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新四军人物介绍 >> 新四军人物卷1
梅子明
  
来源:      作者:      发布日期:2012-06-14      浏览量:66

张孟杜

梅子明,学名汝亮,1884年生,祖籍安徽省泗县,后移居凤阳县红心铺。梅子明青年时期曾放过牛,当过长工。他性情豪爽,爱结交朋友,好打抱不平。为了防身,他曾跟拳师学过武术。光绪末年,因打死仗势欺人的凤阳县衙八班老总黄二虎,而躲进滁县琅琊寺,拜达修为师,在为僧4年中学了不少园艺知识。还俗回家后引种竹子、梅花及其他果木花树。每逢春季,红心铺南边一带,鸟语花香,成了当地文人和学生经常观赏游览之地。到了清朝末年,梅子明还受聘在凤阳皇陵和龙兴寺栽培竹木花卉。

梅子明的长子梅竹樵,在凤阳省立第四中学读书时参加爱国学生活动,1929年加入了中国共产党。后来红心铺先后成立中共党支部和区委,梅竹樵均为宣传委员。梅子明明里暗里掩护和支持儿子的革命行动。当时革命处于低潮,凤阳地区笼罩在一片白色恐怖之中,他常常彻夜不眠,一夜数次起床,察看家前屋后的动静。一有风吹草动,便立即招呼梅竹樵等早做准备。19328月,中共长淮特委常委刘平叛变投敌,凤阳党组织受到了严重破坏。红心铺的党员张广林、张大桂、谢三和张大友等遭敌人逮捕,在南京雨花台惨遭杀害。迫于形势,梅竹樵逃到滁县琅琊寺里当了和尚,不久化名常静、楚香等,在梅子明的帮助下回到凤阳以开盐行和粮行作掩护,继续开展秘密的革命活动。1938年冬,新四军挺进团团长成钧和谭希林等同志带领部队来到凤阳山,不久便派来侦察科长陈云龙等和梅竹樵取得了联系。梅竹樵在党的领导下,组织群众,拉起队伍,在淮南地区开展抗日游击战争。

1939年秋,敌人放火烧毁梅家的房屋和竹林,梅子明带着全家老少,向新四军驻地首长提出参加革命的请求,受到新四军江北指挥部张云逸指挥、赖传珠参谋长及其他领导的欢迎。年仅13岁的长孙梅福星,先被送进教导队学习,后到老八团当青年干事,不久在一次战斗中英勇牺牲。大孙女福林及其弟弟,先后去部队的子弟学校学习。老伴和儿媳也都跟着部队和机关干一些力所能及的工作。

梅子明这时已年过半百,仍像年轻人一样朝气蓬勃,浑身是劲。他小时候未念过书,入伍后深感革命工作需要文化.便如饥似渴地发愤读书。他每天请人教几个字,边念边在地上写,晚上睡觉也用指头当笔,肚皮当纸,一直写到进入梦乡为止。

梅子明在部队学些文化,有一套做宣传鼓动的本领。他讲话深入浅出,感情充沛,三言两语就能打动人心,使听众恨不得马上就拿起枪去同日本鬼子拼杀。津浦路东、路西的机关干部和新四军二师的干部战士都喜欢听他的演讲。刘少奇、陈毅、谭震林、方毅、徐海东、张云逸等领导同志都尊称他为梅老,经常带着他到各个部队驻地去作报告。

梅子明工作认真负责,善处人交朋友,既懂农林生产,又会宣传鼓动.在路西和路东享有一定的声望。19419月在路西联防办事处召开的临时参议会第一届第一次大会上,他被选为副参议长(参议长由路西联防办事处副主任魏文伯兼任)。新四军二师师长罗炳辉和政委谭震林还亲自给他写了贺信。领导同志的关怀,更加激励了他的革命斗志。后来,他还被选为苏皖边区参议会的驻会常委,办公机关设在苏北靖江(淮阴)。也就在这一年,梅子明加入了中国共产党,从此他从一个进步的民主人士转变为共产主义战士。为适应统战工作需要,他由所在地区党的负责人单线领导,成为中共特别党员。

 

梅子明担任淮南津浦路西参议会副参议长时,主持了参议会的日常工作。为贯彻执行党的抗日民族统一战线政策做了很多工作,为党和人民立下了功劳。中原局书记刘少奇到淮南后,对他的革命热忱十分赞赏,在转移苏北的前夕,特地将自己的棕红马送给了梅子明。后来,陈毅在苏北也亲切接见梅子明,并给予赞扬和鼓励。梅子明热爱并善于做党的统战工作。他年轻时曾参加过安清帮,还成了少数头领之一。

参加革命后,为了便于做统战工作,他征得党组织的同意,仍以认亲戚、收徒弟为名,和各阶层人士广泛联系。有不少人打入了敌人内部,积极为新四军和抗日民主政权送情报,做策反工作。1939年前后,淮南津浦路东和路西的抗日民主政权刚建立不久,日军对铁路沿线封锁很严,阻碍着抗日根据地之间的交通往来。梅子明和路东的王跃武等同志联合,充分利用安清帮的关系,积极宣传抗日救国的道理,通过派进去、拉出来等各种办法,使差不多每个铁路碉堡和据点都有我们的内线。只要日军一有军事行动,我们事前就能得到可靠情报,立即采取相应对策,弄得日伪疲于奔命,一无所获。从此,津浦路两侧往来通行无阻,到后来,新四军不仅夜晚过路安全,白天也可以穿上军装列队通过。梅子明在开展对敌斗争中,不仅改造和利用了安清帮,而且十分注意争取中小地主和开明士绅,瓦解日本侵略军和国民党顽固派在城乡统治的社会基础。梅子明还亲自做凤阳较有名的开明士绅梅铨民的工作,曾多次登门同他倾心交谈,动员他出面帮助和支持抗日民主政权,并向党组织建议安排梅为定凤嘉县参议会的参议员。通过积极的帮助和指导,梅铨民思想进步很快,为建立和巩固路西的抗日民主政权做了许多有益的工作。

梅子明在对敌斗争中英勇顽强,坚定不移,对待革命同志感情真诚、热烈。1943年,新四军二师参谋长周骏鸣的大孩子东子出生时袁 正是抗日战争最艰苦的时期,夫妇俩带着孩子行军打仗不方便。梅子明和老伴商量,主动向党组织要求承担抚养周骏鸣孩子的任务,好让他一心一意指挥战斗。1946年部队北撤到山东时,梅子明和老伴轮换背着东子长途跋涉上千里。那时候,国民党反动派在山东制造无人区,一路上经常遭到敌人飞机的轰炸和扫射。每当这时,梅子明和老伴就一齐用身子挡住东子,不惜用自己的生命去保护革命的后代。北撤时群众生活极其艰苦,每天部队只能给每人发一块豆饼。梅子明和老伴连豆饼也舍不得多吃,总要省出一点给东子留着。不论白天或是夜晚,只要东子一哭,马上就把豆饼用水泡好,一口一口地喂他吃。淮海战役胜利后,江北大片土地解放了,梅子明想方设法把东子送到学校去读书。解放后,他打听到周骏鸣夫妇住在南京,马上和老伴一起把东子送到他亲生父母的身边。

老牛遥看夕阳短,不待扬鞭自奋蹄。梅子明确实不愧为革命的老黄牛。1944年,新四军二师决定在藕塘建立革命烈士纪念塔,梅子明担任建塔筹委会委员。在前后一年多的紧张工作中,他夜以继日,不辞劳苦,完全忘记自己是一个60岁的老人。1948年他已经64岁了,夏收时节他还积极帮助群众收割麦子。因在劳动中成绩突出,荣获华中军区驻渤海办事处评功委员会的奖状,记四等功一次。

19494月,皖北全境解放,梅子明主动要求留在合肥参加开发和建设逍遥津公园,趁自己还能工作的时候,要为革命多干一点事,组织上同意了他的要求,派他担任逍遥津园林管理处主任。合肥逍遥津原是几家私人花园和日本侵略军、国民党官员溜马的地方。梅子明初来逍遥津时,水上只有一个亭子还倒了一半,没有桥也没有路,进出都要淌水;没有花和树,只有长得齐腰深的蒿草。面对这种情景,梅子明笑呵呵地向跟着他来管理处工作的7名职工和家属说:这样好,穷得像张白纸,好让我们画画。我们一定要用自己的双手,把逍遥津建设得漂漂亮亮,为合肥人民创建一个美丽如画的大公园。第二天,他就到皖北人民行政公署去找老首长黄岩和杨效椿 254等同志,批来了7万斤大米作为筹建逍遥津公园的经费。第三天,他亲自带着职工和家属去铲草、铺路、修桥、栽竹子。为了建个小花园,他三天两头走访合肥街头一些私人住户,硬是用自己真情实意感动了他们,主动向管理处捐献了许多名花盆景。他还亲自到滁县琅琊山要来许多琅琊榆树种,又从南京中山陵搞来50株法国梧桐。如今的逍遥津花木茂盛,景色秀丽,已成为合肥市民和外来旅客的游乐胜地。

  1950年,梅子明因病逝世。

版权所有©安徽省新四军历史研究会  皖ICP备14018638号-1
地址:安徽省合肥市红星路1号安徽省新四军历史研究会  电话:0551-2606853  邮编:2300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