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云岭》 >> 2018年第2期(总第131期)
游击健儿逞英豪
  
来源:      作者:高照人      发布日期:2018-07-05      浏览量:68

 

 

 

 

 

 

    抗日战争时期,在党的领导下,新四军七师和含支队在白渡区成立了游击队(武工队),他们与乡民兵中队紧密配合,依靠人民群众的支持,利用人员熟、地形熟、敌情熟,开展游击战。侦探敌情报,智夺日军枪,护送新四军,偷袭敌碉堡。声东击西,神出鬼没,灵活机智地打击日伪军,谱写了一曲曲胜利的凯歌。

这里,记述了白渡区游击队和乡民兵中队抗日的事。

 

智夺日军枪

 

    游击队和乡民兵中队刚建立时,武器很少,大多靠用大刀长矛作武器与日伪军战斗。为了尽快地武装自己,大家把目光瞄准了敌人。1939年夏的一天,区游击队队长郭正道和游击队员们正在新生乡一个村里开会,有一位老乡急匆匆跑米报告:“有一个翻译带着3个日本兵正往村里来抢东西,你们得赶快转移!”队长郭正道闻讯,果敢地说:“敌人人少,我们人多,正是夺取敌人武器的好机会。机不可失,时不再来……我们决不能错过!”说着,他当即进行了智夺日军枪的战斗部署。

    敌人刚到村口,从村里走出了一队老百姓,前面两男两女,每人手里拎着两只鸡,后面7个人,有人手里还拿着日本膏药旗。原来这11个人都是游击队员化装的。领头的正是游击队队长郭正道。一行人来到鬼子面前,郭正道对翻译说:“太君辛苦了,我们是慰劳你们的!”说着,就示意游击队员们把鸡放在地上。鬼子一看,脸上笑,心里乐,赶忙弯腰去捉鸡。说时迟,那时快,就在鬼子弯腰的一瞬间,郭正道从怀里拔出菜刀,向正在捉鸡的鬼子后脑勺猛砍过去,一下子把鬼子砍倒在地。另外两个游击队员趁势猛扑上去,摁住另一个鬼子,一阵乱刀把鬼子当场砍死。跟在后面的一个鬼子和翻译见势不妙,拔腿就跑,其他队员追了一阵没追上,让他们逃脱了。

结果,没费一枪一弹,智夺了日军枪,队员们扛着夺来的两支三八大盖,高高兴兴地撤离了。

 

护送新四军

 

    白渡区所处的位置很重要,当年,苏中解放区和无为七师新四军的首长和党政领导干部,常要从这里通过,游击队和乡民兵中队常常要担负护送任务。

    1944年6月的一天,上级通知当晚有10多位新四军首长和党政干部要路过白渡,并在白渡夜宿。区委把掩护护送的艰巨任务交给了区委委员、抗联主任孙贤树。

    孙贤树接受任务后,首先,确定了夜宿点。然后,把区游击队和乡民兵中队组织起来,分成若干警卫分队,并设立了潜伏哨,还事先规定了报警信号,一旦发生敌情时,以划三根火柴报警。为了确保安全,孙贤树又带了一个巡逻队当夜把每一个警卫分队和潜伏哨都仔细地察看了一遍,直到凌晨一点多才回到住地。谁知,凌晨三点左右,忽听哨兵报告说:在五显集方向发现三次光亮,并听到狗叫声很急。孙贤树判断:一定是日伪军偷袭。当即,他一边派人组织新四军首长、党政领导干部们迅速转移,一边通知警卫分队和潜伏哨坚守岗位,防止敌人搞“调虎离山”计。他自己即率领10多个游击队员和民兵向狗叫最急最凶的地方赶去。当赶到一片‘玉米地时,他敏锐发觉不远处有一大队人影在晨雾中悄悄的移动。孙贤树令身边的一个游击队员发一声鸡叫作暗号,对方只应了一声鸡叫。一听暗号不对,孙贤树更断定前面是敌人。为了把敌人目标吸引过来,于是,他让新生乡民兵中队长孙帮云向日伪军的方向投掷手榴弹。孙帮云人高马大力气大,一下子就把手榴弹投到日伪军面前,日伪军叽哩呱啦闻声朝他们打来。孙贤树带着队伍,边向日伪军投手榴弹,边借玉米地作掩护,向一边撤离。附近的其他的小分队听到手榴弹的爆炸声,边按事先的约定,东投一颗,西投一颗,迷惑敌人。可是,当时民兵用的手榴弹都是自制的,弹体内装的是做鞭炮的火药。一炸两半,响声大,杀伤力却不大。然而,一时间,由于日伪军周围都是手榴弹爆炸声,再加上天黑,日伪军既不熟悉地形,又弄不清楚我方实力,和新四军首长,党政领导夜宿的具体位置;更惧怕游击队和民兵擅长夜战、近战,不敢轻举妄动。只用机关枪四处乱扫。趁日伪军不知“底细”的当口,我游击队和民兵把新四军首长、党政领导干部护送到隐蔽、安全芦苇丛中。

    事后得知,这次日伪军夜间偷袭,是因为叛徒告密日伪军出动了300多人,兵分两路,两面夹攻。但是,由于孙贤树和游击队和民兵们周密按排、部署得当,随机应变,处事灵活,日伪军未能达到目的,扫兴地撤走了。

 

偷袭敌碉堡

 

当年,日军占领和县后,在重点集镇和交通要道都修了碉堡,设了据点。妄图以此来封锁和限制我新四军和游击队、民兵的活动范围。进入1944年秋,我游击队和民兵力量得到了进一步增强,为了打破敌人的封锁和限制,我游击队和民兵决计,炸毁敌碉堡,拔掉敌据点。

当时,沈巷小镇西北的强赵玉村的日伪军敌碉堡据点成了封锁限制和含支队到无为新四军七师的一大障碍。区委研究待机将其投弹炸毁。区委委员、区抗联主任孙贤树主动请缨,并拟定了周密的偷袭方案,得到了区委的批准。

10月的一天晚上,伸手不见五指。孙贤树先派出几个方向警戒的民兵分队,事先,拔掉敌人的电线杆,剪掉了敌人电话线,中止了敌人通讯联络。随即,带领20多名游击队员和民兵出发了。由于,人员较多,在接近敌碉堡时,游击队新队员姜世清因为第一次参加战斗,过于紧张枪走了火,让敌碉堡里的日伪军察觉了。他们欺我游击队和民兵是地方的“土八路”没有什么重武器。为此,狡猾的敌人在碉堡四周点燃柴草照明。这样一来,敌人在暗处,我们在明处,偷袭变成了强攻。有人提议:目标已暴露,不易再攻打,是否马上撤回,等待时机再战。孙贤树认为,如果这次战机放弃了,敌人成了惊弓之鸟,会加强戒备,以后再攻困难会更大。更何况,敌人的通讯已被切断,成了孤立无援之敌。只要我们指挥得当,炸毁敌碉堡,拔掉敌据点是有胜算的把握的!于是乎,他一面指挥游击队员从临近的群众家里借来了几床棉被絮,浇上水,让3个力气大的游击队员作为投弹手,顶着湿漉漉的棉被絮,向火堆迂回靠近。一面指挥步枪、机枪集中火力封住敌人碉堡的射击孔,掩护投弹手接近火堆目标。一接近投弹的距离后,3个投弹手一齐向火堆投弹,随着“轰!轰!轰!”几声爆炸声,很快,炸灭了火堆。顷刻,天地间又变成了黑漆漆的,碉堡里的敌人顿时变成了“睁眼瞎”,看不清射击日标。在孙贤树的指挥下,游击队员和民兵们乘势而上,靠近了敌碉堡,用手榴弹炸开了碉堡底层的大门,趁着爆炸的烟雾,一举攻进了敌碉堡底层。经过10分钟的激战,全歼了碉堡底层的敌人。随即,又向敌碉堡二层攻击,民兵小队长孙仕涛手握一把大刀,向上冲锋时,不幸中弹当场牺牲。怒火中烧。游击队员和民兵们奋起燃起火堆边未烧尽的柴草,从碉堡底层点火。顷刻,火光冲天。把碉堡二层的敌人化为灰烬。

白渡区游击队和民兵在战火中不断地成长壮大。1945年,日本鬼子宣布投降后,这支地方武装奉命编入了新四军的主力,转战到新的战场,为了人民大众的解放事业投入了新的战斗。

版权所有©安徽省新四军历史研究会  皖ICP备14018638号-1
地址:安徽省合肥市红星路1号安徽省新四军历史研究会  电话:0551-2606853  邮编:2300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