡林立,维持会的汉奸为虎作伥,日寇烧杀淫虏,无恶不作,这更加激起民众的愤怒和救亡的热情。

    这时,新四军军部派张伟烈为中共铜陵县委书记,同章啸衡一道,组织沙洲游击大队,派出工作组组织农抗会、妇抗会、青抗先等抗日群众组织,唤起民众,合力抗争。在这样的抗日高潮中,朱农于19391 月参加了新四军三支队救亡训练班学习,同年4 月加入中国共产党,先后担任栖凤乡中心支部书记、铜陵县委委员兼铜陵敌后中心区委书记等职。当时,根据县委指示精神,主要是发展、巩固抗日群众组织,发展党员,扩大抗日游击根据地;开展统战工作,加强瓦解、分化伪军和维持会的工作,拉出来,派进去,尽量变敌伪政权为两面政权,孤立和打击最顽固的敌人。新四军五团、一团、三团先后在铜官山、塔里王等地,歼灭了日军45 人,粉碎了日军山区大“扫荡”,毙伤日伪军240 多人,俘伪军50 多人,活捉日军1 人,缴获大批武器弹药,对群众鼓舞很大。朱农组建的铜陵敌后游击队,还挖出国民党乡自卫队埋藏的20 多支枪,武装了自己。

    1940 6 月,为了加强敌后工作,撤销了铜陵敌后中心区委,成立了铜陵县敌后县委(包括繁昌县两个乡、无为县一个乡),张伟烈任书记,朱农为副书记,建立5 个区委和11 个乡的党支部,党员共1100人。不仅在农村发展了党员,有些敌人的据点和伪政权、警察所等组织内,也秘密发展了党员,有领导地开展了各项抗日工作。

 

    1940 12 月,新四军根据中央指示决定北撤。中共中央东南局决定朱农为中共铜陵敌后县委书记,率领干部、游击队约200 人,继续坚持铜陵敌占区武装斗争。

    1941 1 月,皖南事变发生后,孤悬皖南敌后的铜陵抗日武装,面临的形势更为险恶。国民党派特务打进维持会,掌握维持会,协助日军扩大“兴亚大队”、“突击队”,强迫农抗会人员自首,日军甚至叫嚣“一个月内消灭敌后游击队”,“活捉朱农”等等。

    当时,面临的重大任务:护送突围的新四军人员渡江去无为。朱农等精心组织,为他们换便装,绕过日军岗哨,安全过江。皖南特委书记李步新在突围中负了伤,到了铜陵敌后安排养伤,并安全护送到江北。他们先后护送过江的突围战士约600 人。

    排除万难,坚持斗争,巩固、扩大游击区。这是铜陵敌后地区斗争的焦点。朱农等在这里作了这么几件事。

    擒贼先擒王。铜陵敌后大特务、汉奸查啸泉指使栖凤乡维持会的汉奸王其干、叛徒张贤驹等,追捕抗日人员、农抗会会员,强迫他们去自首登记。这只恶狼不除,一方得不到安宁。于是,朱农以“新四军七师长江锄奸团”名义,贴出布告,就地枪决了查啸泉,群众称快,

说江北的新四军又回来了。

    巧用反间计,借刀杀贼。川军蒋西柏率领约300 人投降了日寇,驻扎在安平乡,要钱要粮,无恶不作。朱农、叶为祜召集维持会长、伪保长商量,利用合法斗争,收集蒋西柏勒索钱财的证据以及其它物证,通过维持会长、伪保长、日军翻译,向日军头头状告蒋西柏,巧施离间计。日军看了这些物证,十为震怒,过了几天,日军中队长以检阅为名,缴了蒋部的枪械,并把蒋等流放到外地服劳役了。

    奇袭“租界”,惩处叛徒。栖凤乡新庙日军椐点里维持会的汉奸王其干、叛徒张贤驹经常领日军捕捉抗日人员,强迫农抗会成员登记自首,作恶多端,他们扬言要为汉奸查啸泉报仇,活捉朱农。为了维持全家的安全,他们迁居到日军据点附近的新庙王村,自称“租界”,

“保险公司”。为了及时惩处这些汉奸、叛徒,朱农派游击队员王学身带驳壳枪和食品,夜间潜入王其干家隔壁的公堂屋隐蔽,伺机行动。次日天黑后,张贤驹去王其干家,不久王其干开了半边门送张贤驹,王学身趁机将其击毙,迅速离开。张贤驹被击毙后,王其干等十分惊恐,认为王村也不是“保险公司”,便托地方士绅廷芳、樊义太来找朱农了。朱农提出几个条件,他们一一答应。栖凤乡抗日活动又活跃起来了。

    虎穴锄奸,威震敌后。犁桥地处铜陵圩区腹部,也是通向皖南特委的交通要道。我们争取、教育维持会的录事华名楷,并通过实际斗争的考验,把他发展为特别党员,了解汉奸行迹。朱农派侦察员,先后趁维持会长郜某在烟馆吞云吐雾、汉奸胡绍珍与姘妇鬼混时,将其

一一枪毙。后来,又通过士绅的举荐,华名楷当了维持会长,这对游击队开展活动更为有利了。

    耳听八方,捕捉战机。游击队阮龙池在桥头阮村打死了一个打野鸭的日军。来后,华名楷派人送来情报,说犁桥的伪军分队长要率队来后胡村,企图消灭游击队。游击队乘机中途设伏击,击毙伪军6 人,缴枪6 支。朱农还组织敌后游击队端掉了汀家洲伪警察所,缴枪10 余支。又配合新四军五十七团,打掉新庙一个伪军分队,缴枪20 多支。

    经过艰苦的斗争,积小胜为大胜,逐步改变了敌后抗日斗争的局面。皖南敌后最早建立了沙洲、凤心两个区和11 个乡抗日民主政权,开展了减租减息,扩大了税收,不仅解决了铜陵敌后部队的供给,还增加了税收支援七师;动员青年参军,每年都有二三百人,组织游击队和民兵配合部队活动;党的组织有了进一步发展,党员有1300 多人,有些伪军据点、日军洋行、维持会、日军情报队都有秘密党员,甚至把耳目安到了敌人的身边;统战工作有了加强,扩大了团结面;同时,也加强了敌伪工作,把大多数伪政权转变为“两面政权”,有的伪警察所长、伪乡长就是秘密党员,还有坝埂头的日军“洋行”经理程惠文(台湾人),还帮游击队买药品等物资,帮助朱农弄来“芜湖县民证”,便于通过敌占区。有次,朱农遇敌,就是出示了“芜湖县民证”才脱险。

    1943 3 月,铜陵敌后县委与敌前县委合并,成立了铜青南县委,张伟烈任书记,朱农为副书记兼组织部长、铜青南抗日联合会会长,继续拓展武装斗争。还举办了干部训练班,培训了大批干部,提高干部的军政素质,进一步巩固和发展抗日根据地。1944 年,成立了

铜陵县抗日民主政府,下辖7 个区,形势发展得很快。

 

    1945 年抗战胜利后,党中央为了适应全国人民和平民主的愿望,向国民党政府作出了有原则的重大让步,决定撤出包括皖南等8 个根据地的部队和地方干部,于1945 10 月新四军七师北去苏北,留下约400 名干部、战士,坚持皖南沿江蒋管区的游击战争。在铜陵,组建了中共沿江中心县委,书记杨明、组织部长朱农;还成立了铜青南县委,书记为朱农(兼县大队政委)。按照上级指示,“背靠山区,面向沿江,隐蔽精干,积蓄力量,开展游击战争,相机袭击敌人”。在铜陵活动两个多月,主要变卖公粮,筹集经费,解决部队冬衣,做好进山准备。

    1946 2 月,为了统一领导皖南的革命斗争,成立了皖南地委,胡明为书记。由敌后抗日战争转向蒋管区的游击战争,斗争更为艰巨、复杂了。在蒋管区,国民党政府有完整的地方政权、武装,还有区、乡自卫队、保安团、正规军以及特务组织。国民党为了接收铜陵,派四十四军的一五○、一五二两个师,加强对沿江地区的清剿,铜陵是个重点。杨明、陈爱羲率部队转移到太平、石台开辟新区,陈尚和、周坚凯、尹彬率28 人坚持铜()()边界的游击战争,朱农率40 多人(不包括先前进山的10 多人) 转移到泾()()()三县交界的宾山、云岭、苏家冲、大格里等地,分散活动,开辟新区。当时,着重宣传两个政策:一是,对待自首分子,如系自首,没有干过坏事,欢迎他们继续参加革命工作;做过坏事的叛徒,从现在起不再干坏事,既往不咎;对那些少数罪大恶极,而又毫无悔改之意的,理当严厉处置。二是,对国民党军政人员,只要从此不反对共产党,新四军把他们当朋友看待;过去反对过共产党、新四军的,只要现在弃恶扬善,共产党不咎既往;只严惩那些顽固到底,坚决与人民为敌的坏家伙。这两条政策宣传贯彻以后,反响较大,化解了一些阻力,也扩大了团结面,争取了地方各阶层人士的支持。游击队和青阳县乌潭区署、自卫队,都住在二酉保,游击队住山上,区署和自卫队住在山冲口。朱农通过顽区长郑康仁的岳父送去了一封信,区长表示不反对新四军,有情况及时转告。宾荫乡顽乡长在二酉保开了一个纸槽坊,朱农写了信给他,要他不要与新四军为敌。这个乡长怕他的纸坊生产受影响,就让工人告诉朱农:如有国民党部队清剿消息,一定向你报告。就这样,游击队不断穿梭在敌人碉堡之间,往往平安无事。

    敌人在封锁和清剿时,朱农等就不断改变斗争方式,更加灵活、多变,与敌周旋。敌军注意游击队的行踪,按脚印判断行军方向,新四军在雨雪天就倒穿草鞋,雨夜里行军左手撑拐棍,给敌人留下相反的行军方向;白天在山棚烧饭冒烟,特务一看山上冒烟就通风报信,

他们就拣枯死在树上的树枝烧锅,不冒烟了,特务也发现不了行踪;夜间行军,穿过村庄时,狗叫的厉害,于是游击队就拉开距离走,没有响声,狗也不大叫了,使敌人难以掌握游击队活动规律。

    在敌强我弱的情况下,游击队坚持军事行动原则,灵活多样,不打无准备之战,不打得不偿失之战,智谋善战,战胜敌人。为了补充武器,开始在青阳县农村先后收缴了地主等的70 多支枪。南陵、丫山,是游击队从宾山到铜陵的通道袁有个保公所有两支枪,经常卡住

通道,朱农就派几个游击队员,清晨化装突击,把他们枪都缴了。青阳九华山有个碉堡,有4 个人把守,共有4 支枪,夜间趁他们打麻将的时候,一下子就缴了他们的械。在泾县厚岸乡,游击队夜里埋伏在碉堡附近的草丛中,趁早上乡自卫队徒手到祠堂前广场洗脸的时候,突然冲锋,占领碉堡,一枪未放,缴获了32 支长短枪,1 挺机枪,俘敌40 多人。这是游击队转入泾青南以后打的第一个大胜仗,震动了沿江地区。

    1947 7 月,皖南地委在太平县龙门召开了干部会议,贯彻党中央指示精神,从过去隐蔽斗争的方针,转变为大胆放手的群众性斗争,创建根据地,建立人民政权。地委决定撤销铜青南、泾青南两个工委,组建铜青贵县委,朱农为书记兼县大队政委、县长,直接由皖南地委领导。1947 9 月,皖南地委根据形势的发展,将铜青贵县委改为泾青南县委,将南繁芜县委改为工委,太平县龙门(现为太平湖旅游区)地区归泾青南县委领导,铜陵、南陵、繁昌、泾县、青阳等划为一个战略单位,主要是坚持沿江游击战争,牵制芜湖。朱农为泾青南县委书记兼县长、县大队政委,陈尚和为副书记,王安葆、张华、陈作霖为县委委员,直属皖南地委领导。

    出其不意,频频出击,以壮声威。打得干净利落,全俘顽军,一夜之间打掉青阳滨阴乡和杜村乡两个自卫队。朱农派人通过朋友关系,夜宿杜村乡,自卫队作内应,夜间开门接应,游击队一举缴获花机关1 挺、长短枪30 支,俘虏40 多人,并切断了通向9 省的长途电话线。这时,县委机关只有警卫员、炊事员等12 人,力量不足,有人提出攻打乡自卫队。怎么打?朱农考虑不可强攻,只能智取,于是,说服了顽滨阳乡队副领路,一枪未放,冲进碉堡,俘虏40 多人,缴获32 支步枪。这回,可把顽青阳县政府吓坏了,以为新四军大部队开来了,搞得他们皇皇不安,提心吊胆,其它乡的自卫队收缩到青阳县城内、木镇、庙前三地。不久,驻木镇的青阳县联合中队分队长施启祥,杀死了中队长胡开武,率部起义。

    由于战争不断胜利,县委同时决定进一步发动群众,由过去的“三抗”(抗丁、抗粮、抗税)转变为“一抢”、“两清”,即游击队掩护当地群众抢国民党仓库粮食,谁抢到谁要;清算地主恶霸所把持、拥有的积谷粮、祠堂收的租稻。这样做了以后,群众得到了实惠,青年

踊跃参军,组建民兵、递步哨,配合部队活动。先后建立了铜青南、南繁芜、泾南3 个工委,杨田、厚岸、云岭、北贡、龙门(现为太平湖)5 个区委,辖20 多个乡支部,党员数百人,还成立了铜青贵人民政府(后改为泾青南县人民政府),下辖铜青南、南繁芜两个办事处,杨田、厚岸、云岭、北贡、龙门5 个区人民政府,以及20 多个乡政府,县大队有3 个连(后地委调去1 个连)1 个警卫队,各个工区委都有自己的武装。干部、游击队由原来90 多人发展到600 多人,步枪由60 多支,发展到380 多支,机枪由1 挺增加到6 挺,手枪由5 支发展为70 多支,呈现一片“柳暗花明又一村”的可喜形势。

    1947 10 月,国民党六十三师前来清剿。一场清剿与反清剿的艰辛斗争又开始了。游击队采取了一些新的措施,诸如,打伏击,挫其锐气;摸碉堡,消灭叛徒;找战机,跳出包围圈,等等。1948 4月底,六十三师调离了皖南,独立十三旅又来了,和省保安团联手,纠集几个县常备大队和各乡自卫队近万人马,清剿泾青南地区,形势非常严峻。朱农召开会议,分析了形势,并决定:()面对强敌,避免硬拼;()主力部队分散游击,区、乡武装就地坚持,瞅准战机,打击敌人。朱农展开了针锋相对的反清剿斗争。泾县厚岸乡公所,从芜湖买了一批武器,要从万金岭运回。游击队在半山腰打了一个伏击,缴获了两挺机枪,长短枪10 多支,打死顽敌2 人,我方无一伤亡。还有一次,那是1948 6 月,泾青南大队和黄西大队在太平县浮丘坦打了伏击战,缴了31 支步枪和大批手榴弹、子弹,并放火烧掉了运军火的汽车。

    引蛇出洞,消灭敌人。这也是游击队频频取胜的一个战术。游击队让青龙山的顽保长派人向青阳县常备队分队长报告:来了几个人的游击队。顽分队长带20 多人前往清剿,走进游击队的伏击圈时,当场击毙了分队长,其余的全部投降,缴获轻机枪1 挺,步枪10 多支,我方无一伤亡。这次粉碎顽军万人大清剿,坚持了阵地,保存了有生力量,为迎接大军渡江积极做好工作。

    1948 10 月,朱农为皖赣工委委员,率部开辟了祁门南乡、休宁西乡地区。

    1948 12 月底,皖南地委决定,黄西、皖赣、皖浙3 个工委,合并组建皖浙赣工委,书记熊兆仁、副书记余华,下设5 个工委,朱农为中共()饶开()、德()()工委书记,兼饶开德玉行政办事处主任、饶开德玉大队政委,活动于江西上饶、德兴、玉山、横峰、乐

平和浙江开化,建立游击根据地、区乡人民政府。这里过去是方志敏烈士革命活动的地区。

    1949 4 月,渡江战役取得了伟大胜利。

    1949 5 4 日,朱农在上饶迎接解放军五兵团司令员杨勇、政委苏振华、赣东北区党委副书记徐运北。朱农简要地向首长汇报了工作,杨勇、苏振华等对他们长期坚持蒋管区武装斗争所作出的重要贡献,给予了充分肯定。

    赣东北区党委、江西省委先后任命朱农为上饶专员、地委委员,中共景德镇市委书记兼军管会副主任、警备区政委、市长,孙太英为市委委员、市委组织部副部长、市妇联主任。

朱农于1952 年离开江西,先后任政务院监察委员会高级监察专员、监察部监察司副司长、司长,内务部城市福利司司长。1960 年朱农奉调来安徽调查农村生活情况,1962 年带职下放,先后担任中共芜湖地委副书记、书记兼军分区第一政委。

    朱农在“文革”中遭受迫害。1971 年在六安蹲点。1972 年任徽州中共地委副书记兼革委会副主任。1973 年任中共巢湖地委书记兼革委会主任。1977 年底任省高级人民法院院长、党组书记。1980 年任中共安徽省委统战部第一副部长、部长、安徽省政协秘书长、省政协党组副书记,1982 年任省政协副主席,党组副书记、秘书长兼党委统战部部长。

    同时,朱农还曾任六届全国政协委员、省人大六、七届代表、省委二届委员。

    1991 年离休,享受正省级医疗待遇
版权所有©安徽省新四军历史研究会  皖ICP备14018638号-1
地址:安徽省合肥市红星路1号安徽省新四军历史研究会  电话:0551-2606853  邮编:2300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