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云岭》 >> 2018年第2期(总第131期)
新四军兵工厂里的孪生兄弟
  
来源:      作者:江苏淮安市洪泽区党史办赵先明      发布日期:2018-07-04      浏览量:24

 

 

    淮宝县蒋坝镇(今属淮安市洪泽区)街北,一户姓严的人家远近闻名,不为别的,就为这家生了个三胞胎。老大严登荣、老二严登凯、老三严登亮。兄弟仨不愧是同年同月同日生,干什么,心领神会,一齐动手,很是招人喜欢,一家人其乐融融。

    然而,原本较为宁静的生活被日本鬼子的入侵而击碎。1942年11月21日清晨,洪泽湖阴沉沉的。忽然,从湖西北马浪岗方向传来一阵阵马达声和汽笛声,只见一艘艘挂着膏药旗子的日寇汽艇横冲直撞向蒋坝开来,随即一颗颗炮弹、一排排枪弹落在大堤上、大街上、房屋上,爆炸声震天动地。日寇登岸后,见人就杀,见东西就抢。老大严登荣未及躲避,惨死在日寇刺刀下,一家人悲痛欲绝。从此,在严登凯、严登亮这对孪生兄弟的心里埋下了仇恨的种子。

    1942年12月中旬,新四军四师在师长彭雪枫的带领下,浴血奋战,取得了淮北反“扫荡”的胜利,蒋坝镇重回到人民手中。为了巩固反“扫荡”的胜利,新四军四师决定在淮宝县筹办手榴弹厂、被服厂、纺织厂、军械厂等,以改善部队装备,提高战斗力。当严氏兄弟得知新四军四师将手榴弹厂选定在蒋坝镇财神庙时,兄弟俩向部队领导请求参军,当一名军工,为部队造枪弹,打日本鬼子,也算是为老大报仇。部队领导听说他们有一手铸造手艺就同意了他们到手榴弹厂当军工。严氏兄弟果然名不虚传,一看就懂,一学就会,加上在本地小有名气,部队决定由兄弟俩具体操持手榴弹厂。老二严登凯负责铸造生产,老三严登亮负责材料供应、对外联络、运送手榴弹到分厂装火药,而后再送到部队。

    当时手榴弹厂条件很差,说是手榴弹厂,其实只有炼铁炉一座,风箱一只。困难难不倒兄弟俩,严登凯从地方找来20多个年轻力壮的木匠、瓦工和搬运工,大家一同想办法。他们没造过手榴弹,这是他们遇到的第一难关,怎么办?先请部队的同志指导,拆卸几枚手榴弹,再按拆下来的手榴弹壳翻砂铸造试验,终于制出了合格的弹壳,再由分厂装上火药、引信,拿到湖边试放,取得成功。

    第二难关是没有现成的钢铁。兄弟俩听说原国民党政府在造三河活动坝(即今三河闸)时,因为抗战爆发,来不及运走的钢铁就地沉入了泗河塘内。摸清情况后,严登亮请来几个水性好的小伙子下塘打捞,运回工厂。另外又收购了大批生铁,解决了钢铁材料这个难题。

    第三难关是燃料和火药。兵工厂的同志们在严登亮的带领下,冒着生命危险,挖出敌机投下后没有爆炸的炸弹,倒出火药;另一方面突破敌人的封锁,到敌占区秘密购买。就这样,严登亮经常从老虎口里运回焦炭和硫磺、硝等必需用品,保证了兵工厂的正常生产。

    严氏兄弟俩还和工友们四人一班,轮流拉风箱,每天三班,每月开十余次炉,每炉铁水可铸500只左右弹壳,大家忙得热火朝天,还不时地唱着自己编的《神弹歌》:“乒乓乓,乒乓乓,财神庙内办工厂。开铁炉,拉风箱,造出神弹响当当。乒乓乓,乒乓乓,财神庙内闪金光。共产党,新四军,组织人民打东洋。乒乓乓,乒乓乓,造出神弹送前方,炸得日寇嗷嗷叫,吓得鬼子回东洋。”就这样,手榴弹厂源源不断地向前线输送着“神弹”,为新四军抗击日寇作出了特殊的贡献。

    说到运送弹药,也是险情不断。有一次,严登亮率领工友们送手榴弹到洪泽湖西新四军四师师部,当船行到离湖西岸还有5公里路时,突然遇到敌机低空盘旋轰炸,严登亮和工友们不顾个人安危,立即跳下水,奋力把船推入芦苇荡中隐蔽,保住了一船弹药,把军火安全地送到了四师供给部。

    严氏兄弟所作的贡献在新四军中传扬着。1943年春,新四军四师师长彭雪枫路过蒋坝,特地到手榴弹厂看望这对孪生兄弟和工友们,称赞他们是好样的,是不在前线的抗日战士。

                                                  (责任编辑:刘以顺)

版权所有©安徽省新四军历史研究会  皖ICP备14018638号-1
地址:安徽省合肥市红星路1号安徽省新四军历史研究会  电话:0551-2606853  邮编:230001