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新四军人物介绍 >> 新四军人物卷1
桂蓬
  
来源:      作者:      发布日期:2012-06-14      浏览量:278

桂影超

桂莲号家淦,字济瀛,化名黄育贤。19056月出生于江西省九江县港口夏家山村的一个贫苦农民家庭。1922年在辅仁学校读书时,受到俄国十月革命胜利、五四运动爆发和中国共产党诞生的影响,开始对旧制度由自发的不满进入自觉的反抗。1924年夏由中共党员汪仲屏、丁巨轩介绍,加入社会主义青年团,1928年转党。从此,他矢志不渝地为党的事业奋斗到最后一息。

1925年桂蓬转入南昌黎明中学就读。不久,该校便被江西督军蔡成勋下令封闭。桂蓬失学后,由组织上安排转入美术专门学校学习,此时他积极参加声援五卅惨案的群众斗争。后又调回九江搞农民运动。 192610月,北伐军攻克九江,革命力量迅速发展,桂蓬此时担任九江县第五区农民协会常委,与查金堂、叶瑞堂等同志一道,深入发动群众,积极组织赤湖游击队,向封建势力展开血与火的斗争。 1927年四一二事变发生,九江地区陷入严重的白色恐怖之中。这年端阳节,当地豪绅组织的反动武装缉捕桂蓬。桂不畏强暴,与游击队一起还击,在经过两个多小时的激战后,终因寡不敌众,被迫转移到赤湖周围继续进行地下斗争。

1928年,桂蓬在担任茶岭党支部书记期间,为了更有力地打击敌人。抱着生是革命的人,死是革命的鬼的坚强决心,与汪仲屏、桂敏等同志一起,出生入死,在赤湖周围岷山、杨家坂一带秘密建立起党、团组织,发展了革命武装。在消灭了垦荒局,镇压了恶霸简相白、徐老九,特别是取得安定桥战役大捷之后,赤湖游击队不断扩充壮大,这就使得敌人如坐针毡,日夜不宁。1930年春,敌人两次派重兵进剿,在激烈战斗中,农协和游击队的负责人叶瑞堂、叶世杰、桂敏等先后壮烈牺牲。桂蓬也多次陷入重围,险遭不测。同年9月,桂蓬调离赤湖,转入九江市区从事秘密活动,与汪仲屏、查金堂等组成九江市临时市委并任市委委员。

19314月,九江市委派桂蓬去上海向党中央汇报工作。桂蓬到上海后,不幸在党的交通机关被捕入狱。先被关在上海龙华看守所和漕河泾监狱,后又转到杭州及苏州陆军监狱囚禁。他在敌人法庭上,大义凛然,经受了多次酷刑折磨,坚不吐实。在狱中,他积极参与组织难友对敌斗争,特别是1935年全监大罢饭斗争的胜利给敌人以很大打击。在这次斗争中,他以猴子署名写了一篇文章,愤怒鞭挞国民党反动统治,揭露监内非人待遇,倾诉政治犯要求出狱,参加抗日,为挽救民族危亡而献身的决心。这篇文章曾在政治犯中广为传阅,产生了极大的影响。

1937813,日军进攻上海。他同难友们团结一致,大闹监狱,要求出狱参加抗日救国。当时正处于全国人民强烈要求国民党无条件释放政治犯的浪潮中,国民党迫于形势,不得不于8月份开始释放政治犯。桂蓬于819被释放出狱。

铁窗和镣铐,坚壁和重门,锁得住自由的身体,锁不住革命的精神。7年的囹圄生活,桂蓬经受了严峻的考验,始终保持了共产党人的坚定立场和革命气节,以革命乐观主义精神把囚牢当作课堂和战场,他锻炼得更为坚强了。

桂蓬出狱后第一件事就是和几个难友一起积极寻找党的组织。 193711月,桂蓬与李世农、张恺帆等同志奉驻南京八路军办事处中共中央代表团之命,在安徽无为县组成中共皖中工作委员会,李任书记,张、桂任委员。工委成立后,对安徽中部地区党组织的恢复和发展,对动员群众,团结各阶层进步人士开展抗日救亡运动,做了大量工作。

随着形势的发展,19384月,中共皖中工委撤销,成立中共舒城中心县委,桂蓬任书记。中心县委根据党中央《关于徐州失守后华中工作的指示》精神,放手发动群众,发展抗日武装。无为、桐城、庐江、巢县、舒城等县抗日武装相继组织起来,配合新四军第四支队对日军作战,沉重地打击了敌人的气焰,扩大了我军的影响,提高了皖中军民抗日勇气和胜利信心。

为统一军事领导,9月,中心县委所属抗日武装集中编为新四军第四支队第二游击纵队,桂蓬兼任政治处主任。19395月,第二游击纵队又改编为新四军江北游击纵队,桂蓬任政治部主任,同年被选为出席党的七大代表。19401月,中共中央中原局任命桂蓬为皖中军政委员会委员。然而遗憾的是,在当时右倾错误路线影响下,桂蓬受到了不公正的待遇,被调离了部队,同时七大代表资格,也无形中被褫夺了。

 l9404月,桂蓬跟随部队到达皖东津浦路东,任中共盱眙县委委员、县政府一科科长。他以坦荡的胸怀,服从组织的决定,尽心尽力地工作,为干部、群众所称颂。桂蓬严守党的组织纪律和忘我的工作精神,受到了中共路东省委的肯定和信任,不久即被改任中共盱眙县委书记,后又调任仪征县委书记、县长和高邮县委书记、中共路东地委组织部部长。19438月以后的一整年时间里,桂蓬调到华中局党校参加整风学习,学习结束后被派往华东局直属电讯队负责机要人员的整风学习和落实政策工作。194411月,调任淮南路东地委副书记兼组织部部长、党校校长。194511月,任淮南区党委常委兼组织部部长,继续负责整风审干工作。

19466月,国民党军大举进攻华中解放区,全国规模内战爆发。7月,淮南解放区遭到国民党反动军队的重兵进攻。遵照华中分局关于保存干部的指示,淮南解放区的主力部队和机关团体北撤。为了对北撤人员集中统一领导,12月,成立了华中干校,桂蓬任副校长,主要任务是收容、安置由解放区撤出的一批批干部及其家属,并带领他们经山东威海到达辽宁大连。在这次转移中,桂蓬历尽艰辛,出色地完成了任务。当干校同志向安东地区继续北进时,他由于过度劳累,生病住在大连。在滞留大连期间,抱病就任华中办事处秘书长袁 继续负责接送北上南下的干部。

随着解放战争的节节胜利,新解放区不断扩大,各地都需要大量干部。19488月,华东局决定将干校干部分批派遣南下,桂蓬是随最后一批干部南下的。924,我军解放济南。10月桂蓬接到华东局命令,来到济南任华东铁道总局党委书记兼政委,负责接管铁路工作。为保证淮海和渡江战役兵员、物资运输的需要,路局党委提出了军队打到哪里,铁路就修到哪里,物资就运到哪里的口号。桂蓬全力以赴地对辖区路务进行全面整顿,动员、组织和团结了广大职工很快地修复了运行线路,圆满地完成了军需物资的运输任务。桂蓬对铁道工作是陌生的。但他有一颗炽烈红心,善于密切联系群众,在实践中学习,在学习中实践,把全部精力扑在党所指定的岗位上。他经常深入基层了解情况,调查研究,接触实际。功夫不负有心人,他就是这样在陌生的岗位上,完成一个又一个重要任务,受到中央铁道部的表扬。

1950年华东铁道总局改为济南铁道管理局,桂蓬继续担任局党委书记兼政委。一次,铁道部滕代远部长陪同毛主席路经济南,在车厢里召见了桂蓬等同志。在听取桂蓬工作汇报时,毛主席不时点头微笑,并对管理局工作给予充分肯定。然而智者千虑,也难免一失。有一次不幸发生了花旗营撞车事故,桂蓬作为管理局主要领导人是不能辞其咎的,故而受到记过处分。但这次处分,不久便因突击抢修蚌埠铁桥立功而取消了。 19533月,桂蓬调中央铁道部任党组成员、政治部副主任,主持全路干部政治思想工作。19569月,党的第八次代表大会在北京召开,他作为列席代表参加了这次富有历史意义的大会。但在会后不久,铁道部为学习苏联管理中长路的模式,提出要取消铁道系统的所有政治机构。他对此感到不可思议。根据自己长期实践体验,认为这不仅割断了中国党的优良传统,而且对全路员工的思想建设将带来极大混乱。为此,他披肝沥胆,在有100多位负责干部参加的大会上,仗义执言,旗帜鲜明地陈述自己的看法。他说:做好政治思想工作是我们党的优良传统,任何时候,任何部门,都不是可有可无的,它只能加强,不能削弱,更不能取消。对这重大原则问题,他强烈要求:从长计议。经过一个多月的反复讨论,他的意见终被暂时多数否决了。铁道部政治部取消后,桂蓬改任部长助理,不久被调离了铁道部。然而,桂蓬的意见是经得起历史检验的。1978107,中共安徽省委在一份结论中明确指出:桂蓬在铁道部工作期间,他对撤销政治部等错误做法,进行抵制是正确的

195811月,桂蓬被调至安徽工作,先后任省委常委、省委交通工作部部长、常务副省长兼省人委秘书长等职。在这以后的数年间,他为发展安徽交通运输事业呕心沥血。在集中力量打五个歼灭战时,他不分昼夜地深入基层,对许多山川桥梁,危坡险段进行实地勘察。他这种认真负责、一丝不苟的工作作风,直到今天,仍在全省交通系统职工中传为佳话。

19665月以后,一场天怒人怨的政治狂飚席卷中国大地,桂蓬当然难逃此劫而横遭批斗。对于林彪、四人帮这种倒行逆施,他自感无力挽狂澜于既倒,但也不甘逆来顺受,无所事事。19758月,他毅然写信致当时主持中央工作的邓小平,坦率地陈述自己对当前形势的看法,强烈要求党对那些专事整人、对同志进行政治陷害的人要给予严肃处理,从而表达了他忧党忧国和坚持党性原则的高贵品质。

四人帮被粉碎后的第二个月,桂蓬结束了整整10年的靠边站生活,被安排到省视察室任副主任。对这一视为编外参谋长的工作他毫不计较,他常对周围同志说:无权不要紧,有理就有为。于是他又不辞劳苦,栉风沐雨,为发展养鱼事业而奔波全省。为把安徽变成名副其实的鱼米之乡,他亲自去湖南、湖北、江西等省参观学习,并设计上报了很多方案,但当时忙于以阶级斗争为纲的省委,对此却无动于衷,不屑一顾。

19791月,中共安徽省委纪律检查委员会建制恢复,桂蓬任副书记。这时他已是年逾古稀的老人,而且又是耳失聪、目失明,举手投足都感到非常吃力,但革命热情仍不稍减。他带着随员,怀揣三中全会决议和中央纪委文件,又在江淮大地来回奔波。真是皓首红心,壮志不已。他常对纪检干部说:拨乱反正,平反冤假错案,这是与 214党中央保持一致的大问题。合肥出了个包公,我们应该胜过包公万倍。”“落实政策,一要实事求是,二要积极主动。早解决比迟解决好,在下面解决比在上面解决好。他敢于抓大案、要案,特别是抓那些涉及面广而又为人们所敏感的案件。在办案中,他不怕嫌言,不避毁谤,更不附势苟同,真正体现了他刚直不阿、嫉恶如仇、光明磊落、无私无畏的无产阶级高尚风格,从而受到了广大干群的热情赞颂。 1980年,桂蓬任安徽省政协副主席。在此以后的六七年间,他基本上是在医院中度过的。他一面以顽强的毅力与病魔作斗争,一面靠一部袖珍收音机坚持每天收听新闻,关心国家大事,关心改革进程。在长期病魔折磨下,他于198698在合肥溘然长逝,终年82岁。

版权所有©安徽省新四军历史研究会  皖ICP备14018638号-1
地址:安徽省合肥市红星路1号安徽省新四军历史研究会  电话:0551-2606853  邮编:2300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