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云岭》 >> 2018年第2期(总第131期)
千秋恩德几曾忘科学发展看今朝
  
来源:      作者:曹天生      发布日期:2018-07-04      浏览量:31

 

 

 

 

 

    宣纸的发源地在泾县小岭。新四军军部进驻皖南后,曾到小岭一带创办宣纸生产合作社,续写了宣纸在艰难岁月里的发展史。几十年过去了,这里已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一、新四军关注和支持宣纸业的发展

    (一)组织对宣纸的调查

    抗战前夕的1926年至1931年间,泾县全县宣纸槽数在120~130个之间,其中小岭一地就达90个。宣纸年产量全县共1000吨上下,其中小岭约有650吨左右。1931年九一八事变后,泾县宣纸业开始衰落,纸棚纷纷倒闭,产量急剧下降,及至1937年上半年,宣纸纸槽全县只剩下30余个。1937年七七卢沟桥事变和上海八一三事变后,上海、杭州、南京、芜湖等商埠相继失陷,宣纸销路完全被阻,陷入停产停销境地。同时,由于纸厂的倒闭,纸工们生活无着,被迫出走他乡,改谋生计,陷入悲惨的境地。

    1938年8月,新四军军部迁至云岭罗里村后,便成立了军部政治部农村经济调查委员会。该委员会的任务,是调查社会各阶级、阶层的经济地位和政治倾向等情况。这其间,新四军对国内独一无二的宣纸业给予了极大关注,他们组织对宣纸业进行了深入细致的调查,并根据调查结果进行撰文,分别在《抗敌》杂志上发表。其中论及宣纸有关问题的共有6处,涉及3个方面:

    1.分析了抗战以前和以后宣纸业由盛而衰的原因。“泾县原以产纸闻名,但在战前,一般的纸棚生产数量却在日趋萎缩,除肖岭(即“小岭”)所产连史纸(当时宣纸之别称一笔者注),有其特殊的销路外,其余出产表芯纸等比较粗劣的纸棚,则有很多停业。战后纸价飞涨,粗劣纸张也被抬高了地位,用途日广,市价上升,不可遏止,过去一担大表芯纸仅值七八元(一担等于146刀),战后因洋纸输入减少,市价曾一度涨至二十四元一担,现在则经常徘徊于十四五元一担,除肖岭的连史纸,因市场丧失(京、沪、平、津)而销路停顿,纸业停业外,其余制造粗劣的纸棚则大都获利。”这段话指出了当时宣纸由盛而衰的原因,主要是由于日本侵华而阻滞了宣纸的销路所引起的,其他土纸的由衰而盛也是由于日本侵华使洋纸输入减少所引起的。

    2.指出了在抗战以前皖南宣纸等小商品生产一度繁荣发达和抗战以来又陷入萎缩的根本原因。认为“小商品生产(如烟叶、宣纸、蚕丝、麻布袋等)相当发达,但这是帝国主义造成的”。从清末民初到第一次世界大战后到抗战前,我国经济的主要变化是民族资本主义经济的进一步发展,手工业生产也大批由简单商品生产转变为资本主义商品生产。小岭宣纸手工业生产也不例外,新设纸棚增多,投资总额增大,纸棚扩充外迁等都说明了资本主义生产关系已渗透到宣纸行业中,刺激着宣纸业向商品生产的发展。还有一个原因是宣纸作为一种特种手工艺品,在一定程度上抵制着外国商品纸和本国纸业的市场竞争。第一次世界大战后,帝国主义卷土重来,民族资本主义就由大发展时期进入到衰退时期,可宣纸非但未见衰退,反而大有发展,这时从小岭分出许多厂家,到自然条件更为优越的地方扩大生产,这是由于外国、外地难以仿制,宣纸质量无与伦比的缘故。所以,当时在其他纸业兴旺、市场竞争激烈的情况下,宣纸仍保持一个销路不退、续有发展的态势。但这特定情况下的有限发展也有曲折:1931年九一八事变后宣纸生产渐呈颓势,1932年“一.二八”事变中上海商务印书馆被炸,使宣纸销路大减。1935年至1937年的卢沟桥事变前泾县宣纸曾有过大发展,但在抗日战争爆发后宣纸业又有萎缩。这些分析是十分有见地的。

    3.指出小岭宣纸棚主集棚主、纸商与地主三者于一身。“泾县肖林(著名的宣纸产地)一带的土地,很多集中于宣纸商兼地主手中。”“肖林的纸商,也是占有巨量的土地的大地主。”这些记载和论述,是迄今为止所发现的最早的对宣纸棚主的阶级分析和经济分析论述,这对我们深入研究新中国成立前宣纸棚主阶级属性、宣纸行业中的民族资本主义生长情况以及半殖民地半封建经济特点等,都具有一定的借鉴意义。

    (二)创办宣纸生产合作杜

    1.创办“皖南宣纸联营生产合作社”。

    新四军根据战时的条件,在对宣纸业调查研究的基础上,开展了支持宣纸业和扶持宣纸生产的工作。1939年4月,“工合”在安徽屯溪成立浙皖办事处。7月,新四军派叶进明、侯蔚文、蒋传源等到屯溪参加“工合”办事处工作。10月,“工合”浙皖办事处为直接支援新四军的抗日斗争,又决定在新四军军部附近兴办“泾太事务所”,由中共泾县县委派员临时负责,在泾县茂林镇开始筹建工作。11月1日,泾太事务所正式成立,所址设在泾县茂林镇南头的桂花畅厅,茂林镇是国民党泾县政府控制的地区,是新四军军部所在地云岭连接后方的必经之地。首任所主任为吴昆,不久,由新四军军部派蒋传源担任,事务所工作人员大多为中共党员、进步人士和新四军所派人员。随即,泾太事务所首先在小岭办起造纸合作社,将新四军民运部开展的地方民运工作与之紧密结合,经过资金筹备、招募技术工人、修复房屋设备、添置工具材料等,很快便恢复和扩大了生产。

    有史料记载:“1938年初冬,新四军派民运干部侯蔚文(女)同志来到小岭,开展民运工作。她身材很高,留短发,体格强壮,长骑一匹灰色的马。在当地党组织的密切配合下,她深人群众,宣传抗日救国的革命道理,通过各种方式提高广大工人群众的觉悟,很快在小岭成立了进步的革命组织――红抗会。”1940年年初,泾太事务所首先在小岭的柏岭坑办起了第一个宣纸生产合作社,由新四军军部赞助了4900块钢洋,由蒋传源通过丁秀生、曹千斤、丁梦飞等新四军干部、地方农抗会干部和进步人士进行筹办,收购原料、添置设备、招收工人,短短半个月,就办起4帘纸槽,有30多名工人的宣纸联营生产合作社,当年便生产宣纸10多吨。继柏岭、双岭后,小岭的皮坦、汪义坑、方家山、周坑等地相继成立了宣纸生产点,接着,小岭以外的宣纸产地也成立了生产点,当地人一般将这些宣纸生产点以“合作社”之名相称,实际上这些生产点全由新四军“皖南宣纸联营生产合作社”实际领导。

    2.创办“泾县梅家村宣纸原料生产合作社”。

    新四军到达小岭特别是双岭、许湾一带核心产纸区建立合作社生产宣纸后,由于产品统由新四军统购包销,因而生产迅速扩大,随之对原料的需求也就大大增加。为扩大生产之需,“泾县梅家村宣纸原料生产合作社”便应运而生。我们在2011年的田野调查中十分幸运地在宣纸发源地一造纸户家中发现一份《新四军梅家村宣纸原料皮锅租赁合同》。经与当地我们发现的其他在清代和民国时期的租赁合同及其他契约相比,这是一份合乎当地民间规范的合同文件。这份契约文件文字虽短,却见证了新四军军部在皖南时期,新四军在小岭一带开办宣纸联营合作社的情况。通过新四军租赁宣纸蒸锅合同,我们可以看出,这份合同虽然是由“泾县梅家村宣纸原料合作社”与东家梅炳魁签订的,但该合作社是由新四军派出的工作人员发动群众创办的,资金主要由新四军供给,合作社的生产是中共地下党员和宣纸工人中的积极分子掌握的,在合作社内部建立了一种新型关系,宣纸产品主要供给新四军,因此,这份合同本质上是一份反映新四军与民众公平合作的契约文件,它所承载的革命历史信息是十分丰富的,因而是一份十分难得的革命历史文物,也是关于人类非物质文化遗产宣纸研究的一份珍贵文物,尤其是它填补了抗战时期新四军与宣纸发展关系史上的一段空白。

    在第二次国共合作的大背景下,皖南“工合”运动虽然带有国共合作的色彩,但具体到皖南宣纸生产合作社,则属于全红色。第一,组织领导全部为新四军派来的干部和中共地下党员。侯蔚文在丁家桥、小岭一带开展工合运动的事迹,虽然已经过去了70多年,但代代相传,仍是纸乡人时常提到的一个人物,许多当地出版、印刷的材料都反复提到她的名字。如“民国27年(1938年)冬,驻泾县云岭新四军军部派民运干部侯蔚文(女)到小岭许家湾村宣传抗日救国,发动群众成立‘工抗会’,在此基础上发动群众集资……两社生产经营由未公开政治身份的共产党员曹金淦、孙云山、曹鸿根、曹锦堂四人负责”,还有“具体领导合作社事务”的丁秀生等。第二,资金来源主要为新四军。皖南宣纸联营生产合作社创办之初,新四军首先赞助4900元作为资金铺底,启动了合作社的工作和后续宣纸的生产,其中包括梅家村宣纸原料生产合作社的宣纸原料加工。第三,宣纸产品主要由新四军统购包销。“宣纸合作社开始就有两个槽生产,有工人30多人。由于事务所拨出大量的现款资助生产,所以合作社的生产比较正常。1940年上半年,又在梅村设立了原料加工生产合作社,把加工的原料供给它生产。这时宣纸生产合作社的生产量更大了,每年可产十多吨纸。宣纸生产合作社制出的纸有大部分供给新四军用,另一部分是出售。新四军主要是用来印刷抗敌报。当时有专门运输工人,每隔一天就要运十多刀纸到云岭新四军军部去。另一部分运到屯溪、苏州等地去卖。”

    (三)在“工合”运动中建立与民众的新型关系

    1.与宣纸工人建立公平交易关系。

    新四军与宣纸纸工公平交易,赢得民心。新四军不但组织联营,而且也扶持小业主搞好宣纸生产,小岭梅家村人曹晓五老师傅回忆说,当时他在双岭自捞1帘槽的纸,新四军民运部的工作人员同他联系,订立购销合同,也同样给他贷款,他所生产的宣纸全部卖给新四军。一次,曹晓五赶着小毛驴将宣纸运到罗里,政治部主任袁国平亲自收货,并留他共进晚餐。出于对新四军的热爱,曹师傅总是以较低的价格卖纸给新四军,但新四军的工作人员总是根据宣纸成色按质论价,他逢人便说新四军买卖公平。曹师傅生前每当回忆起往事,总是对新四军充满崇敬之情。

    2.在实际工作中不谋任何私利。

    (1)人住老百姓家,临别付饭钱。根据陈毛香老人生前在20世纪70年代回忆,1938年冬开始,新四军民运部的侯蔚文多次从云岭到小岭开展工作,经常到她家歇宿,吃饭也在她家,总是由她安排,侯蔚文经常与当地工人联系工作,组织宣纸生产。侯蔚文和陈毛香结下姐妹之情,和陈毛香同睡一张床,经常拉家常到深夜,还曾动员陈毛香到新四军参军。陈毛香老人讲述,“侯同志”大多数时候来家都是傍晚,晚上召开各种会议,天蒙蒙亮就离开了。只有在偶尔的情况下,才住上一两天,白天到捞纸棚看看工人捞纸、晒纸、检纸等,晚上开展各种活动。笔者曾经问起另一些知情人,为何晚上来凌晨走,主要原因是一方面考虑到工人们的作息时间,因为宣纸工人特别是捞纸、晒纸、检纸的工人每天都是早上4点到下午4点为工作时间,只有到傍晚才有时间参加会议和活动;一方面是在国共合作期间,国民党泾县地方组织还有人暗中破坏国共合作,而宣纸生产合作社名义上是国共合作的,而实际上是新四军创办的,为了维护大局,新四军民运工作避开国民党组织在小岭地方的活动,以减少不必要的摩擦。

    在这样的工作状态下,侯蔚文等新四军民运工作人员,坚持和老百姓打成一片,他们真正做到不占老百姓任何便宜,不捞取任何好处,凡涉及到经济利益的地方,都是不让老百姓吃亏。如拿吃饭这件事来说,陈毛香老人生前回忆,“侯同志”每次临走时都将饭钱、住宿钱结算得清清楚楚,任管她的父母怎样推辞都是不行,后来就形成了习惯,家人也不争了。

    2013年4月19日,笔者又专访了曹荣福老人,进一步得知,后来成为谭震林夫人的田秉秀、“崔同志”、“侯同志”只要到了许湾,就住在当时宣纸名家曹康乐的家中,办公地点就设在他家二楼上。他清楚记得“田秉秀当时年轻英武,一身短打,她来这儿办起了儿童团,我那时八九岁,组织我们唱歌”。说到当年新四军工作人员的清正廉洁情况,曹荣富老人说,曹康乐是当时有名的宣纸棚主,听许湾的长辈们回忆,新四军工作人员在他家居住,主要是他们家房子面积大,有个阁楼,便于隐蔽,从联络工作方便出发,他们在曹康乐家吃住,一律都结算清楚,不给户主添经济负担,叫做“穷不欺,富不压”。这样,老百姓看在眼里,威信高得很。

    (2)提高纸工“三犒”水平并实行账目公开。在宣纸行业有个几百年形成的行业规定,凡雇主必须在一个月中给工人三次“犒”,每十天一次。每次“犒”规定给每个工人半斤酒、半斤肉、半斤豆腐。这个行规可能是因为宣纸工人体力支出较大,为了可持续劳动,而在长期的雇主和雇员的博弈中形成的。旧时,宣纸工人的劳动是十分辛苦的,体力支出大,生活条件差,通常东家只供应糙粮米饭,有的还是其他杂粮,冬天通常吃的是腌制的芥菜,夏天吃的是蔬菜,很少有荤腥。这对于体力支出很大的造纸工来说,营养是不够的。所以,旧时在宣纸产区有“有女莫嫁宣纸郎”的说法。后来,宣纸工人一月“三犒”成了一条行业规定后,算是东家对宣纸工人的一个恢复体力、补充营养的“犒劳”,也是宣纸工人一旬之中盼望的日子。

    新四军创办的宣纸生产合作社,不仅遵行了这个行规,而且还提高了工人的“三犒”水平。新四军指派地下共产党员“许湾曹金淦负责担任全厂总负责生产管理业务,此人历来帮人家管棚,有经验。双岭坑曹鸿根担任食堂会计管理伙食、发工资、购买油、盐、米等,一月三犒全归曹鸿根。”所不同的是,新四军创办的宣纸生产合作社除了遵行“三犒”传统外,还提高了工人平时的伙食标准,米饭照吃外,同时还提高了工人的工资。这些增加的经费,全部由新四军贴补。有材料记述道:“在宣纸生产合作社里的工人,不管是政治还是经济生活都大大提高。工人的工资比在资本家工厂里的工人工资高一角多,达3角多钱,伙食也有所改善。新四军对工人说:资本家给工人芥菜吃,我们不给你们芥菜吃。老工人孙立贵回忆当时的情景说:每天是二菜一汤,当时超过了地主的伙食。工人的政治地位提高,合作社里的工头只是指挥和领导生产,没有工头压迫工人的现象。新四军宣纸生产合作社里的工人都是穷人,没有地主,因为地主的身份不被要求在工厂做工。工人有意见或建议可以提出。”

    根据曹荣富所写的材料和笔者在双岭坑一带田野调查中了解到,深得新四军信任的曹金淦、曹鸿根是极为可靠的中共地下党员,他们都是当地公道正派、深得民心的人物。他们严格按照新四军的要求对宣纸生产合作社的业务和日常进行管理,并且实行经济公开和民主,每月适时公布合作社的账目,用当地人的语言来说,就是“分毫丝厘”全部公开,这样做,激发了工人们的主人翁精神和劳动积极性,也更明了了宣纸生产对于抗日斗争的重要性,所以,在新四军创办合作社的日子里,纸工们的生产热情超出了仅仅谋生的需要,而是将宣纸生产与抗日斗争的需要紧密结合了起来。

这些说明在新四军创办的合作社里,已经建立起一种新型劳动关系;和个体工商户进行交易,体现公平,这些都是人民军队与人民群众之间鱼水情谊的体现。

    (四)新四军领导人叶挺关心宣纸业

    1.叶挺将军视察小岭宣纸厂。

    新四军在抗战艰苦的岁月里,对宣纸生产的恢复和发展作出了卓越的历史贡献,这与新四军将领的关怀是密不可分的。1940年10月4日,日寇调集3个师团1万多人,在空军配合下向泾县云岭进行“大扫荡”,妄图一举消灭皖南新四军。但在汀潭一带却遭到新四军的勇猛还击,后向泾县方向败退中又遭新四军伏击,最后在飞机的掩护下溃逃而去。这场战斗史称“皖南1940年秋季反扫荡”,又称“泾县之战”,是叶挺将军亲自指挥的。10月9日(农历九月初九重阳节),叶挺、袁国平等人由泾县返回云岭途中经过小岭,曾特地参观了皮坦曹恒源秀记宣纸厂。老工人曹永辅高兴地领他们参观了工艺流程,叶挺还拍摄下一些工人操作的照片,夸奖工人手艺精巧和宣纸精美。临别时随行人员递上叶挺的名片给厂主曹秀峰作纪念,大家才知道这位英武的军人就是北伐名将、新四军军长叶挺。出于对叶挺将军等的无限敬重,厂主曹秀峰急忙挑选了2.73精制四尺夹宣,工人曹永辅一路疾奔,一直追到通往云岭的大岭脚下才追上叶挺将军一行,将宣纸送给叶挺将军,表达大家对将军和新四军的敬意。叶挺将军“九九重阳”于战斗间隙到小岭视察宣纸厂视察,至今仍是小岭纸乡人民的一桩美谈。新四军将领们视察宣纸厂,不取物,不扰民,更使纸乡人民深受感动。

    2.叶挺军长摄影留下宣纸生产的宝贵照片。

    叶挺军长是酷爱摄影的一位将领。根据有关材料介绍:“叶挺年轻时就喜欢摄影,曾买过一台120照相机练习拍照。1931年回澳门定居后,又从香港买了全套暗房器材,在自己家中布置暗房,学习冲洗胶卷、放大制作等技术,是一名业余摄影行家。但叶挺真正在纪实摄影方面大显身手,是在1938年至1940年他出任新四军军长后的这三年里。”“叶挺总是随身携带一台徕卡相机,还多次亲临摄影室当教练和辅导员。叶挺的二儿子叶正明回忆说:‘1938年,叶挺虽然是一军之长,但生活并不宽裕,我妈妈李秀文出阁前是东莞的名门闺秀,出嫁时带来了一批嫁妆,于是,妈妈卖了一些首饰,这一年和爸爸一起在香港买了一架西德产135徕卡相机。打那后,不管战事多忙,他都把相机带在身边,拍摄了许多战地照片。有一次,爸爸到上海为新四军筹款,住在霞飞路公寓,正遇日本飞机轰炸,成群的炸弹就在身边呼啸爆炸,闸北成了一片火海。爸爸不顾个人安危,站在阳台上举起照相机,拍下了侵略者的罪行。”’叶挺将军曾在小岭拍下宣纸制作的照片,根据这张照片,我们与多位熟悉旧时宣纸生产情况的同志进行辨认,明确了这是截至目前可以看到的唯一一张1940年宣纸生产的场面,根据我们推测,当是叶挺1940年10月9日路过小岭参观皮坦宣纸棚时拍摄的。我们一致认定,这就是一张宣纸制作过程中宣纸原料加工的一个场面。

    根据照片,我们可以明确判断,这张照片是在宣纸原料制作檀皮加工棚中拍摄的。旧时的宣纸原料加工车间都是实行半封闭状态的,工棚上盖茅草,四周通风,地面便是加工场所,这张照片,拍摄者就是站在工棚的一边拍摄工棚内及其屋外的状况的。我们判断这是宣纸原料加工的最好证据就是照片画面远处,也就是屋外有一个圆形的原料蒸煮锅台,原料蒸煮锅台上压盖着一些杂件,这是判定宣纸原料加工劳动场面的铁证,其他任何手工造纸都不会出现这样的宣纸原料蒸锅。根据画面,我们可以看到工人大师傅在给原料进行压榨,手里拿着的是两根木头撬棍,这木头撬棍就是插进圆柱体滚柱大孔中便于使力的,也就是用木头撬棍通过圆柱孔发挥杠杆作用,起到榨出原料中残液作用的。照片画面所反映的劳动场景是典型的宣纸原料加工的场景。这是我们发现的唯一一张现存记载旧时宣纸工人劳动场景的照片资料,并且出在叶挺将军之手,弥足珍贵。

    在战争年代,新四军不仅对宣纸进行了调查研究,还创办了宣纸生产合作社,解决了抗战文化用纸的需要,打破了敌人的封锁,建立了新型的劳动关系,密切了党、人民军队和人民群众的关系,使宣纸这一独特的民族技艺在艰难困苦的年代也得到了延续和传承。

 

二、宣纸发源地宣纸业在新中国成立后的发展

 

    1949年4月25日,泾县获得解放。1949年10月1日,新中国的诞生,使宣纸这朵民族工艺之花重放异彩。

    (一)新中国成立后小岭的宣纸业经历了7个时期

    一是初步恢复时期(1949.10―1951.9),二是联营时期(1951.9―1954.2),三是公私合营时期(1954.2―1966.11),四是主营燎草、恢复宣纸生产时期(1966.11―1981.2),五是改革开放后的快步发展时期(1981.2―2000.12),六是徘徊时期(2001―2005),七是恢复发展时期(2006年以来)。从1953年开始,泾县为扩大宣纸生产,将小岭的宣纸生产技术力量和大量设备等逐步调往乌溪,成立了公私合营泾县宣纸厂,小岭成为乌溪的原料加工地,小岭宣纸发源地人民服从大局,体现出新中国成立初期人们的普遍热情和牺牲精神。1999年后开始到2001年初的企业改制,小岭宣纸原产地人民又为宣纸企业改制付出了沉重的代价,原红旗宣纸厂被撤销,大量工人被买断工龄,处于实际的失业中。2006年以来,小岭作为宣纸的发源地,内生出恢复发展宣纸业的动力。

综观新中国成立后小岭宣纸发源地宣纸业曲折发展的历程,一言以蔽之,泾县宣纸业蓬勃发展,但小岭人民为宣纸业发展大局作出了牺牲和贡献。近些年来,小岭人民积极行动起来,为振兴千年小岭不约而同地努力。

    (二)2011年以来小岭宣纸业情况

    小岭作为宣纸的发源地,其历代宣纸经营情况,前面已经做了介绍,为了解小岭宣纸、书画纸产业现状,国家课题组自2011年7月以来在小岭进行了地毯式调查和跟踪调查,到2013年4月复查时,基本情况未变,但也有极少数出现变更,如2013年4月,就新添了加工作坊,也有个别厂家原来填报不准,我们根据新获得材料做了补充或更正等。根据调查,我们得知,小岭现有泾县认定的宣纸厂家2家;其他书画纸、宣纸加工作坊80家;纸帘制作户5家。根据推算,从业人员在2000人左右。

                                                     (责任编辑:孙维扬)

版权所有©安徽省新四军历史研究会  皖ICP备14018638号-1
地址:安徽省合肥市红星路1号安徽省新四军历史研究会  电话:0551-2606853  邮编:2300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